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新词

肉伦云雨交融迎合下种,强奷绝色年轻女教师

时间:2022-05-25人气:作者:

 为了避免萧漾又和她闹别扭,所以苏慕一大早上便直接离开了萧家。

  外面的天才微微亮,空气里面夹杂着潮湿的冷气。

  苏慕一个人来到了萧漾公司楼下,挑了一家咖啡店,然后坐等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刺眼的阳光照射在每个人脸上,终于,一辆熟悉的车子出现在了苏慕的视线当中。

  她有些疲乏的眼睛顿时间来了精神,瞪得老大,来到了前台,点了两杯咖啡,然后打包带走。

  她大摇大摆地朝萧氏集团的大楼走去。

  “对不起小姐,外卖不让送上楼。”苏慕无可厚非的,被前台的人员成功的拦在了楼下。

  萧氏可不是一般人敢闯的地方,只要是外卖的人员都知道,他们只能在大楼外面等待的,哪有哪家的外卖人员有这个胆子,直接闯进来。

  就算是穿的好看,打扮得体,那也是没得商量的。

  苏慕笑了笑,干脆倚靠着前台,笑的十分灿烂,“你禀告一声你们萧大总裁,就说是苏慕给他送东西来了,或许一会儿你能再鉴证一下,我是不是送外卖的。”

  说完,苏慕还不忘朝前台的美女眨了眨眼。

  调戏!

  如果只是一般想要见萧漾的人的话,估计现在已经闹起来,这些年,各色各样的女人都有,在大厅被保安拖出去的也有。

  但凡被前台拦下来的,没一个女人的脸色是好看的。

  更何况,现在,面前的这个女人还被当做是送外卖的,从刚才她说的那些话当中,可以看得出来,她并不是!

  前台害怕耽误,害怕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所以很识趣的给萧漾秘书打去了电话。

  五分钟后,电梯那头走下来一个前凸后翘,皮肤白皙的女人,老远就感觉到了她身上那股傲人的逼人气势。

  她有目的的朝苏慕走来。

  苏慕挑了一下眉头,上下打量着这个女人,心里说了一句:萧漾没想到口味这么重,喜欢留这样的女人在身边做秘书,不过也是,男人嘛……

  “就是你,找萧总?”秘书走上前来,看都不看前台一眼,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

  对上苏慕,语气毫不客气。

  苏慕一看,前台也不敢得罪这个女人,做出了十分卑微的模样,她就心里来了乐趣。

  就喜欢收拾这种自以为是的女人!

  苏慕走上前,盯着秘书呼之欲出的大胸,直接开口问:“真的假的?哪做的?”

  话音一落,前台猛然抬起头,刚才路过的那几个人也都齐刷刷地看了过来。

  什么?

  他们刚才听到了什么?

  秘书顿时气急败坏,“你胡说八道什么!我问你,是不是你找萧总,就你,要见萧总?没有预约,我也没见过你,你还是回去吧。”

  “敢情你没跟萧漾说,我来了啊?”苏慕算是听出来了,这个女人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打发你这样的人,不需要惊动萧总,萧总公务繁忙,没空见你。”

  “行……”

  苏慕点了点头,拿出手机,当着所有人的面,给萧漾打去了电话。

  在电话拨出去的同时,苏慕对秘书微微一笑,“你在萧漾身边工作多久了?”

  “你没资格知道。”秘书依旧不改自己的态度。

  什么样的女人她没见过,再难纠缠的女人到了她的面前,还不是都败给了她,她这一身上下的打扮可不是盖的。

  “喂。”萧漾熟悉而冷漠的声音从听筒传来。

  苏慕戏谑地哼了一声,“萧总,贵公司的秘书好大的架子啊,你的人把我拦在了楼下,你管不管?”

  “你说你在哪?”

  正要去开会的男人一下子停住了脚步。

  “你脚下。”苏慕看着秘书回应道。

  说罢,苏慕打量着秘书脸上的一丝一毫,觉得有趣得紧。

  刚才还耀武扬威的女人,现在那脸上厚厚的粉也遮不住她的恐慌,一阵青一阵白的,苏慕险些笑了出来。

  别说是秘书害怕了,就连前台的女人也意识到,她惹到了一位不好惹的女人。

  “要萧漾亲自跟你说,让你带我上去吗?”苏慕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反问秘书。

  秘书吞咽了一下干涸的喉咙,往旁边让开一条道。

  苏慕释然一笑,冲着电话里的男人说:“不用你吩咐了,一会儿见。”

  看着苏慕和秘书的背影,其余愣在原地的人们一下子掀起了八卦的潮流,都在议论着——这个嚣张而又邪魅的女人,到底是谁?

  电梯里,适才还玩世不恭的苏慕,此时一副冷冽的脸,一语不发。

  偌大的电梯里也控制不住这样的低气压,让人有些喘不上气。

  秘书时不时地用余光瞥着苏慕,脑袋里混混沌沌的,不停的猜想着,苏慕到底是什么来头?

  “所以……”苏慕忽然凑近了她,吓得秘书惊呼出声。

  秘书看向苏慕,苏慕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她的大胸,“到底是真的假的?”

  “真……真的。”秘书有些结巴,老实回答道。

  苏慕哼笑了一声,收回身子,脸色再次收敛,“你跟萧漾身边多久了?”

  秘书整颗心都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了,这个女人是专修变脸的吗?怎么说变就变,并且身上那收放自如的气质和压迫感是怎么回事?

  “问你话呢。”苏慕催促。

  “两年,两年……”

  “你跟在萧漾身边两年,你都不知道,他不喜欢女人身上有太浓的香水味吗?”

  说完,苏慕瞥了一眼女人,觉得嘲讽得很。

  秘书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僵住了,她忍住了想要嗅嗅自己身上香水味的冲动。

  “叮——”

  在这个让人窒息的时候,电梯门终于开了。

  办公室里,苏慕推门而进的时候,在里面看到了林露,她毫不意外地朝林露打了声招呼:“林小姐,你也在啊,咱们还真是有缘。”

  比起苏慕的熟络,林露却露出了诧异的表情。

  她慢吞吞地将手里的杂志合上,然后起身,“你是苏慕。”

  “看来萧总已经向林小姐介绍过我了,就是不知道他是怎么说的。”

  “嗯……只是提过你的名字。”林露紧紧抓着杂志,脸上尽可能的让自己看起来更加大方得体一些。

  “一杯咖啡,谢谢。”苏慕在秘书关门之前交代了一声。

  秘书停顿,然后点头。

 阴暗的地牢,凄冷潮湿。

 

  石板床上铺着的一层茅草已然发霉,一个纤弱的身影蜷缩在墙角。

 

  她身上的衣服残破不堪,早已看不出原本的颜色。头发满是油污,已然结成了毡,凌乱的搭在脸上。

 

  即便如此,仍旧能够看到她琼鼻菱唇,精致万分。

 

  老鼠凑在床边,啃食着稻草,床上的人闭着眼眸,浑然不觉。

 

  铁链碰撞的声音传来,地牢的门被打开,石板床上的人没有任何的反应。

 

  一个衣着华贵的美艳女子施施然进门,她看向墙角的人,美艳的眸子之中迸发出愤恨与得意交织的神色。

 

  “妹妹,你知道吗?锦书哥哥查出了秦府通敌卖国的证据,皇上震怒,下旨严查呢。”

 

  柔媚的声音如同一道惊雷,林梦绾猛地抬起了头。

 

  “你说什么?!”

 

  喑哑的声音犹如地狱深处发出的悲鸣,森然可怖。更吓人的,却是她的左半张脸!

 

  那半张脸上疤痕遍布,蜿蜒扭曲好似蚯蚓。

 

  原本应该是眼睛的位置,赫然是一块老疤!

 

  林贝瑶满意的看着林梦绾,微微一笑。

 

  “秦府通敌叛国,你外祖父被当场杖毙,你的舅舅跟哥哥们全部入狱,女子皆是罚为官妓,财产尽数充公。”

 

  “还有哦,你外祖母病倒了,就是不知道现在有没有人给她找大夫呢。”

 

  “你们做了什么!我杀了你!”

 

  林梦绾挣扎着想要冲上前,可锥心的疼痛从双腿传来。

 

  林梦绾倒吸了一口凉气,瞬间失去所有力气,身体更是在这激动之下跌落在了床上。

 

  她疼得无法起身,眼泪直落,盛满恨意的眼眸却死死地瞪着林贝瑶。

 

  林贝瑶的眸子浮现出一抹畅快之色,啧啧出声。

 

  “有谁能相信,东月国首富的外孙女,高高在上的景王妃,竟然会这般不人不鬼。”

 

  “林梦绾,现在的日子,你喜欢吗?”

 

  林贝瑶缓步上前,一把抓住了林梦绾的头发,强迫她抬起头来。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父亲已经把我母亲扶为正妻,我下个月就要以尚书府嫡女的身份嫁给景王殿下了。”

 

  “说起来,这门婚事还要多谢妹妹你的成全啊。”

 

  “林梦绾,我马上就会风光大嫁,取代你成为尊贵的景王妃。至于你,就去死吧!”

 

  林贝瑶面容狠辣,猛地掏出一把匕首,朝着林梦绾狠狠地刺去。

 

  “不!”

 

  林梦绾惊呼出声,猛然间睁开眼睛。

 

  身下的颠簸让她发懵,呼啸的冷风瞬间让她汗毛倒束。

 

  下一瞬,冷冽的声音落入她的耳中。

 

  “你若是再不安分,就休怪本王不客气了。”

 

  林梦绾看着楚墨渊那张阴沉的脸,整个人呆住。

 

  “驾……”

 

  随着一声暴喝,林梦绾身下的颠簸感更加强烈。

 

  林梦绾努力稳住身体,紧紧地抓住手边的东西,这才没有从马背上摔下去。

 

  可是看着自己的皓腕,跟纤细白皙的手指,林梦绾心中的震惊更强。

 

  她被林贝瑶困在阴冷潮湿的地牢许久,双手早已经生满冻疮。

 

  那段不见天日的日子,让她憔悴不堪,不人不鬼,断然不会有这般莹白细腻的肌肤。

 

  而且,她不是被林贝瑶用匕首杀死了吗?

 

  可是现在,她竟然被楚墨渊捆在马背上!

 

  记忆如同潮水一般涌来。

 

  如今的场景,像极了她得知婚期已定,情急之下私自逃离京城,却被楚墨渊抓回来的那日。

 

  难道说,她重生了?

 

  如果真的是重生,那上天当真待她不薄!

 

  “对不起,我错了。”

 

  林梦绾哽咽着说出这句话,泪如雨下。

 

  楚墨渊是东月国的六皇子,早早便被册封为景王。

 

  林梦绾是尚书府的嫡女,这门婚事可谓门当户对。

 

  可林梦绾对楚墨渊毫无感情,一直倾心于丞相府的庶出之子李锦书。

 

  前生,林梦绾想尽办法也没能取消跟楚墨渊的婚约。

 

  所以,在皇上下旨定下婚期的那日,林梦绾在林贝瑶的帮助之下逃走,想要与李锦书私奔!

 

  只可惜,林梦绾刚跑到约定地点,还未等见到李锦书,便被楚墨渊捉住,强行抓了回去……

 

  突如其来的话语,让楚墨渊的身体完全僵住。

 

  “林梦绾,你又想耍什么花招?”

 

  楚墨渊眉头深锁,垂眸看着她,脸上浮现出了一层寒霜。

 

  她突然服软,是为了保护李锦书吗?

 

  “我没想耍花招。”

 

  林梦绾吸了吸鼻子,努力坐直身子看向了楚墨渊。

 

  马背的空间有限,林梦绾如今紧贴着楚墨渊,让楚墨渊的心跳骤然快了几分。

 

  “景王殿下,我……我知道自己之前品行不佳,但是我林梦绾对天发誓,以后我一定会恪守礼法,绝不会做出逾越之事。”

 

  “只要景王殿下不离,我林梦绾,定然不弃!”

 

  “若有违誓言,我林梦绾必将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楚墨渊的黑眸之中浮现出浓重的震惊之色。

 

  下一瞬,林梦绾却抱着扬起了头,主动送上了自己的唇。

 

  唇上传来的柔软跟暖意,让楚墨渊的脑海之中有大片烟花轰然炸开。

 

  原本盛满寒冰的幽深眼眸之中骤然蹿出两簇火苗,顷刻之间便是燎原之势。

 

  只是,楚墨渊一把圈住林梦绾的腰,让她动弹不得。

 

  “别以为你说几句漂亮话,本王就会放过你们。”

 

  话虽这般说,可楚墨渊却掀开自己的披风,裹在了林梦绾的身上。

 

  一路颠簸,林梦绾被送回了林府。

 

  虽然已经是深夜,可整个林府仍旧是灯火通明。

 

  那一阵急切的马蹄声入耳,所有人的心都揪了起来。

 

  只见高头大马之上,楚墨渊面如寒霜。

 

  以林老夫人为首的林府众人连忙迎上前,满心忐忑的行礼。

 

  “参见景王殿下。”

 

  “祖母!”

 

  一道激动地声音入耳,林老夫人的心坠入谷底。

 

  她下意识抬头,只见林梦绾被楚墨渊圈在怀中。

 

  林老夫人神情焦急,激动道:“景王殿下,今日之事都是误会,梦绾只是……”

 

  “林小姐受了惊,林老夫人请个大夫给她瞧瞧,让她好生修养,莫要耽搁了婚期。”

 

  楚墨渊神色清冷的打断了林老夫人的话,直接将怀中的人推下了马背。

  在关上门的时候,还舍不得的从缝隙里看了一眼办公室里的两个女人,表面上看起来风平浪静,但实则呢?

  同作为女人的她,又怎么会感觉不出来呢?

  这分明就是一场修罗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