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新词

将冰葡萄放在小洞里第四世,S洞吃了多少颗珠子

时间:2022-05-25人气:作者:

  从昨晚到今日,林梦绾都表现的很不对劲。

 

  林贝瑶冷静下来,思前想后,认为林梦绾就是因为昨晚逃走不成,所以迁怒于她。

 

  林梦绾是嫡女,极为受宠,自己必须要跟林梦绾搞好关系才能有好日子过。

 

  昨日林梦绾跟李锦书私奔,是自己负责传递消息的。

 

  这件事情出了纰漏,林梦绾迁怒她,也是正常的。

 

  看来如今想要安抚好林梦绾的情绪,只能找李锦书了。

 

  “我算出来了!”

 

  前厅之中,一道声音骤然打断了众人的争抢。

 

  众人立刻噤声,齐刷刷的看向了坐在角落的秦少冥。

 

  秦少冥是林梦绾最小的一个哥哥,年龄跟她相差不大。

 

  而他天赋异禀,自小便精通周易之术。

 

  众人都觉得秦少冥性格内向甚至孤僻,对人不亲。

 

  但是林梦绾知道,秦少冥是真的疼爱自己。

 

  林梦绾还记得,自己前世好不容易逃出景王府,秦少冥偷偷地见了她一面。

 

  秦少冥告诉林梦绾,他为林梦绾卜了一卦,算到林梦绾若是一意孤行,必会经历一道死劫。

 

  她最后惨死在林贝瑶手中,证明秦少冥所言非虚。

 

  所以,如今林梦绾急切的想要知道秦少冥的测算结果。

 

  “八哥哥,你算出什么了?”

 

  林梦绾急切的询问出声,起身上前。

 

  秦少冥抬眸看着林梦绾道:“是一桩好姻缘。”

 

  林梦绾惊喜万分,双眸发亮。

 

  “八哥哥,你说的是景王殿下吗?”

 

  “嗯。”

 

  秦少冥点头,林梦绾欢喜不已。

 

  只是姻缘虽好,却好事多磨。

 

  他启唇正欲再开口,门房的小厮却进了门。

 

  “二小姐,有人给您送了一封信来。”

 

  送信?

 

  林梦绾疑惑,伸手把信接了过来。

 

  看着信封上写着“梦绾亲启”四个大字,林梦绾的双手骤然收紧,几乎是要将信封捏碎。

 

  林梦绾自然认得出,这四个字出自李锦书之手!

 

  她倒是要看看,李锦书要跟她说什么!

 

  林梦绾立刻打开了信封,站在她身旁的秦褚意皱了眉。

 

  秦褚意是林梦绾的三哥,精通文墨,书法极佳,自然也认得出李锦书的笔迹。

 

  林梦绾看到李锦书的信这般激动,那她刚才说的话,是真的吗?

 

  该不会林梦绾是因为知晓不能抗旨,为了让大家安心,才故意说愿意嫁给景王殿下的吧!

 

  秦褚意心中不安,下意识的垂眸朝着林梦绾手里的信看去,赫然看到信纸上写着一行字。

 

  【巳时一刻,林府竹园小筑——锦书】

 

  李锦书这个混账!

 

  秦褚意脸色阴沉,攥紧了拳头。

 

  林梦绾抬头,秦褚意立刻收回了视线,但是林梦绾还是察觉到了他的异样。

 

  她心思一转,直接把手里的信纸塞给了秦褚意。

 

  “李锦书写的,约我巳时一刻见面。”

 

  “哥哥们,陪我走一趟可好?”

 

  她突然愿意嫁给景王殿下,哥哥们必然难以相信。

 

  那不如让哥哥们亲眼看看,自己对李锦书的态度。

 

  秦长苏问道:“梦绾妹妹,你见到他准备怎么做?”

 

  林梦绾冷笑一声,“呵,他约我逃婚还敢放我鸽子,就不配做个男人。”

 

  “我今天不把他打的满地找牙,我就不姓林!”

 

  “六哥哥,抄家伙,陪我打一架!”

 

  “好嘞!”

 

  秦靖钊对打架最上瘾,毫不犹豫的应声。

 

  如今已经快到巳时了,李锦书约她巳时一刻见面,十之八九现在他已经到了林府的竹园。

 

  没有送拜帖就来林府,李锦书真是仗着她喜欢,就没点儿数儿了。

 

  她今日就让李锦书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阳光温暖,微风和煦。

 

  林府的竹园之中满目青翠之色,微风拂过,竹叶刷刷作响,当真是一个清幽雅致的地方。

 

  竹园小筑之中,一白衣男子盘膝而坐,面前放着一把上好的古琴。

 

  他手指轻动,清冽的琴音缓缓流荡,当真是好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

 

  一个丫鬟模样的人站在他的身旁,正是原本应该在佛堂罚跪的林贝瑶。

 

  林贝瑶的丫鬟半夏不久之前回了佛堂,跟她说李锦书已经来了林府,并且约了林梦绾在竹林小筑见面。

 

  林贝瑶纠结一番,还是觉得亲自来看看才能放心。

 

  所以她当即跟半夏换了衣衫,匆匆赶了过来。

 

  她侧头看了李锦书一眼,满意勾唇。

 

  李锦书这般风度翩翩,林梦绾见了他,一定所有火气都消了。

 

  不过,林梦绾怎么还不来啊!

 

  林贝瑶忍不住走到竹林小筑旁边朝着远处张望,心中焦急而又期待。

 

  “这么着急忙慌的,像什么样子?”

 

  “还有,你怎么穿着这样的衣服就来了?”

 

  李锦书停止了抚琴,皱眉看向林贝瑶,心中不满。

 

  话音刚落,就听林贝瑶催促道:“快弹琴,林梦绾来了!”

 

  李锦书心中一梗,连忙端起了范儿,再次云淡风轻的抚琴。

 

  可是,林贝瑶却瞬间变了脸色。

 

  只见不远处,林梦绾气势汹汹的朝着竹林小筑走来。

 

  而林梦绾的身后,竟是跟着一众男子!

 

  “怎么来了这么多人……”

 

  林贝瑶看清了秦长苏的面容,脸色大变,连忙闪身就要跑。

 

  “小贼,哪里跑!”

 

  秦靖钊早已经进入了“备战”状态,远远地看着有个小丫鬟想逃,立刻纵身上前,一把抓住了林贝瑶的胳膊。

 

  林贝瑶惊呼一声,连忙抬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秦靖钊怎能让她如愿?

 

  “鬼鬼祟祟的挡什么?”

 

  他扼住林贝瑶的手腕,直接将她的手扭到了身后。

 

  “啊……”

 

  林贝瑶再次惨叫出声,同时,“铮”的一声,琴弦崩断,李锦书仓皇起身。

 

  看着面前的一众人,李锦书心中发怵。

 

  林梦绾紧跟着上前,看清楚了林贝瑶的脸。

 

  她的微微的眯起了眼睛。

 

  “姐姐?你怎么在这儿?你不是被祖母罚去佛堂了吗?”

 

  林梦绾似笑非笑的开口,心道难怪李锦书会突然约她见面。

 

  原来是她的好姐姐“从中出力”了!

 

  林梦绾的一众哥哥们变了脸色。

 

  李锦书跟林贝瑶同时出现在这儿,任谁都知道他们二人有勾结。

 

  哥哥们眼神阴恻恻的看着林贝瑶,让林贝瑶头皮发麻。

梦绾妹妹,我听闻表哥要来见你,所以……所以特意来帮你望风。”

 

  “你,你怎么带了这么多人来啊?”

 

  林贝瑶不安的开口,拼命对着李锦书使眼色,想让李锦书安抚林梦绾的情绪。

 

  李锦书努力的冷静下来,视线扫过众人,像模像样的拱了拱手。

 

  “诸位……咳咳咳……”

 

  还未等收回手来,李锦书便低低的咳嗽出声。

 

  他连忙以手做拳,掩住了自己的嘴,可以称之为清秀的眉头皱成一团。

 

  “梦绾妹妹,咳咳……咳咳咳……”

 

  “我昨日,突然发高烧,昏厥不醒,所以才没能……咳咳咳……”

 

  “梦绾妹妹,你没事吧?”

 

  李锦书温柔的看着林梦绾,满眸的关切跟担忧。

 

  林梦绾平静的看着他,倏而粲然一笑。

 

  “你还好意思跟我提昨天?”

 

  李锦书心中一紧,下一瞬……

 

  “你给我去死吧!”

 

  林梦绾猛地抬脚,狠狠地踢在了李锦书的胸口。

 

  李锦书猝不及防的闷哼一声,一张脸痛苦的皱成一团,身体朝后飞去。

 

  林贝瑶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看着笑语嫣然的林梦绾,林贝瑶脸色煞白,身体抖动如同筛糠。

 

  这样的林梦绾,好可怕。

 

  似是感觉到了林贝瑶的视线,林梦绾竟是转头瞥了她一眼。

 

  一瞬间,林贝瑶只觉得自己如坠冰窟。

 

  但是好在,林梦绾立刻移开了视线,缓步走到了李锦书的身旁。

 

  她垂眸,居高临下的看着倒在地上许久爬不起来的李锦书。

 

  不得不说,李锦书长得确实是挺好看。

 

  李锦书的长相是有些阴柔的,他的面容没有寻常男子的刚毅,反倒是可以称之为精致。

 

  加之他喜好文墨,会抚琴,总是一袭白衣,当真多了几分气度。

 

  前世的林梦绾便觉得,“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这句话,就是为李锦书量身定做的。

 

  如今李锦书眉头深锁,脸色泛白。

 

  因为疼痛,他那狭长的眼眸之中蒙上了一层水雾。

 

  单看这双眼眸,当真是有种我见犹怜的感觉。

 

  莫名的,林梦绾心中的恨意就淡了许多。

 

  “李锦书,以后别来找我了。

 

  林梦绾沉声开口,直接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她本以为自己见到李锦书的时候会很愤怒,会想将他碎尸万段。

 

  可是事实证明,她见到李锦书的的时候远不如见到林贝瑶激动。

 

  因为从李锦书被她一脚踢翻在地的那一刻,林梦绾就清清楚楚的意识到,自己前世有多瞎!

 

  前世林梦绾一直觉得李锦书有才华,有抱负。

 

  只因为出身不好,所以李锦书一直被欺压,才华也无处施展。

 

  所以林梦绾心疼李锦书,为李锦书做了很多事情。

 

  前世她模仿李锦书的笔迹,誊抄李锦书的诗,甚至还为李锦书出了一本诗集!

 

  可是如今仔细想想,李锦书有什么才华?有什么能力?

 

  他写的诗,根本狗屁不通,琴技更是登不上大雅之堂。

 

  他有的,只是一副好皮囊,还有嘴皮子!

 

  前世因为有她的帮扶,李锦书在京中还有一席之地。

 

  今生她若是不理会李锦书,李锦书还能有什么呢?

 

  她根本不用出手报复,李锦书便掀不起什么风浪。

 

  比起痛打李锦书一顿,林梦绾觉得,看着李锦书为了出头而折腾,更是一种享受。

 

  所以,林梦绾懒得在李锦书这儿耽搁时间了。

 

  “等一等!”

 

  李锦书挣扎着起身,一把抓住了林梦绾的胳膊。

 

  “梦绾妹妹,我知道你是在生我的气,昨天的事情是我不对,我不该生病……咳咳咳……”

 

  “梦绾妹妹,你已经打过我了,也该出气了,别生气了好吗?”

 

  “我今日来找你,就是想要再跟你好好的商量商量对策的。”

 

  林梦绾皱眉,厌恶的将自己的胳膊从李锦书的手中抽了出来。

 

  “我没什么好生气的,我要感谢你昨天生病。”

 

  李锦书一脸错愕的看着林梦绾。

 

  林梦绾微微一笑,“李锦书,你听清楚了,以前是我林梦绾瞎了眼,才会放着好好的景王殿下不要,整日想要逃婚。”

 

  “但是如今,我林梦绾非景王殿下不嫁!”

 

  脆生生的话语,清清楚楚的落入众人的耳中。

 

  刚刚走进竹园小筑的楚墨渊脚步一顿,阴沉的眼眸之中浮现出了一抹亮色。

 

  楚墨渊一直派人盯着林府这边的动静。

 

  他知道今日秦青瑞带着林梦绾的一众哥哥来探望她,而且紧接着,李锦书竟是也来了林府。

 

  得到这两个消息,楚墨渊顿时不淡定了,立刻赶了过来。

 

  特别是听闻了林梦绾去竹林小筑见李锦书,楚墨渊周身散发出来的冷意,足以将方圆十里的东西全部冻结。

 

  可是楚墨渊未曾想到,他刚到竹林小筑,竟是得到了这样的惊喜。

 

  林梦绾说,非他不嫁!

 

  楚墨渊的唇角不自觉的往上扬了扬,却是立刻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隐身在竹林之后。

 

  秦长苏适时转头,眉头微蹙。

 

  他刚才似是察觉察觉到了异样的气息,只是如今他的视线之中,只有竹叶轻轻摇晃。

 

  是风吗?

 

  秦长苏蹙了蹙眉,视线再次回到了林梦绾的身上。

 

  刚才林梦绾的表现,真的是惊到他了。

 

  也不知道林梦绾这番话是不是真心地。

 

  李锦书错愕的看着林梦绾,许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梦绾妹妹,你说的是气话对吗?”

 

  “打住!”

 

  林梦绾抬手,看着李锦书这故作深情的模样,心中一阵恶心。

 

  李锦书非但不住口,反倒再次握住林梦绾的手。

 

  “梦绾妹妹,我知道你说的是气话。”

 

  “你之前不是说,你最喜欢我,非我不嫁的吗?”

 

  “而且你还说,你厌恶他,完全不喜欢他,甚至是一看到他就会浑身不舒服。”

 

  李锦书不敢提楚墨渊的名字,可在场的人都明白李锦书口中的“他”是何人。

 

  翠竹之后的楚墨渊顿时攥紧了拳头,脸色阴沉了下来。

 

  跟在楚墨渊身旁的玄一下意识后退了两步,只觉得自己会被楚墨渊的冷意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