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新词

摸着她的下面流了黏黏的液体,我等不及了就在这做吧

时间:2022-05-25人气:作者:

齐思淼心中一颤,对上林梦绾的视线,登时心中一阵慌乱。

 

  林梦绾怎么会想到这一点?

 

  她不是一直隐藏的很好吗?

 

  难道说,自己露出马脚了吗?!

 

  “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不知廉耻吗?思淼是陪我来的!”

 

  “李锦书那样的人,也就你看的上。”

 

  不等齐思淼辩解,李乐雅便已经怒叱出声。

 

  林梦绾一愣,好笑的看向齐思淼,果然是看到齐思淼脸颊通红,满眸尴尬。

 

  齐思淼心中梗的快要喘不上气来,脸颊更似是要烧起来。

 

  李乐雅的话是在帮她。

 

  可是,李乐雅说的每一个字,都似乎变成了巴掌,狠狠地打在了齐思淼的脸上。

 

  因为,齐思淼确实是喜欢李锦书。

 

  而且,今晚她就是因为担心李锦书,才会陪着李乐雅过来。

 

  甚至于她与李乐雅深交,忍受李乐雅的坏脾气,也是因为李锦书!

 

  齐思淼努力稳住心情,看着林梦绾道:“你不要顾左右而言其他!”

 

  “即便说你给李锦书下毒牵强,但你们打伤了李锦书,此事无法否认吧?”

 

  “嗯?谁打他了?”

 

  “你竟然不承认?!”

 

  齐思淼震惊的看着林梦绾。

 

  “我为什么要承认?”林梦绾上前一步,逼问道:“你有证据吗?”

 

  “小厮说……”

 

  “小厮?”

 

  林梦绾嗤笑一声,直接打断了齐思淼的话。

 

“翡翠,李锦书偷了林府十万两银票,对吗?”

 

  翡翠眼眸一亮,立刻道:“是!”

 

  林梦绾对着李乐雅伸出了手来,“拿来吧。十万两银子,李锦书偷的。若是不给,我们就去见官。”

 

  李乐雅气恼道:“你含血喷人!”

 

  “翡翠是你的丫鬟,当然帮着你说话!”

 

  “见官啊!见官我也不怕!没有人会相信翡翠的证词!”

 

  李乐雅气鼓鼓的瞪着林梦绾,脸涨得通红。

 

  林梦绾冷笑着收回手来,“你也知道翡翠的证词不会被采用?那你刚才跟我扯什么小厮的话?”

 

  她瞥了齐思淼一眼,“没有证据,就不要在这儿乱吠!”

 

  齐思淼顿时变了脸色,“乱吠?你骂我是狗?!”

 

  “我没说。”林梦绾莞尔一笑,“但是你上赶着承认,那我也没意见。”

 

  “林梦绾,是你给脸不要脸的!”齐思淼抓着李乐雅的胳膊,恼恨道:“乐雅,别跟她浪费时间了!”

 

  “嗯!”

 

  李乐雅重重的点头,扬声道:“来人,把林梦绾给我绑了送去衙门!我要好好的查查她!”

 

  “李小姐!”林尚书皱眉起身,“锦书贤侄中毒,本官也甚是忧心。但是,即便是官府抓人,也要有足够的证据。”

 

  “梦绾既然说此事与林府无关,本官便不能任由你们欺辱梦绾。”

 

  “若李小姐非要撕破脸皮,林府,也不是任由你撒野的地方!”

 

  “管家,送客!”

 

  林尚书冷眼看着李乐雅,他已经隐忍很久了。

 

  但是他刚开口,齐思淼便对着他福身行了一礼。

 

  “林大人,李丞相想要给林府留面子,不想把事情闹大,但是,是林府不配合,我们也只能公事公办了,还请林大人谅解。”

 

  “来之前,李丞相便已经与京兆尹打过招呼,这些人都是京兆衙门的人,不然林大人以为我们凭什么敢抓人?”

 

  林尚书脸色瞬变。

 

  她们竟然把京兆衙门的人都带来了吗?

 

  若真是如此,他确实是不好阻拦……

 

  李乐雅得意道:“给我把林梦绾绑了!”

 

  “谁敢动本王的女人?”

 

  清冷的声音入耳,林梦绾登时眼眸一亮,惊喜的转过了身去。

 只是夜幕之下,一道颀长的身影朝着前厅走来,正是当今的景王殿下楚墨渊!

 

  楚墨渊换了一身衣服,衣衫跟外袍,皆是浓重的墨色,几乎与黑夜融为一体。

 

  但他衣袍上那用金线绣城的祥云图案,为他增添了几分亮色跟华贵。

 

  长长的青丝被金冠束起,五官英挺,眉眼深邃。

 

  面色清冷,却贵气逼人。

 

  林梦绾痴痴地看着楚墨渊,心中悸动。

 

  这个男人,当真是帅气到让人移不开视线。

 

  难怪京中流传着一句话——一见景王,误终身。

 

  自己前世放着楚墨渊不要,只盯着李锦书,真的是瞎了!

 

  众人看到楚墨渊,脸色瞬变,立刻跪下行礼。

 

  楚墨渊没有言语,却大步走到林梦绾的身旁,直接将她扶了起来。

 

  林梦绾猝不及防,被这巨大的力道直接带入了楚墨渊的怀中。

 

  浓郁的沉香气息瞬间将她紧紧包裹,她的心又重重的跳了几下,紧接着涌出一股无法言说的欢喜跟安稳。

 

  他来了,就一定不会有事的。

 

  楚墨渊垂眸看着李乐雅,“你想把本王的王妃带到哪儿去?”

 

  李乐雅浑身发寒,大气都不敢出。

 

  她实在是想不到,楚墨渊竟然会出现在这儿。

 

  若是早知道,她打死都不敢来啊!

 

  林梦绾仰头看着楚墨渊,眼眸转了一圈。

 

  下一瞬,她柔若无骨的依偎在了楚墨渊的怀中。

 

  楚墨渊微愣,垂眸看向了怀中的林梦绾。

 

  只听林梦绾道:“景王殿下,她们说我给李锦书下了毒,要带我去见官。”

 

  “我好怕啊,景王殿下,你一定要给我做主啊嘤嘤嘤……”

 

  林梦绾声音柔婉,说话间,她努力的眨了眨眼睛,想要挤出些许泪珠。

 

  可那双晶亮如溪的眼眸之中,却透出掩饰不住的欢喜。

 

  李乐雅跟齐思淼听到这话,简直是要怄死。

 

  林梦绾哪里怕了?

 

  林梦绾明明一直在跟她们叫板,把她们气了个半死!

 

  现在,她竟然恶人先告状!

 

  楚墨渊的眸中划过一抹笑意。

 

  怀中的女子穿着一袭浅紫色裙装,发间只戴了一支碧玉簪。

 

  刚才行礼之时,她的裙摆好似花瓣一般绽开。

 

  如今依偎在自己怀中,更是身姿窈窕,犹如出水芙蓉,清新可人。

 

  她明明长着一副温婉的模样,做出来的事情,却离经叛道,嚣张跋扈。

 

  但是这份离经叛道,他突然觉得很喜欢。 

 

  “区区一个李锦书,即便死了,也无需你去见官。”

 

  狂妄的话语,让李乐雅跟齐思淼心中猛颤。

 

  楚墨渊垂眸看着跪在地上的二人,沉声道:“回去告诉李丞相,今日之事,只是小惩大诫,李锦书若再有不规矩之举,受罚的便不止是他一人。”

 

  “今晚之事,让李丞相亲自登门赔罪,否则……”

 

  楚墨渊没有再说下去,可这份“留白”,更是让齐思淼跟李乐雅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她们不可置信的看向楚墨渊。

 

  触及到楚墨渊冰冷的双眸,李乐雅更是浑身一颤,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景……景王殿下,您的意思是,李锦书中毒是因为……”

 

  李乐雅颤抖着说不出话来,心中却有一个让她不安的猜测。

 

  难道说李锦书的毒,是楚墨渊下的吗?

 

  “你也想试试?”

 

  楚墨渊面色清冷,不见半分喜怒。

 

  可他清冷的声音,却让人从心底里生出一股寒意。

 

  李乐雅登时脸色惨白,连连摇头。

 

  不要!

 

  她不想尝试!

 

  林梦绾意外的看着楚墨渊。

 

  这黑锅,楚墨渊竟是背了?

 

  霸气!

 

  果断!

 

  她喜欢!

 

  李锦书的毒确实是林梦绾下的,但是她笃定李府拿不出证据,所以面对李乐雅的叫嚣,她完全不怕。

 

  可是如今楚墨渊出头,林梦绾更是欢喜。

 

  “嗯,那就滚吧。”

 

  清冷的话语,毫不客气。

 

  李乐雅跟齐思淼脸色一白,却都不敢说出半个“不”字。

 

  二人慌忙的行了一礼,狼狈的离开。

 

  “景王殿下,你真棒。”

 

  林梦绾毫不吝啬的夸赞出声,一瞬不瞬的看着楚墨渊,黑葡萄一般的眼眸璀璨如星。

 

  楚墨渊看着林梦绾的反应,眸中划过一抹宠溺。

 

  林梦绾低声道:“我祖母跟父亲还跪着呢。”

 

  “都平身吧。”

 

  “谢景王殿下!”

 

  林老夫人跟林尚书谢恩起身,看着林梦绾依偎在楚墨渊的怀中,林尚书惊诧万分。

 

  林老夫人早就见过这样的画面,如今倒是不过分意外。

 

  林梦绾道:“景王殿下,你怀里的东西,是送我的吗?”

 

  “梦绾,不得无礼!”

 

  林尚书一愣,立刻训斥出声。

 

  他对着楚墨渊拱手行礼,“景王殿下恕罪,梦绾被臣惯坏了……”

 

  只是,他话音刚落,楚墨渊却从怀中拿出了一个锦盒。

 

  笑意在林梦绾的眼眸之中无声漾开,好似春风拂过,满山鲜花悄然绽放。

 

  楚墨渊的胸口鼓鼓的,林梦绾一进门就看到了。

 

  前世,楚墨渊就爱在衣襟之中放东西,如今自然也是如此。

 

  林尚书跟林老夫人愣在原地。

 

  楚墨渊还真有礼物送给林梦绾?

 

  只见楚墨渊把锦盒打开,一枚硕大的红宝石戒指,在烛火之下光彩夺目。

 

  林梦绾惊喜的瞪大了眼睛。

 

  她见惯了奇珍异宝,自然能看得出,这一枚红宝石戒指是难得的珍品。

 

  “给你添嫁妆。”

 

  林老夫人:!!!

 

  林尚书:!!!!

 

  “多谢景王殿下!”

 

  林梦绾欢喜的应声,期待的看着楚墨渊道:“景王殿下,你亲自帮我戴上好吗?”

 

  楚墨渊微微一愣,眼眸之中漾开一抹柔情,对着林梦绾点了点头。

 

  林梦绾大大方方的朝着楚墨渊伸出了手来,楚墨渊伸出左手握住林梦绾的小手,右手拿着戒指,想要给林梦绾戴上。

 

  可是,看着林梦绾的手背,楚墨渊的动作顿住,眉头登时皱了起来。

 

  “怎么回事?”

 

  林梦绾的手背上,一片红肿,还有一道血痕极为清晰。

 

  血痕上已经涂了药,伤口的血液也已经干涸。

 

  但也能看的出,是新伤!

 

  难道说,是刚才李乐雅动手,伤到了林梦绾?

 

  楚墨渊的眸中瞬间一片冰寒,迸发出强烈的怒意。

 

  他沉声道:“玄一,把李乐雅带去监察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