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新词

强壮的公么把我弄得好爽,不可以 塞 一个一个来

时间:2022-05-25人气:作者:

 周围的人惊了一跳,萧家大少爷什么时候结婚了?

  再看看萧漾,听见苏慕突如其来的那句问话,他整个人脸都绿了。

  他缓缓转过身,看着苏慕一步一步走过来,然后当着林露的面,直接拉过自己的手臂亲昵地挽住。

  不仅如此,苏慕边笑着,还边伸出手向林露示好,“你好,我是萧漾的女伴。”

  “女,女伴……吗?”林露犹豫地看着苏慕,又把视线转移到萧漾脸上。

  而此时此刻,男人阴沉着一张脸,鹰隼般尖锐的眼神直盯着苏慕,却什么话也没说。

  林露重新打量着面前这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女人,她生的很好看,但绝不是什么善茬。

  “刚才你说……你……”林露再次问。

  “啊,我开玩笑的。”苏慕嘴角上扬的弧度更加灿烂了。

  听到这话,林露才松了一口气,脸上的笑容也重新恢复了温柔,然后伸出手和苏慕停在半空中的手握住。

  她用温软的声音说,“初次见面,很高兴认识你。”

  苏慕微笑。

  初次见面?

  她可是在照片上,梦境里,见过林露数次了。

  至于,很高兴认识你?

  苏慕回应说,“很高兴……见到你。”

  说完,苏慕注意到林露的目光一直停在她挽着萧漾的手臂上,便不动声色地松开,然后主动离开说,“我去那边拿点喝的,你们慢聊。”

  临走前,苏慕抬头,跟萧漾阴冷的目光撞了个正着,然后又急忙收了回来。

  花园里,四下无人。

  今夜的天气十分好,皎洁的月光毫无遮拦地打下来,落在草地上。

  旁边,萧漾依靠着一棵大树,从口袋里摸出打火机,将烟点上。

  “你以前从不在我面前抽烟的。”林露看着眼前日思夜想的男人,却忽然间高兴不起来了。

  “抱歉。”萧漾烦躁地把烟丢在地上,熄灭。

  林露有些不知所然,挤出一抹笑容,然后走上前,拉住了男人的手,“刚才那个女人是谁?从她出现开始,我就觉得你整个人变得怪怪的。”

  “她不是说了,是我的女伴。”

  “真的吗?”林露不信。

  她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是不信萧漾,还是不信自己的直觉?

  萧漾重新整理了一下情绪,抬手扯了扯领带,然后问:“你回来,跟家里说了吗?”

  林露摇头,“还没有,我想回国第一个见到你,所以就直接来了。萧漾哥哥,你看见我,难道不高兴吗?”

  “怎么会,我只是,太惊讶了——”

  萧漾话还没说完,林露就踮起脚尖,柔软的粉唇吻上了男人冰凉的薄唇。

  这一幕被躲在暗处的人拍了下来。

  林露知道,萧漾不喜欢自己主动,所以,在他还没做任何反应之前,自己便又重新回到了原位。

  “对不起,三年了,我实在太想念你,不管是在梦里还是在回国的路上,这个行为,在我脑海里排练了上百次。”

  林露边说着,嘴角的笑容忽然变得苦涩和委屈,亮晶晶的眼睛里似乎有液体流动。

  聪明的女人就该知道,委屈和眼泪是她们屡试不爽的武器。

  果不其然,下一秒,萧漾伸出一只手,将女人搂进了怀里。

  他依旧什么话都没说,可温暖的胸膛,强而有力的拥抱,已经将怀里的女人感动得不知所措。

  她双手环抱住男人坚实的后背,眼泪不争气地从眼眶里流了出来,呜咽着说:“萧漾哥哥,我好想你。”

  “嗯,我知道。”萧漾终于正面回应了一次。

  听到这句话,林露哭的更加梨花带雨了。

  二楼阳台上,苏慕一只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摇晃着红酒杯,“啧啧啧,这场面,真叫人感动,可我一个正牌老婆在这看着,算不算证据确凿,算不算捉奸呢?”

  说完,她直起腰板,将红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双眼始终停在大树下的那对璧人身上。

  喝完,她转身回到了宴会厅内。

  十分钟后,苏慕坐在角落的沙发上,看见萧漾独自归来,她便起身朝洗手间走去。

  果不其然,在那里遇见了正在补妆的林露。看见苏慕进来,她还朝苏慕陪了个笑脸,可转过头继续补妆时,脸上便恢复了冷淡。

  苏慕进了洗手间,推开一间一间的门,确保没有其他人在,她才放心地走到了林露身边。

  只是,她还未曾开口说什么,就听见林露问:“你跟萧漾是什么关系?”

  她的语气很不客气,从镜子里看着苏慕,眼神中充满了敌意。

  苏慕眨了眨眼睛,双手撑在洗手台上,偏头看着林露,然后欠欠地回答了两个字,“你——猜——”

  “别缠着他,他不是你能掌控的男人,”林露扫了苏慕一眼,并不把她当回事,然后盖上口红盖子,继续说:“我跟他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他身边美女如云,却没有一个能比过我在他心目中的位置,包括你。”

  “啊,原来萧总这么抢手,”苏慕故意装作不知情的样子,“那我今晚作为他的女伴,岂不是赚到了?”

  “放心,你能赚到的只有这次了,既然我已经回来,那么以后,在他身边的女人只会是我。”

  林露收拾好,拎着手提包离开。

  最后一眼,她看向苏慕的神情中,就像上帝俯看蝼蚁一般,瞬间将苏慕记忆中最厌恶的眼神对应起来。没错,她们林家最擅长的就是看不起人,从前如此,现在也如此,从骨子里就是如此!

  “你知道萧漾身上有几颗痣吗?你见过他大腿上的伤疤吗?”

  “什么?”闻声,林露整张脸拧在了一起,猛然转回头。

  苏慕掀眸,水灵灵的眼睛此时却覆上了一层寒霜,漆黑的眸子宛如深潭一样,毫无生气。

  她转身,靠近林露,凑到她的耳边轻声说:“你不是问,我跟萧漾是什么关系吗?我跟他,你能想到的,以及想不到的,该发生和不该发生的,都发生过了,你说我们是什么关系?如果,你不信的话,可以亲自去问他,只不过,他什么脾气,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说完,苏慕哼笑了两声,还不忘拍拍林露的肩膀,即刻感受到了她的身体因怒气而引发的轻微颤抖。

  半晌,她才回过头,吵着出口的方向尖叫了一声,“你撒谎!”

听见这么一声,苏慕戏谑的脸上却更加覆盖上了一层耐人寻味的阴狠。

这才刚开始而已……

苏慕在心里腹诽着。

因为林露的突然出现,整个晚上苏慕和萧漾之间的关系都如履薄冰。

车里,苏慕率先提出坐在副驾驶的位置,特意将后座的位置就给他们两个。

林露微微垂着头,窗外微弱的灯光照进来,打在了她无辜而又委屈的脸上,显得黯然神伤。

萧漾在苏慕主动提出送林露,上了车之后就一直绷着一张脸。

安静的车内气氛诡异,坐在副驾驶的女人从后视镜里睨了一眼,唇角微微勾起,主动揭起话题,“林小姐和萧总是什么关系?你之前在洗手间里说……青梅竹马?对吧?我没记错吧?”

苏慕问罢,还笑着转头看向了林露,看到她陡然间瞪大的双眼,想要对自己发作,却碍于身边还坐着萧漾这个至关重要的男人而只好作罢的样子,心里着实舒爽。

可随即,还不等林露回答问题,苏慕就强烈的感受到了从另一个方向投射过来的杀气。

想也不用想,除了萧漾还能有谁?

苏慕没看他,撇了撇嘴,回过身的时候又讪讪地加了一句:“青梅竹马在这年头能真正走在一起的可没几个,不过,我看萧总和林小姐这么郎才女貌,一定能幸福的。”

“……”

听着苏慕这一言一语的,林露有些心惊胆战的看了看萧漾的表情。

萧漾向来是个低调行事的人,他不喜欢有关自己的事被大肆张扬,更何况是男女的感情事。

刚才苏慕那番话,无非是有意无意的将林露的行为揭露了出来,搞得林露现在坐在车里如坐针毡一般。

“萧漾哥哥……”林露温柔胆怯地握住了萧漾的一只手。

苏慕的眼睛瞥向后视镜,正好和男人那双尖锐的眼眸对上,吓得她急忙收了回来。

怎么有种做贼心虚,而又被人当场抓包的感觉?

“萧漾哥哥,你明天有空吗?我刚回国,看着A市好多地方都已经变了,我想让你陪我转转。”

林露小心翼翼的试探着,她这副样子着实和刚进宴会时,给人那种疏远的气质完全不同。

苏慕觉得有趣的很,默默看着听着。

萧漾沉默了几分钟,就在林露以为没有机会的时候,他忽然淡漠的开口:“好,明天早上我忙完事情,就陪你去。”

“好!”林露惊喜的声音将她心里的分外喜悦表现的淋漓尽致。

“果然是青梅竹马,”苏慕轻悠悠的声音再次打破了后面二人的相处。

林露脸上的笑容骤然间顿住,防备似的瞪着她。

苏慕讥诮的回应道:“我的意思是,果然是有青梅竹马的情分在,萧总对林小姐说话的语气都温柔了几分呢。”

听闻,林露正了正身子,唇角不动神色的勾起,权当做这是苏慕对自己的嫉妒。

可下一秒钟,林露却笑不出来。

“恐怕萧总对自己得妻子也不见得是这样吧?”

“停车。”萧漾开口。

突如其来的命令将司机惊了一跳,车里的所有人都明显感觉到了空气的温度骤然下降,司机二话不说就把车子稳稳当当的停在了路边。

“下车。”萧漾惜字如金,语气不耐。

车里的人,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除了一人……

苏慕哼笑了一声,“萧总真是开不得玩笑呢。”

“下车。”

这一次,萧漾那双鹰隼般尖锐的眼眸更加冷冽,连坐在一旁的林露都被吓到了,她可从未见过萧漾这么可怖的样子。

虽不是大声呵斥,可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如果苏慕再逆着他来,萧漾绝对会亲自动手将她丢出去。

苏慕耸了耸肩,慢条斯理的解开了安全带,然后下了车。

“开车。”

萧漾收回视线,双眼目视前方,阴沉的脸几乎可以滴出水来。

司机一滴冷汗从额头滑了下来。

车子从苏慕的身边扬长而去,萧漾还是忍不住瞥了一眼后视镜。

镜子里的女人站在晕黄的路灯下,她那张清瘦的脸,丝毫挡不住她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妖孽气息。

她似乎是知道萧漾在看她,所以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欠揍了。

她这副样子也被林露看在了眼里。

准确来说,是林露注意到萧漾在看向后视镜之后,周身散发出来的怒气更重了几分,她这才看出去,正好看到苏慕那抹放肆的笑意。

顿时,林露心里就不是个滋味。

苏慕,到底是什么样人?

明明作为萧漾的舞伴,今天在洗手间的时候,从她的口中说出来的那些话,分明在告诉她,她和萧漾的关系匪浅……

可现在却被萧漾赶下车。

而她也没有任何的求饶讨好,甚至还笑?

换做一个正常的女人,哪里能做到这个份上,难道这个叫苏慕的女人,一点自尊和脸面都不要吗?

想到这,林露心里一阵嘲讽……

如果当真是这样的货色,那对自己根本就起不到任何的要挟!

站在四下无人,前不着店后不着村的大道上,苏慕看着萧漾的车子急速消失在了视野当中,她才像是变脸一样的收起了脸上的假笑。

瑟瑟发抖地拿出手机,“喂!理然,快来接我,我被萧漾那个王八蛋丢在大路上了,冻死我了……你别问这么多了,赶紧来,我给你发定位。”

急速的挂了电话,苏慕就马不停蹄的给理然发了定位过去。

她搓了搓被冷风吹得起鸡皮疙瘩的手臂,倚靠在路灯下,从包里拿出了烟和打火机,动作娴熟的点燃。

“小姐,去哪?我送你?”

一辆骚气十足的红色法拉利出现在了苏慕的面前,车里的男人笑的不怀好意,眼睛盯在苏慕那对呼之欲出的酥胸上,舍不得移开眼。

苏慕轻悠悠的吐出一个烟圈,好看的双眼眯了一下,“知道我是谁吗,就送我回家。”

“哟,不管你是谁,上了我的车,我送你去的地方,绝对让你满意开心,舒服!”

男人一看苏慕妖媚的样子,更加心猿意马,说出的话既隐晦又赤裸。

苏慕哼笑了一声。

不知好歹的东西。

她站直了身子,朝那辆车走去,附身趴在了副驾驶的窗户上,说:“萧漾的女人,你也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