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新词

全是肉的NPC|塞紧了一滴都不能掉

时间:2022-05-25人气:作者:

  萧家老夫人虽然上了年纪,可对时尚风格却一点都不古板,但萧漾就不一样了,他坚决反对女主挑的那几款裙子,最后给她选了一条淡粉色的长裙。

  苏慕坐在车上一直忍不住笑。

  “笑什么。”萧漾再也忍不住了,这女人又想干什么。

  只要她一有什么动作,萧漾就没办法放松警惕,因为毕竟她和一般那些小女人不一样,他深知,苏慕是个有城府有心机,擅长耍手段的女人。

  苏慕瞥了他一眼,然后忽然靠近,一只手撑在了他的身侧,“你真觉得这条裙子,适合我?”

  闻声,萧漾再次看了一眼,的确不合适。

  但没办法。

  他应声,“不合适,但总比你那些不正经的裙子好。”

  “什么叫不正经?你到底是想让老夫人看起来舒服点,还是想把我打扮成她的模样?”

  她?

  不用想也知道苏慕说的是谁。

  可不嘛?

  淡粉色,纯洁而又温柔得体,这裙子穿在林露身上在合适不过了。

  可……偏偏这条裙子现在的主人是苏慕,这个从骨子里就透着邪魅气息的女人。

  一提到林露,萧漾本来淡漠的脸一下子就弥漫出来了不可挑战的表情,苏慕识趣的点点头,“随便问问,不要这么严肃嘛。”

  接下来,苏慕不再乱说话,直到抵达萧家。

  进门之前,萧漾忽然停下了脚步,将自己的手臂屈起。

  苏慕心领神会地弯起好看的眉眼,扬起巴掌大的脸,“萧总考虑的果然周到,那咱们演戏就要要全套。”

  本来萧漾的确是要做戏给老夫人看的,可是当苏慕说出这句话后,他忽然警觉了起来。

  “奶奶!”

  苏慕一进家门,果然就像到了自己家一样,熟络的不行。

  清亮的声音回荡在客厅里。

  骤然间,坐在沙发上的几个人全都齐刷刷地看了过来。

  苏慕顿时愣住了,她尴尬地陪笑,压低声音质问身旁的男人,“你不是说是奶奶要见我吗?那眼前这是什么情况。”

  “家族聚会,并不影响奶奶见你。”

  萧漾面无表情的回应道。

  “哟,萧漾来了,”一个一身贵气的女人率先出声,浓妆艳抹,言谈举止也是透露出富贵之意。

  “姑姑。”萧漾应了一声。

  苏慕刚要开口,随着萧漾叫人,可是那女人却直接无视了苏慕的存在,走过来拉住了萧漾往沙发那头带。

  “怎么样,看你最近瘦了不少,公司很忙吧?”

  “还好。”萧漾说话的语气没什么温度。

  苏慕愣在了原地,尴尬至极。

  看来……

  萧家的人的确不怎么欢迎她。

  也是,毕竟她当年嫁给萧漾用的是不正当的手段,她的声誉在萧家早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沙发其他的亲戚,苏慕是不认识也没见过的,她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走过去,站在了萧漾面前,盯着他旁边那个位置。

  而此时,坐在萧漾旁边的是一个四十出头的女人,正和萧漾聊的正起劲,在苏慕的打扰下,一行人脸上的笑容都同时沉了下来。

  苏慕露出温柔的笑容,“不好意思,这个位置是我的。”

  “好大的口气。”

  说这句话的是萧漾的姑姑,把他从自己身边直接带走的那个女人。

  苏慕看过去,脸上的笑容没有变化,“姑姑,我不觉得我这样做有什么不对,我是萧漾的妻子,跟他坐在一起有什么不对。”

  “妻子?”姑姑冷哼,很是瞧不起苏慕。

  “姑姑,您这声笑是什么意思?”苏慕挑事儿。

  她苏慕向来就是不主动小事儿,但也不怕事儿的人。你怎么对我,我就怎么对你。

  从踏进这个家开始,姑姑就没给过苏慕好脸色,并且还当众无视她,让她成为了笑柄,苏慕可没那么轻易作罢。

  她不是软柿子。

  “苏慕是吧?”坐在萧漾身旁的那个女人按捺不住站了起来,毫不掩饰眼中的厌恶,“听说你刚从精神病院出来,确定病情已经好了吗?我怎么感觉,你还是……”

  “多谢牵挂,接我出院的是萧漾,难道您是质疑萧漾的决定嘛?”苏慕将苗头一转,把问题丢了出去。

  “你!”女人顿时哑口无言。

  她们都是女流之辈,不管怎么说,现在整个萧家的产业都在萧漾一个人手里,得罪萧漾?

  恐怕不是明智之举。

  萧漾起身,“我们去见奶奶。”

  他主动牵住了苏慕的手,当着众人的面亲昵地拉着她往二楼的方向走去。

  苏慕回眸,朝站在原地满脸不是滋味的两个女人笑了笑。

  她唇间勾起,挑衅地扬了扬眉。

  “这女人!”其中一个女人愤怒,姑姑赶紧抓住了她,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冲动。

  “闹什么?”

  刚要上楼,老夫人的门就开了,她阴沉着一张脸走了出来,佣人小心翼翼地搀扶着。

  “奶奶。”

  众人肃然起敬,纷纷站了起来。

  老夫人扫了一眼每个人的脸,然后落在了苏慕的身上,“苏丫头来了?”

  “奶奶!”苏慕撒开了萧漾的手,然后活泼地走上去,对佣人说,“我来吧。”

  老夫人没说话,佣人便退了下去。

  “奶奶,您现在身体怎么样?我看您跟三年前没什么差别,还是依旧漂亮!”

  “都一把年纪了,什么漂亮不漂亮的?”老夫人拍了拍苏慕的手背,笑着一起走下楼。

  看得出来,老夫人是当真很喜欢苏慕,所有人心里都萦绕着一个问题——这苏慕到底给老夫人吃了什么迷药了?

  苏慕陪着笑脸,像个小女孩一样靠在老夫人的肩膀上,搂着她的手臂,亲昵得紧。

  “您就是漂亮,而且也时尚,如果今天是您陪我去挑衣服的话,肯定不会选这套裙子给我。”苏慕毫不避讳地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裙子。

  “这一看就是萧漾那小子给你选的吧?”老夫人没好气地看了一眼跟在身后的男人。

  听到老夫人质疑萧漾的选择,苏慕心里窃喜,也朝他眨了眨眼。

  萧漾默不作声,苏慕到了萧家,有老夫人罩着,她就已经嚣张起来了。

  他也没什么办法。

  来到饭桌上,每个人都按照自己的位置纷纷落座。

  “苏丫头,你坐过来。”老夫人示意了一下自己身边的位置。

  此话一出,刚要落座在老夫人身边的姑姑一下子脸都青了。

  “妈,您干嘛要拆散人家小两口,苏慕跟萧漾坐一起,两人促进一下感情嘛。”

  “那就让萧漾也坐过来不就行了。”

  老夫人板着一张脸,铁了心要让苏慕坐过来。

  姑姑吞咽了一下,只好照做。

  她脸上的笑容怎么都绷不住了,此时看起来更加难看。

“你看你瘦的,是不是在家里,萧漾这小子没好好照顾你,我不是请了保姆过去吗?”老夫人上下打量着苏慕,又看看坐在旁边的萧漾。

  “原来保姆是奶奶您请的啊……”苏慕轻笑。

  “怎么?”

  苏慕摇摇头,她撑着下巴,嘟囔道:“也是,萧漾怎么会是请保姆的那种人呢。”

  “妈,您快尝尝今天的鱼,很新鲜的。”姑姑插嘴进来,打破了两人之间的谈话。

  其他人也开始动筷,不能再让苏慕继续笼络老夫人下去,再说下去,这哪里还是家族聚会,明明就是为苏慕特意举办的。

  “萧漾,我想吃虾。”

  苏慕停下手里的动作,温柔娇嗔地对旁边慢条斯理吃饭的男人说。

  此话一开口,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萧漾也停下手里的动作,偏头看向苏慕,只见这女人笑的那叫一个甜蜜娇小可人,眼睛里还闪烁着些许的楚楚可怜!

  要不是碍于现在的场面,如果换做在家里,萧漾估计会直接起身离开,这顿饭他吃不下去!

  但……

  “嗯嗯?”苏慕催促了两声。

  萧漾只好妥协,夹了两只虾在自己的盘子里,然后十分耐心的替她剥虾,再夹到她的碗里。

  这一系列的动作,明明看起来是那样的不美观,但偏偏在萧漾的身上,看的让人移不开眼。

  “吃吧。”萧漾提醒她。

  苏慕愣了一下,微笑着点点头。

  她机械式的把萧漾给她亲手剥的虾喂进嘴里。

  嗯,虾的味道不错。

  可是……她一开始就是想捉弄捉弄他,所以才当着所有人的面,想让他下不来台。

  进门之前她不是说好了吗?

  演戏就要要全套!

  但,没想到这个男人不但按照她的要求做了,而且还做的特别好,满分!

  这下却让苏慕心里不是个滋味了,完全失去了兴趣。

  吃了晚饭之后,老夫人把苏慕单独叫到了房间里,一谈就谈了两个多小时,众人坐在客厅里聊天,时不时的也能听到从楼上传下来的欢声笑语。

  老夫人在萧家是什么样的一个存在,整天板着个脸,对她这几个儿女也是如此,甚至有时候,老夫人对待家里的猫都还能和颜悦色的。

  “咳咳……”姑姑轻咳一声,“萧漾,我听说徐家千金海外留学回来了,之前你们不是有交集嘛?改天,改天姑姑帮你们约出来,小年轻在一起叙叙旧。”

  “不了,公司比较忙。”萧漾面无表情的拒绝。

  “不是姑姑说你啊,那你现在年纪也不小了,你不打算生个孩子什么的?你看你奶奶可都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了。”

  “嗯。”

  “你嗯是什么意思?”姑姑不悦。

  “姑姑,你这么着急抱孩子的话,我会和萧漾努努力的,这就不用您操心了。”

  苏慕不知道什么突然出现在了客厅中央,神不知鬼不觉的,倒是把姑姑吓得脸色苍白,倒吸了一口冷气,不停地安抚着自己的胸前。

  姑姑怒瞪着她:“你这毛病从精神病院里带出来的吧?你……”

  “以后。”忽然,老夫人严肃的声音响起,“谁在提起精神病院,再提起苏慕以前的事情,就不要怪我翻脸不认人。”

  “……”

  顿时间,客厅里一片唏嘘。

  萧漾带着苏慕跟所有人道了别,然后回家。

  车里,萧漾面无表情,一语不发,好像今天晚上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苏慕几次偷看他,但自己也觉得精神疲惫,懒得跟他拌嘴,招惹他,所以安静的坐在车里,看着外面不停往后移动的风景,在不知不觉中,睡了过去。

  到家了,男主刚要开口提醒,一偏头却发现,身旁的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怪不得他觉得这一路上安静的很。

  苏慕恬静的睡颜看起来就像十几岁乖巧的女孩儿,长长的睫毛,呼吸很匀称,又轻又淡,和平常偷奸耍滑,牙尖嘴利的她,完全不搭边。

  萧漾摇了摇头,很是无奈。

  “你又是何必。”他脱下外套轻轻的盖在了她的身上。

  感觉到了温暖的包围,苏慕挪动了一下身体,睡得更加舒服了。

  苏慕的美梦被吵醒,是因为萧漾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她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身上盖着他的衣服,并且已经在别墅外头,看了看时间,不早了,再过五分钟就是零点了。

  苏慕还没来得及问他,怎么到家了不叫醒自己,就看见萧漾拿着手机下了车,走到了对面的马路,和电话那头的人说起话来。

  接个电话而已,非跑这么远,这个时间点了,除了林露,没有别人了。

  三分钟后,萧漾快速走了回来。

  “怎么,是林露……”苏慕还想打趣两声。

  却发现萧漾脸色不太对,十分的严肃和紧张,他勒令道:“下车。”

  “萧总,您不要告诉我,您现在这架势,是要去找林露。”苏慕脸上笑不出来了。

  “我让你下车。”

  萧漾直接凑近了,帮苏慕解开了安全带。

  苏慕就这样强行被赶下了车,第二次了!

  而且就是前后一天!

  苏慕站在别墅门口,看着扬长而去的车子,冷哼了一声,“这林露还真是会耍招数,这大半夜的,孤男寡女,干柴烈火,青梅竹马……”

  她一边嘀咕,一边回了家。

  他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反正她的计划已经慢慢开始了,就让林露再多享受一下现在还有萧漾陪在身边的日子吧。

  半夜,苏慕睡得正踏实,楼下传来了骚动,把她一下子吵醒了。

  她不得已起身去看,刚一露面就看见萧漾怀里抱着醉的不省人事的林露,林露靠在他的怀里嘀嘀咕咕些什么,身上穿着单薄的裙子。

  苏慕嘴角抽搐了两下,赶紧回了自己房间,她要是被林露发现了,萧漾估计会把她赶出去!

  关上门,苏慕嘲讽了一句:“还是她会玩儿。”

今晚她可以完美躲过林露的怀疑,可是明天早上呢?两个人要是在家里遇上了,萧漾又该如何解释她的存在?这男人真是不计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