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新词

我等不及了就在这做吧,淋浴房里做

时间:2022-05-25人气:作者:

 不等李姨娘回应,林梦绾便直接起身到了李锦书的身旁。

 

  她眼神冰冷,伸手拔下自己发间的金簪,毫不犹豫的刺入了李锦书的人中穴。

 

  “啊……”

 

  李锦书惨叫一声,猛地睁开了眼睛。

 

  刘姨娘顿时脸色泛白。

 

  林梦绾平静的起身,对着李姨娘莞尔一笑,将她的不安尽收眼底。

 

  “你看,他醒了。”

 

  少女眉眼弯弯,笑容甜美,可李姨娘看着面前的林梦绾,竟是觉得心底发寒。

 

  不对劲。

 

  林梦绾从昨晚就很不对劲!

 

  她究竟是怎么回事?

 

  楚墨渊看着林梦绾,玩味的勾唇,对着玄一使了一个眼色。

 

  玄一立刻会意,一把抓住了李锦书的衣襟,强迫李锦书跪在了地上。

 

  “说,你为什么会来林府。”

 

  李锦书刚刚醒来,疼痛还未退却,骤然听到玄一的质问,心中一颤。

 

  他根本来不及思考,便本能的开口道:“是林贝瑶传信让我来的……”

 

  “你撒谎!”

 

  林贝瑶惊呼出声,浑身发抖。

 

  李姨娘心中发颤,却立刻握住了林贝瑶的手,示意她冷静。

 

  她看着李锦书焦急道:“锦书,你忘了吗?是你昨晚送信来,说想要跟梦绾……跟二小姐说清楚的啊。”

 

  “你想告诉二小姐,她已经有了婚约,应该安心嫁给景王殿下,所以你们日后不该再见面了,对不对?”

 

  李姨娘大声开口,同时拼命地对着李锦书使眼色,希望他能够快点儿冷静下来,认清现在的形势。

 

  她本来就想趁着李锦书昏迷,先把林贝瑶给摘出来,再给李锦书找一个正当的理由。

 

  可是未曾想,林梦绾突然把李锦书弄醒,完全打乱了她的计划。

 

  但是,现在一切还来得及。

 

  只要李锦书咬死了他是来跟林梦绾划清界限的,一切就都能圆的下去。

 

  只是,李姨娘话音刚落,林梦绾便笑眯眯的开了口。

 

  “李锦书,你是得好好的想一想。”

 

  林梦绾随意的端详着自己的指甲,侧眸看了李锦书一眼。

 

  “如果你昨晚真的写信给了李姨娘,却不听李姨娘的劝阻执意要来林府跟我见面。那么,你今日便是私闯民宅了。”

 

  “三哥哥,私闯民宅是什么罪过来着?”

 

  林梦绾转头看向秦褚意,一脸好奇的询问出声。

 

  秦褚意不只是书法极佳,学问更是好。

 

  他是上次科举的状元,任职翰林院,对东月国的律法极为熟悉。

 

  秦褚意道:“私闯民宅,视情节判监禁。不过……”

 

  秦褚意话锋一转,“李锦书私闯的不是民宅,而是朝廷命官的府邸。”

 

  “按照律法,最低监禁三年,重则流放。”

 

  李锦书的身体猛地颤了一下,惊恐道:“是林贝瑶!”

 

  “就是林贝瑶派半夏去找的我,她说我昨日爽约,林梦绾迁怒于她,所以让我来哄一哄林梦绾!是她……”

 

  “你撒谎!”

 

  林贝瑶急切的吼出声,恨不得去堵住李锦书的嘴巴。

 

  李锦书急切道:“明明是你撒谎!”

 

  “够了!”

 

  “嘭”的一声巨响,林老夫人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怒呵出声。

 

  暖厅之中的众人立刻噤声,皆是看向了林老夫人。

 

  林老夫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起身对着楚墨渊行了一礼。

 

  “景王殿下,让您看笑话了。”

 

  林老夫人脸颊发热,心中愤怒,亦是窘迫。

 

  林梦绾亦是转头看向楚墨渊,不自觉的抿唇。

 

  刚才林贝瑶跟李锦书互撕,简直是狗咬狗。

 

  所谓家丑不可外扬,林梦绾知道,自己今日的举动非常丢林府的面子,祖母必然会生气。

 

  但是,林梦绾明知道这一点,还故意邀请楚墨渊来“看戏”,就是希望楚墨渊能够明白她的心意。

 

  她不喜欢李锦书了,是真心的。

 

  她会跟李锦书划清界限,没有任何情分。

 

  这样一来,日后林贝瑶跟李锦书就难以再利用这一点来作妖。

 

  只是,看到了林府这样不堪的一面,楚墨渊会是什么想法?

 

  “无妨。”

 

  楚墨渊神色淡淡的开口。

 

  “林老夫人,本王既然撞见了这件事情,索性便插个手。”

 

  “既然他们二人各执一词,谁都不肯认罪,不如就让本王将他们二人带去监察司,好好的查一查。”

 

  楚墨渊神色平静,声音清冷,可这句话却似是一道惊雷,狠狠地劈到了李锦书跟林贝瑶的身上。

 

  李锦书惊恐万分,连忙调转了方向,对着楚墨渊连连磕头。

 

  “景王殿下明鉴,真的是林贝瑶派了侍女来找我的!”

 

  “我不想来的,林梦绾是您的未婚妻,我怎么敢对她有什么想法?”

 

  “景王殿下明鉴,景王殿下明鉴啊……不要带我去监察司,我真的不敢了……”

 

  监察司可谓是东月国最恐怖的存在,由楚墨渊掌管。

 

  据说监察司里上百种刑罚,可以让人生不如死。

 

  而且,凡是去过监察司的人,就没有一个可以活着出来!

 

  李锦书怎么敢去那种地方?

 

  李锦书现在真的是恨死林贝瑶了!

 

  楚墨渊没有言语,面色阴沉,周身散发的冷意深邃入骨。

 

  李锦书心中一横,“景王殿下,我都招了!”

 

  “是林贝瑶跟姑母!都是她们两个跟我说林梦绾出身好,又喜欢我,让我努力的讨好林梦绾的!”

 

  李姨娘脸色大变,“你胡说什么!”

 

  李锦书冷哼一声,“我没有胡说,你们想把一切过错都推到我的身上?做梦!”

 

  他膝行向前,看着楚墨渊恳切道:“景王殿下,姑母不甘心做妾侍,一直想要被扶正。她自己讨好林梦绾却达不成目的,这才把我拉进来。”

 

  “她说林梦绾喜欢我,只要我跟林梦绾提点几句,林梦绾一定会帮她说话,让林尚书把她给扶正的……”

 

  “你住口!快住口!谁准你在这儿胡说八道的!”

 

  李姨娘疯狂的冲上前,想要堵住李锦书的嘴。

 

  一只白皙的小手,却紧紧地扼住了她的手腕。

 

  林梦绾用力一推,李姨娘便重重的跌坐在了地上。

 

  “李姨娘急什么?不是要对峙吗?”

 

  林梦绾凝视着李姨娘,眼神冰冷刺骨。

 

  “就算你想要反驳,也该耐心的听着李锦书把话说完不是吗?”

 

  “更何况,李锦书说的那些话,我很感兴趣。”

 

  “想来,我的祖母跟外祖父,还有诸位哥哥们,也很感兴趣!”

 林梦绾残忍一笑,漆黑的眼眸之中满是冷冽。

 

  李姨娘脸色惨白,浑身发抖。

 

  看着秦府众人跟林老夫人那铁青的脸色,李姨娘只觉得众人下一瞬就要冲过来,把她撕成碎片!

 

  林梦绾垂眸看向李锦书,“还有什么话?说!”

 

  冰冷的话语,让李锦书打了一个哆嗦。

 

  “没,没什么了。”

 

  “嗯?”

 

  林梦绾扬声,眼神越发冰冷。

 

  “姑母说,我娶了你,就能飞黄腾达……”

 

  “做你的白日大梦!我打死你个混账东西!”

 

  秦靖钊再也按捺不住怒火,猛地冲上去,一拳打在了李锦书的脸上。

 

  李锦书痛呼一声,重重的摔在地上,吐出了两颗牙,再次昏死过去。

 

  秦靖钊抓着李锦书的衣襟,又要动手,秦长苏闪身上前,扼住了他的手腕,对着他摇了摇头。

 

  这里是林尚书府,不容造次。

 

  更何况,李锦书是李丞相之子。

 

  秦靖钊若是把人打出个好歹,也不好收场。

 

  气氛一时之间仿若凝滞,可一道声音不合时宜的打破了沉默。

 

  “不是这样的!”

 

  林贝瑶梨花带雨的膝行向前,对着楚墨渊磕头。

 

  “景王殿下,求您明鉴,您别听他胡说,不是这样的啊。”

 

  “我们没有做,这一切,都是他胡说的。”

 

  “是他觊觎梦绾妹妹,与梦绾妹妹交往密切……”

 

  “孽畜!还不给我住口!” 

 

  林老夫人再次怒吼出声,恨不得把林贝瑶给丢出去,不认这个蠢货。

 

  李锦书昏死过去便罢了,林贝瑶难不成还想辩出个孰是孰非吗?

 

  这种事情根本掰扯不清楚,就算是说清楚了,侄子陷害姑母跟堂妹,难不成她就能面上有光了?

 

  而且,当着楚墨渊的面儿说李锦书觊觎林梦绾,这是想要毁了林梦绾的清誉吗?!

 

  林老夫人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几乎是气的站不稳。

 

  林梦绾看着倒在地上的李锦书,还有被李嬷嬷控制住的林贝瑶,却是紧紧地抿了唇,眼眸一片深沉。

 

  林梦绾没有想到,林贝瑶跟李锦书的“联盟”这样不堪一击。

 

  前世的她,竟是被他们骗得团团转。

 

  而且,李锦书这般轻易的就“出卖”了林贝瑶,毫无骨气可言。

 

  可前世的自己,竟然会认为李锦书是一个有才华、有抱负、有骨气的人。

 

  她真的,蠢的不可救药!

 

  但是今生,不会了。

 

  林老夫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努力的压下自己的愤怒。

 

  她看着楚墨渊道:“景王殿下,这到底算是林府的家事,还是让老身来处理吧。”

 

  楚墨渊下意识的转头看向林梦绾,想看看她的意见。

 

  只是,看到林梦绾这深沉的双眸,楚墨渊微微一愣。

 

  为什么面前的人明明是一副少女的模样,可是她的眼眸却似是历经了沧桑,满载苦痛?

 

  楚墨渊想要深究,林梦绾却察觉到了楚墨渊的视线,立刻转了头。

 

  林梦绾心中一颤,立刻眨了眨眼睛,对着楚墨渊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楚墨渊顿时皱了眉。

 

  虽然林梦绾快速的变了神情,可楚墨渊笃定,自己没有看错。

 

  林梦绾看着楚墨渊柔声道:“景王殿下,家丑不可外扬,今日的事情,你就让祖母来处理吧,不要带他们去监察司了。”

 

  “随你。”

 

  楚墨渊霍然起身,胸口有些发闷。

 

  什么恩断情绝?

 

  林梦绾如今不让自己插手,不就是在护着李锦书吗?

 

  林梦绾没有想到楚墨渊会突然起身,本能的后退了一步。

 

  看着她的反应,楚墨渊的周身迸发出了强烈的寒意,脸色阴沉,竟是转身出了暖厅。

 

  林梦绾一愣,心顿时揪了起来。

 

  “祖母、外祖父,我去追景王殿下。”

 

  言毕,林梦绾不等林老夫人跟秦青瑞回应,直接用轻功朝着楚墨渊赶去。

 

  楚墨渊身手极佳,早已经察觉到林梦绾的靠近。

 

  他完全可以用轻功,轻而易举的甩开林梦绾。

 

  只是莫名的,楚墨渊仍旧目不斜视的大步往外走着。

 

  走路的速度自然比不过轻功,很快,林梦绾闪身站在了楚墨渊的面前。

 

  “景王殿下,您生气了吗?”

 

  林梦绾满脸带笑,直接凑上前,几乎是要贴在楚墨渊的身上。

 

  楚墨渊骤然离开,必然是心情不佳。

 

  回想一下刚才的发生的事情,林梦绾不难猜测,楚墨渊必然是吃醋了。

 

  楚墨渊贵为景王殿下,掌管监察司,何曾为臣子家中那些小打小闹的案子上过心?

 

  如今楚墨渊说想带着李锦书跟林贝瑶去监察司调查,这是给林府面子,更是看重她呢!

 

  可是,林府竟然拒绝了楚墨渊的好意,她还跟楚墨渊说什么“家丑不可外扬”……

 

  回过神来的林梦绾恨不得暴打自己一顿。

 

  她现在还没有完全得到楚墨渊的信任,怎么还净做些让楚墨渊误会的事情呢?

 

  二人靠的很近,空气似是骤然暧昧了起来。

 

  楚墨渊的呼吸急促了几分,下意识的想要拉开跟林梦绾的距离。

 

  林梦绾却更早的后退一步,对着楚墨渊规规矩矩的行了一礼。

 

  “景王殿下,梦绾知道,您愿意出手相助,是林府的荣幸。只是,请景王殿下体谅梦绾,不要将此事闹大了。”

 

  楚墨渊眉头深锁,脸色阴沉。

 

  林梦绾认真道:“梦绾之前言行不当,京中已经有许多风言风语,如今梦绾只希望让那些事情都淡去,尽可能的不跟李锦书有什么牵扯。”

 

  “而且皇上已经下旨,定下了我们的婚期,如今我的言行举止,不只是影响到我自己跟林府,亦是会影响到景王殿下跟皇家。”

 

  楚墨渊心头一跳,眸中的冷意迅速散去。

 

  林梦绾不让自己把李锦书带走,不是为了维护李锦书,而是为了不让他受到流言蜚语的侵扰吗?

 

  这个认知,让楚墨渊的心中一阵雀跃,不自觉的浮现出了一抹甜蜜之感。

 

  林梦绾适时道:“景王殿下,你突然离开,祖母跟外祖父甚是担忧,已经快到午膳时间了,不如你就留在府上用膳吧。”

 

  “而且你在这儿,还能施压,让祖母好好的惩罚一下李锦书跟林贝瑶,省的他们二人整日不安好心。”

 

  一抹笑意在楚墨渊的黑眸之中漾开。

 

  林梦绾对他神秘一笑,“景王殿下,你若是帮我,我便送你一样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