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新词

换个姿势我们再来:在公司加班老板要了我

时间:2022-05-25人气:作者:

“别!不是她!”

 

  饶是林梦绾不喜欢李乐雅,但李乐雅毕竟是相府嫡女。

 

  若是楚墨渊直接把人带去监察司,必然惹出麻烦。

 

  林梦绾解释道:“是我不小心打翻了茶杯蹭了一下,与李小姐无关。”

 

  “我没事的,你不要担心。”

 

  她想要把手从楚墨渊的手里抽出来,却发现楚墨渊加了几分力道,让她动弹不得。

 

  林尚书闻言心中一紧,下意识看着林梦绾的手背,顿时想到自己先前摔的那杯茶。

 

  难道说,林梦绾是那个时候受的伤?

 

  林尚书想要求证,求又不敢再楚墨渊的面前贸然开口。

 

  “玄一,金疮药。”

 

  楚墨渊沉声开口,玄一应声,立刻将一个瓷瓶双手奉上。

 

  手背上传来些许清凉的感觉,林梦绾一瞬不瞬的看着身旁的男人。

 

  他那指节分明的手指蘸取了药膏,在她的手背上轻轻的涂抹。

 

  面色清冷,却满眸柔情。

 

  林梦绾眼眶一热,险些哭出来。

 

  他一直都是对自己好的,可前世,自己却浑然不知……

 

  林梦绾忍不住想,自己前世究竟错过了多少。

 

  心思流转之中,林梦绾觉得手指一凉。

 

  她立刻回神,只见楚墨渊沉着脸,把戒指戴在了林梦绾左手的无名指上。

 

  红色的宝石鲜艳如血,几乎有鹌鹑蛋那么大。

 

  戴在手上沉甸甸的,却衬的林梦绾的小手越发白皙。

 

  而看到林梦绾手腕上那一对晶莹剔透的镯子,楚墨渊那满是冰霜的眼眸之中,终于有了些许暖色。

 

  她还戴着呢。

 

  如此看来,今日去珍宝斋,倒不是完全的不愉快。

 

  “药膏你留着,可以祛疤。”

 

  “嗯!”

 

  林梦绾立刻点头,蒙着水雾的眼眸之中倒映出红宝石的绚烂色彩,满是喜色。

 

  她用力把自己的手从楚墨渊的手中抽了出来。

 

  楚墨渊微微蹙眉,未曾开口,便看到林梦绾欢喜的凑到了林老夫人跟林尚书的面前。

 

  “祖母,爹爹,你们看!”

 

  “这是景王殿下送我的嫁妆,好漂亮!”

 

  林梦绾笑容满面,献宝一般的抬手展示着自己手上的戒指。

 

  “祖母,这红宝石好漂亮,也好喜庆,我成婚那日一定要戴着!”

 

  楚墨渊眉眼舒展,甚是欢喜。

 

  林老夫人心中欣慰,笑道:“还不快向景王殿下道谢,没规矩的丫头。”

 

  红宝石光彩夺目,可林尚书的视线却被林梦绾手背的血痕完全吸引。

 

  他的心中五味杂陈,“梦绾……”

 

  “爹爹,景王殿下给了我这么好的嫁妆,您可得也给我准备点儿好东西,莫要让景王殿下比下去了。”

 

  林梦绾对着林尚书眨了眨眼睛,打断了他的话。

 

  她满脸笑容,俏皮可爱。

 

  前世的她,受伤的那一刻就会哭闹。

 

  可是重活一世,林梦绾已经成熟。

 

  林梦绾知道,父亲不是不关心她,只是不善于表达,而且为人过于正直。

 

  她被李姨娘捧杀过了头,作为女儿,她嚣张跋扈,任性妄为,从不听父亲的教诲,自然也不会得到父亲的信任。

 

  所以今生,林梦绾要慢慢来。

 

  她不会再因为这种小事闹脾气,更是会慢慢让父亲知道,自己是个值得相信的人,让李姨娘再也没有机会挑拨离间!

 

  林尚书听着林梦绾的话心中一暖,立刻点头。

 

  “这是自然。”

 

  他朝着楚墨渊拱手行礼,激动万分。

 

  “多谢景王殿下。”

 

  楚墨渊亲自给林梦绾添嫁妆,这可是天大的荣耀。

 

  看来林梦绾逃婚一事,楚墨渊是真的不计较了。

 

  楚墨渊淡淡的颔首,起身道:“夜深了,本王回去了。”

 

  “景王殿下!”

 

  林梦绾轻唤出声,楚墨渊顿时驻足转头。

 

  只见身后的女子笑的眉眼弯弯,正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

 

  手上的红宝石,更是光彩夺目。

 

  林梦绾小跑两步上前,靠在楚墨渊的耳畔低声道:“你送的礼物我很喜欢,我也要再送你一份大礼。”

 

  大礼?

 

  楚墨渊期待的看向林梦绾,后者却将纤细白皙的手指放在唇边,低声道:“先保密。”

 

  她屈膝行礼,“恭送景王殿下!”

 

  楚墨渊一愣。

 

  他的好心情都被勾了起来,可看林梦绾的神情,显然是故意要吊着他。

 

  楚墨渊颇有些无奈,眸中却不经意间流露出一抹宠溺。

 

  他对着众人颔首示意,转身离开。

 

  “梦绾,你刚才对景王殿下说了什么?”

 

  林老夫人好奇的上前,刚才楚墨渊眸中的宠溺之色,她可是看的分明。

 

  林梦绾莞尔一笑,“我说,要送给他一份大礼。”

 

  “父亲,祖母,我先回去了,你们也早点儿休息。”

 

  林梦绾笑眯眯的开口,不等二人回应,便拎着裙摆跑了出去。

 

  她明日得出府,今晚更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她得赶紧回去才行。

 

  夜色深沉,晨曦园之中仍旧灯火通明。

 

  草药气息弥漫之中,林梦绾终于长舒了一口气,抬起了头来。

 

  “翡翠,把丹药收好。”

 

  她吩咐了一声,活动着自己僵硬的肩膀去了寝室。

 

  深夜,佛堂。

 

  摇曳的烛火映照着庄严慈祥的佛像,而佛像之前的林贝瑶却瘫坐在蒲团上,香肩半露。

 

  她脸色苍白,身体抑制不住的颤抖,白皙的肌肤上已经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

 

  李姨娘心疼的看着她,“可以了,可以了……瑶儿,快把衣服穿好吧……”

 

  说话间,李姨娘忍不住上前,手忙脚乱的将林贝瑶的衣衫系好。

 

  手下的肌肤,一片冰冷。

 

  “阿嚏!”

 

  林贝瑶猛地打了一个喷嚏,脑袋昏昏沉沉,却用力的推开了李姨娘。

 

  “若不对自己狠下心,断然骗不过祖母。娘亲……难不成你想一直被关在这里吗?”

 

  林贝瑶拧眉看着李姨娘,哆嗦着扯开自己的衣襟。

 

  冰冷的空气袭来,她猛地一颤,连呼吸都不顺畅了。

 

  都怪林梦绾那个贱人!

 

  林贝瑶狠狠地咬牙,眸中燃着熊熊怒火。

 

  李姨娘急得快要哭出来。

 

  “我自然知道,可是你若是冻坏了身子可如何是好啊?我们再想想别的办法……瑶儿!”

 

  话还没说完,李姨娘便看到面前的人倒了下去。

 

  “瑶儿!瑶儿你醒一醒!”

 

  “来人!快来人啊,瑶儿晕倒了……”

红烛暖帐,迭香萦然。

巨大的铜镜对着床榻,女子跪在床上垂着头三千秀发遮住脸颊,她抓着被角紧咬着嘴唇隐忍不发。

墨释风钳制着她的下颌强迫她看向铜镜,声音低沉魅惑“喜欢吗?”

墨盈死死扣着床沿,不出声。

“说,喜欢吗?这可是我专门为你打造的巨镜,好让你看清自己有多下践。”

巨大的屈辱涌上心头,墨盈努力不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委屈:“我错了。”

墨家乃是京城望族,为大官者,巨贾者,名流者数不胜数。

而墨家嫡长子墨释风文武全才,年双二十就已官至丞相。且墨丞相俊美有容,但周身萦绕着清冷气质是京城多少女子的梦中情.人。

一年前墨丞相与太尉之女柳萱儿定亲,文定之日宾客盈门,安国风俗开放,故柳萱儿与墨释风成双作对酬谢宾客,一时间羡煞旁人。

墨盈是墨家夫人捡来的弃婴,自小和墨释风一起长大,她很喜欢墨释风,但她知道哥哥应该跟更厉害,更有才华能力的女子在一起,墨盈将自己的小小心思藏在心底。

直到那天哥哥跟未婚妻柳萱儿订亲那日,她与其她京城千金一起行酒令,喝的烂醉如泥。

第二天却发现自己迷迷糊糊之间竟然跟她哥哥墨释风有了夫妻之实,这件事情还正好被柳萱儿撞破。

再之后柳萱儿不忍被人耻笑,绝望的离开京城,而她哥哥墨释风也因此讨厌她,把她变成了自己的消遣工具。

“错,你怎么会错呢?”墨释风用力冲击着她,换来墨盈的尖叫。

“当初你专门挑了个‘好日子’爬上我的床,害的萱儿被人耻笑,逼得她离开京城。你该开心才是呀。”

墨释风不禁加快了速度,墨盈疲软地埋在被子上,眼睛紧闭,她喃喃道:“那你爱她吗。”

墨释风突然停了下来:“闭嘴,你没有资格提起她。”

墨释风眯着眼睛。

她明明知道这是他的死忌却故意激怒他,看来是得好好惩罚惩罚了。

娇弱的声音似猫儿咪嗷叫了一夜,每次墨释风要她都会带她来庄子上,如果她不愿意,他就会在丞相府狠狠占有她的让她生不如死。

她忍不住打了个寒战,“求……求你放过我。”

墨释风丹凤眼眯着,薄唇落在她的颈脖处。

“不,不要。”

“哧,怎么,这就累了?”

墨释风像扔抹布一样把她扔到地上,慢条斯理地穿着衣服。

“三天后柳萱儿要回京,你给我安分点别再捅出什么篓子,不然……”

墨释风钳着她的下颌迫使墨盈和他对视,残忍的吐出一句话。

“城南的乞丐窝可是好久没女人了。”

消失一年的柳萱儿回京了。

墨释风带着人直接将柳萱儿接回府中作客。

墨家主母本就看好柳萱儿,偏偏一年前的闹剧,搞得这桩婚事黄了。

于是拉着柳萱儿在庭院中寒暄客套,并且找来墨盈给柳萱儿赔罪。

“小蹄子,还不给柳小姐跪下!”

墨盈知道自己逃不过去,咬着唇跪在院子中。

“萱儿,当年的事情是我们墨家对不住你,都是这个死丫头,竟然敢爬床,若是你真的在意,我立马把这丫头送到别处,再也让你看不见她。”

墨老夫人装作大度的说道。

“这如何使得,其实这一年我也看开了,墨小姐本来就跟释风没有血缘,若是释风真的喜欢,收到房中做个妾室也罢了。”

柳萱儿比起一年前的愤怒,现在态度大转弯,墨盈下意识看向一旁没说话的墨释风。

只见后者宠溺的挽着柳萱儿,声音却冰冷无比。

“收个妾室,她也配?只要萱儿你愿意留在我身边,其他人我都不在意。”

一语双关,柳萱儿笑的娇羞却不达眼底,墨老夫人笑着和身边的丫鬟笑作一团。

墨盈身体一僵,弓着腰身体颤抖着,努力的控制着自己。

“都是我的错,我早就该消失在你们面前了。”

说完就脚步匆忙的离开了。

“盈盈怎么了?是不是我说的话太重了,我跟上去瞧瞧。”

柳萱儿面露担忧跟了上去。

后花园中,墨盈在假山边停下来,她呆呆望着池中的鱼,脑海中全是刚才她哥哥跟柳萱儿的亲昵。

原来她还是会心痛。

她还是放不下。

“怎么这么快离席,莫不是姐姐让你不舒服了?”

“不过姐姐实在想不明白,你什么人的床都敢爬,还有什么能让你不舒服呢,盈盈妹妹你说是吧?”

墨盈的脸色苍白,她将自己的手往袖中拢了拢,不想让柳萱儿看看她在发抖。

“我没有……没有爬床,我是被人陷害的!”

“啪”话音刚落,柳萱儿已经抬手给了她一巴掌。

“你没有?本以为你会悔改,看来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天真啊。。”

墨盈捂着脸,被扇的耳朵嗡嗡作响。

柳萱儿突然抓住了墨盈的手,高声说道。

“盈盈,我这次回来并不是想跟你抢释风的,我只是想最后看他一眼罢了。”

“不要……”

柳萱儿忽然往身后倒去,墨盈吓得立刻伸手一拉,也被代入湖中。

一切落在墨释风眼里,就成了蓄意谋杀。

寒九腊月天气冷的出奇。

墨盈眼看着水没入自己的头顶,只能疯狂的伸手抓着。

而墨释风不顾一切跳进荷花池,眼中只有柳萱儿。

他果然,不在意自己的死活么。

赶来的下人将她从水中捞了起来。

岸边的柳萱儿浑身是水,瑟瑟发抖的蜷缩在墨释风的怀里。

“我不知道盈盈为什么要推我下荷花池,我没有想过跟她抢你的。”

墨释风一脸疼惜的将她搂在怀中。

他忍着暴怒,咬牙质问道。

“怎么回事?你想要害死萱儿?”

“是她自己掉下去的,跟我没有关系。”

墨释风冷笑一声。

“既然你死不悔改,也不必救你,把她给我推下去。什么时候她认错了,再让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