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新词

男朋友下面好硬弄得我好疼,冰块一粒一粒往下边塞作文

时间:2022-05-25人气:作者:

果不其然,还不等苏慕多欣赏一下车里男人惊慌失措的表情,男人就迫不及待的脚下油门一踩,逃了!

  “哈哈哈……”苏慕站在原地笑的花枝乱颤。

  “看来萧漾的势力不减当年啊。”她边笑边感慨。

  理然的速度果然快,可当苏慕上车的时候,还是一直吐槽:“你真的要冻死我啊!”

  理然皱着眉头,上下打量着瑟瑟发抖,不停调暖气的女人,“想要冻死你的,看来轮不到我,你家萧大总裁才是那个罪魁祸首!”

  “别提他,扫兴。”

  “可别,我倒是很想知道,你今晚又怎么招惹他了?”

  “没有啊。”女主已经从冰冻中缓和过来,舒服地靠在椅子上,把椅背往后调,靠的更舒服。

  “少来,不说的话,你就给我下去,我是为了听八卦才来的,你看看现在几点了,我从家里出来花了多久的时间才来到这破地方。”

  “就是,破地方!”苏慕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外面。

  “苏慕。”

  “行行行,祖宗,你真的爱唠叨……”

  苏慕敌不过理然的唠叨,举手投降,把今晚发生的事情全都讲了一遍,喝了几杯酒,上了几次厕所也都说的清清楚楚。

  “呵……”理然哭笑不得的样子,紧紧的握着方向盘,然后还是觉得不可思议,又拍了几下方向盘。

  苏慕一看她这个样子,说了句:“怎么了,怎么,我刺激到了萧漾,没想到也能刺激到你啊?”

  “苏慕!”理然猛地转过头来,“我求求你了,祖宗,你惜命点行吗?你居然当着他的面挑衅林露,你是觉得自己命太长了嘛?”

  苏慕耸了耸肩,“我就说了那么几句话而已。”

  “是,你是只说了几句话,可下一次呢?你再给我打电话,千万别是叫我替你收尸。”

  “好啦好啦……”苏慕烦躁的摆了摆手,“累死我了。”

  说罢,苏慕就偏头假装睡了起来,任由着旁边的女人唠叨个不停。

  “苏慕,你可叫我怎么办,要不是因为你是我的好朋友,就你这样的疯子,我才懒得搭理你,任由你被人丢在路边冻死算了。”

  是啊……她这样的疯子。

  在回程的路上,苏慕当真睡着了,虽然只是短暂的十几分钟,可她居然在梦里梦见母亲了。

  就连在梦里,苏慕梦见的都是母亲出车祸的那天,整个世界都是死寂一样。

  以至于,苏慕醒过来的时候,整个人半天都处在一种魂不守舍的状态中。

  她的双眼凝视着挡风玻璃外的别墅,目光空洞而又漆黑。

  “怎么,不想进去?”理然看了一眼漆黑的别墅,看来她们赶在萧漾之前先回来了。

  也是,萧漾遇上等候多年的女人,心心念念的女人,两个人不得好好叙叙旧吗?

  保不准,今天晚上都不会回来了。

  还好苏慕不是真的爱萧漾,否则的话,这换做遇上真心爱的男人,谁受得了!

  “谢谢你今天送我回来。”苏慕解开安全带笑了笑,“明天请你吃早餐。”

  “行!赶紧回去吧,早点睡。”

  “嗯。”

  下了车,苏慕脸上的笑意顿时收敛,脑海里不停浮现出之前在车上做的那个梦。

  那又何止是个梦!

  那是一段往事,那是一场真真实实的车祸,那是一条人命!

  苏慕拖着沉重的步伐打开门,脸上没有任何的情绪,疲惫不堪,眼底浮着一抹红色,她隐忍着才没让眼泪掉下来。

  来到厨房接了一杯水,一口气全喝完,继续拖着步伐上了楼,自顾自的走到了走廊的尽头,就像是行尸走肉一般回到自己的房间。

  可是刚推开房间的门,闻到空气里的气息,她整个人清醒了不少。

  “萧总看来很喜欢擅自进入别人的房间,而且还是偷偷摸摸的。”苏慕假意的咧开嘴笑。

  这种笑,霎时间刺痛了男人的眼睛,和之前把她赶下车时的样子一模一样。

  萧漾浑身一下子散发出了暴戾之气,他一个箭步来到了女人的面前。

  “你……”苏慕话还没说出口,脖子就被面前力气大的可怕的男人紧紧扣住,她一下子失去了呼吸的权利,瞪大了眼睛。

  一双手紧紧的抓住了男人的手腕。

  “我真是恨不得掐死你!”

  萧漾开口,这句话几乎是从他的齿缝里挤出来的,咬牙切齿的。

  看到他这副模样,苏慕揣测,林露一定对他说了什么……

  可最后,萧漾还是松开了她,苏慕整个人往地上跪下,大口大口的呛着,空气一下子灌进咽喉,顿时就把她的眼泪催了出来。

  也不知道是因为生理原因而哭出来,还是因为把刚才一直隐忍的泪水倒了出来。

  苏慕狼狈的吸了吸鼻子,扶着墙壁缓缓站起来,讥诮地看着萧漾,“怎么,情人回来了,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要把我这个合法妻子弄死?”

  情人?

  这个词一说出来,苏慕就明显感觉到了男人的炸毛。

  “对不起,我用词错误!”苏慕及时投降,求生欲极强的思索了一下,“我以为你们今晚会好好叙叙旧呢,怎么?她没留你?”

  说话的同时,苏慕错过男人的身子朝自己的床走过去,坐在柔软的床上,双手往后一撑,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姿势十分妩媚。

  她似笑非笑地颔首看着面前的男人。

  “我来,只是警告你,离她远点。”萧漾深邃的眼眸释放出嗜血的冷冽,“你再对她胡说八道的话,我敢向你保证,下场绝对不是你能承受的。”

  “嗯。”苏慕乖巧的点了点头,嘴上答应着,可她这副表情和态度,怎么看都让人不爽。

  萧漾懒得跟她浪费时间,转身离开。

  苏慕收敛了脸上的表情,起身关门,嘀咕了一声:“这才刚开始,我也敢保证,我会让她为自己做下的事情付出承受不起的下场。”

  一抹阴狠从她的眼底一闪而过。

  她脱下身上的礼服,光着身子前往浴室。

  “咔哒”一声,房间的门再次防不胜防的被打开。

  苏慕听见声音吓得一惊,猛然回头,正好对上了萧漾那双漆黑的眼眸。

  两人同时收回了视线,极速的背过身。

  “萧漾!你变态啊!”苏慕想也不想地开口责备。

  “……”

  一瞬间,萧漾哑巴了。

  他哪里会想到一开门是这番景象,他正了正脸色,“变态的是你吧,一个女人裸着身子走来走去算怎么回事?

苏慕气的不行,速度去拿了一件衣服套上,然后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了男人的身后。

  感觉到了身后的动静,萧漾极速转身,谁知,和迎面走上来的女人撞了个正着。

  苏慕倒吸了一口冷气,往后退了一步。

  萧漾睨了一眼她抬在半空中的手,苏慕也看了一眼,赶紧收了回来。

  她吞咽了一下,她没有其他的意思,就是想拍在男人的肩膀上提示他转身而已,她可没有想要对男人动手的胆量。

  她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这是我的房间,我在我的房间,想干嘛就干嘛,倒是萧大总裁,也不打声招呼就闯进来,还说是我的错,未免太牵强了!”

  苏慕仰着头,一副不服气的样子。

  萧漾此时的情绪可比刚才淡定多了,他淡然开口道:“这里是我家。”

  “所以呢?”苏慕一口气憋住。

  “什么所以。”

  “所以你就可以随便进我的房间?还看我的身体?”

  话音一落,萧漾眉头一皱,“就你那干瘪的身子,有什么值得我看的?”

  “你!”

  “我只是来通知你,明天跟我回一趟萧家,奶奶要见你。”

  “……”苏慕愣了一下。

  说完,萧漾瞥了一眼现在套了一件外套的女人,修长笔直的双腿暴露在外,一览无余。

  苏慕注意到了男人的目光,低头一看,赶紧拽着衣服往下拉了拉,但依旧无济于事,只是让自己看起来更加的滑稽。

  苏慕顿时间感觉到脸颊一阵温柔,她恼羞成怒地轰走男人,“还看!说完了事情就出去,你不是觉得没什么好看的吗,还看!”

  “……”萧漾瞪了她一眼,一脸不屑的离开。

  淋浴下,苏慕闭上眼睛,温热舒服的水从头顶浇灌下来。

  萧家老夫人吗?

  她记得那个和蔼可亲,又十分慈善的老奶奶,当年她死活要嫁给萧漾,所有人都很反对,只有这个老人家对她满意的不得了。

  想到这里,苏慕睁开眼,将脸上的水抹去,忽然觉得还挺对不住人家老人家的。

  当年她假装自己怀孕了,才逼着萧漾娶了自己。

  其实一个不该生下来的孩子而已,按照萧漾的处事作风,给她一笔钱就能解决的。但偏偏苏慕要的不是钱,她就是要萧少奶奶这个位置!

  所以,她将突破口对准了萧家老夫人。

  花言巧语,乖巧听话,会逗老人家开心,现在还多了一个并不存在的曾孙子,所以!

  萧漾不得不娶她。

  因为,老夫人下命令了。

  苏慕知道,萧漾最听老夫人的话,而当老夫人开口逼迫萧漾的时候,她就已经成功了。

  三年了,不知道老夫人现在过得怎么样了。

  次日一早,苏慕和理然约好了一起吃早饭,所以打扮好出门。

  下楼的时候,好巧不巧的遇上了正在用餐的萧漾。

  “苏小姐。”一个保姆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吓了苏慕一跳。

  听到保姆的声音,正慢条斯理吃饭的萧漾将目光投了过来,当看见苏慕那一身要出门的装扮时,脸上再次露出不悦。

  苏慕心里一沉。

  这保姆真是什么时候出来不好,非得……

  而且,萧漾居然会请保姆来家里,他向来不喜欢有外人在家里,一个人独来独往惯了,当年他们结婚以后,家里也一直是苏慕一个人,哪里有什么保姆。

  更何况,他不是一直说要隐藏她的身份吗?

  家里请个保姆,也不怕保姆守不住嘴,说出去?

  苏慕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个保姆,然后点了点头,表示回应。

  “苏小姐,我去给你盛碗粥吧,今天做的是海鲜粥。”保姆十分的热情,脸上的笑容有一种阳光温暖的味道,一下子让苏慕心里暖了不少。

  可是,苏慕却还是当即开口拒绝,“不用了,我要出去。”

  “去哪?”

  萧漾盯着她。

  苏慕戏谑地看过去,“放心,不会耽误跟你回萧家见奶奶的。”

  “苏小姐,你要出去办事的话,还是吃点东西再去吧,我……”保姆再一次挽留。

  苏慕摇头,“谢谢,不必了。”

  说完,她完全不顾萧漾那几乎可以杀死人的眼神,大摇大摆的出了门。

  和理然见了面之后,苏慕整个人显得很不开心。她说了下午要回去看萧老夫人的事情,理然也一脸的凝重。

  “其实……苏慕,你不觉得,这一切都对萧漾,对萧家太不公平了吗?这都是你和林家的过节,何必……”

  “你以为我有其他办法吗?”苏慕喝了一口咖啡,无奈地笑了笑,“但凡我有更好的办法,我都不会主动去招惹萧漾这个人。”

  “那你就不担心往后萧漾知道了你的心思,会对你不利吗?”理然满脸的担心,身子往前一倾,靠近苏慕,压低了声音十分严肃的提醒道:“说难听点,萧漾就是你报复林家的一枚棋子啊,后期萧漾要是知道了……”

  “我知道我都知道。”苏慕打断她的话。

  后期的事情,如果暴露了,苏慕不敢想,理然也不敢想。

  可苏慕不顾了,现在的她,哪里还有可以害怕可以失去的东西,只要能报复林家,她在所不惜!

  下午,苏慕和理然正在逛街,面前忽然闪出两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苏小姐。”

  理然和苏慕两人一看这架势,瞬间就笑了。

  苏慕认出了这两人,去接她出精神病院的时候,这两人就在其中。

  她摇了摇头,打趣道:“萧大总裁果然名不虚传,这叫人回家的方式都和别人不同。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犯了什么案的人呢?”

  两个男人没说话。

  理然拍了拍苏慕的肩膀,“快去吧,我可不想被别人当做什么怪物,老这样被盯着看。”

  可不是吗?来来往往的人都忍不住纷纷看了过来,有的都开始怀疑,这两个女人是什么来头。

  明星?模特?还是犯人?

  苏慕本就没有打算反抗,所以跟理然道了别之后,就跟着两个男人上了车。

  “这不是回别墅的路吧?萧漾又想干什么?”苏慕坐在后座上,看着外面逐渐陌生的路。

  “萧总吩咐,先带苏小姐去换衣服。”

  “苏小姐?”这时候,苏慕才突然反应过来,她咧开嘴看着镜子里的那两个男人,“我记得,你们接我的那天,不是这么喊的吧?”

  “……”

  的确,那时候他们开口就喊“夫人”,苏慕还回了一句:“不知道你们萧总听到是什么感觉。”

  现在,苏慕在两个男人脸上看到了难为情的表情,一阵青一阵白的,乐的她笑出了声。

  两个男人才知道,他们被耍了!

  苏慕就是故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