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新词

小东西我们两个一起c好不好,大叔我要 山房春事

时间:2022-05-25人气:作者:

墨释风渡步进屋。

见她不咸不淡的样子,莫名窜上一股闷气。

“这件事情,我会压下来,但以后萱儿就是你嫂子了,你再对她做任何事情,我便无法保你。”

墨盈心中苦笑,应声答应。

见她难得服软,墨释风语气也温柔了一些。

正想替她搽药。

结果这时太尉府派人前来请墨释风去府上一聚商谈两家婚事。

墨释风知道肯定是御史那里有大动静,不得不马上离开。

“你好好养伤,以后没有我的命令,不可离开这屋子。”

这是将她变相的囚禁了么?就是因为柳萱儿。

墨盈想等她好了后,她就去墨家在边陲小镇的书院作典籍司,掌管文集书楼,对她而言再适合不过。

而京城的这一场浮华如梦,就让它彻底结束吧。

墨盈正想到动情处,耳旁突然传来一道男声。

“在想什么呢,呆呆地望着窗子外面。”

墨盈迷茫地抬起头,裹着药布的眼睛却什么也看不到。

墨盈支撑着身子想要起来,平诚忙拿起枕头给她垫在腰下,

轻声细语道,“小心些”

墨盈笑笑,“是平大哥?我没那么娇贵的。”

“我给你带了从西域进贡开的碧玉冰葡萄,来尝尝味道如何。”

平诚贴心地替她洗好葡萄喂她,手法娴熟。

平诚是科举制下出生的官员,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从前他母亲经常卧病在床,都是由他亲自这样照顾。

“平大哥,还是我自己来吧。这样被别人看见了不太好。”

墨盈伸出手在空中乱抓,她容颜不太好,平诚心底有些作痛。

他喜欢她,但他只是一个没钱没势的穷书生一个,既是是皇上钦定的状元郎,但他在朝廷中始终没有站稳脚跟。

现在盈盈的眼睛毁了,有缺陷,他才好对她好,把自己的心迹表露出来。

“盈盈,刚刚我在门外都听见了,墨释风这么对你,你为什么还不肯离开呢?”

关于一年前的时候,当时身为门徒的平诚也有所耳闻,本以为这是传言,但现在看来怕是不假。

“盈盈,墨释风不珍惜你,但我可以,只要你愿意接受我,我会加倍对你好的。”

墨盈压根没有想到往日沉默寡言的平诚竟然对她表白。

正想开口。

岂料墨释风毫无征兆的折返回来,看到平诚和墨盈有说有笑,还靠的那么近,不由得一股怒气涌上心头。

“怎么?堂堂状元郎出入女儿家的闺房,是觉得我丞相府无人吗?”

听到墨释风的声音,墨盈身体一顿,下意识解释道。

“哥哥,你误会了,平大哥只是来探病而已。”

探病?

墨释风冷笑瞥她,墨盈感受到他的目光,将脑袋转向别处。

墨释风被激怒,他冷冷道。

“识趣点的,马上给我滚!”

墨释风本来就长的冷峻,沉下脸来更是气场强大。

平诚不想跟他硬碰硬,起身歉意的笑,“盈盈,那我以后再来看你。”

平诚走后,墨盈将身子往床内挪了挪,一切被墨释风看在眼里,他坐在床边,语气平静。

“你喜欢平诚?”

墨盈却摇了摇头,语气出奇的平淡。

“喜欢谁跟哥哥有什么关系呢?你不是厌恶我么?我已经想明白了。我现在都已经二九年华,也不小了。我想去墨家边陲小镇的书院作典籍司,反正我的眼睛到时候也可以恢复,没什么大碍。”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帮你的情夫打探我们墨家的内部消息吗?

墨释风冷漠地抬起她的脸颊,“你是我的女人,我没把你扔掉,你就永远只能是我的。”

墨盈不知哪来的勇气,她用力推开墨释风钳制她的手,

“哥,萱儿姐已经回来了。我知道你对一年前的事始终心中有芥蒂,事情已经发生,无法弥补,但是她现在回来,我不想再成为夹在你们俩中间的硌人石,哥,放我走吧。”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想跟你的状元郎在一起!”

墨释风唇角讥讽。

“没想到你不仅放荡,还是个饥渴的女人。我才几天没碰你,就忍不住勾上别的男人。”

墨释风突然凑近,炽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脸上,痒痒的。

“别当哥哥是瞎子,一个男人对女人的小心思,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

墨盈摇着头,“不是的,我配不上他,我们不可能。”

说着,她缩了缩脖子,她,在怕。

墨释风烦躁地从床边起来,若不是见她眼睛还裹着药,他刚才恐怕会真的忍不住要了她。

“待会儿有个来接你去庄子,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说完,拂袖而去。

听着他渐行渐远的脚步声,墨盈送了口气,无力地滑倒在床上。

隔日,她被仆人接到庄子,却没有想到平诚早就等在府外。

他带着一顶白色纱烟斗笠,白纱上是印染的山水墨画风景,戴在头上很是秀美。

“盈盈,那日我的心意你已经知道了,我今日来自想问,你愿意做我的妻子吗?”

墨盈叹了口气,摇头,“平大哥,你是堂堂状元郎,多少千金的梦中情郎。盈盈,配不上你。”

“不,可我心里只有你。”平诚急忙宣誓。

墨盈还要拒绝,岂料正好撞到墨释风离府。

墨盈手心浸出了汗,刚才的话应该被他听见了。

墨释风周身的气息仿佛要将人冻死。。

“状元郎说话都这么直白吗,本相奉劝你一句,本相的妹妹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嫁的。”

墨释风说完攥着墨盈的手就朝外迈,墨盈被他拖着差点摔倒,进马车时更是将她直接扔了进去。

“去庄子。”

刚上马车,他就将她禁锢在怀里,狠狠揉搓着她的柔软

“你以为平诚真的喜欢你?”

“他只不过看上了你墨家大小姐的身份而已。”

“明天只需本相将他推入御史党羽,你觉得他还会来找你?”

墨家与御史家不和,众人皆知。

墨盈嘴唇微启,表情有一瞬间的凝固。原来平诚大哥这么多年对她好,都是因为她墨家大小姐的身份。

心底泛起苦水,墨盈下意识地咬紧下唇。

可这幅模样,落在墨释风眼里,却是墨盈对平诚的不舍。

他内心有一股疯狂在肆虐,紧紧捏住她的柔软。

“心疼,舍不得了?”

墨盈疼的惊呼,“哥,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以后会离你和柳萱儿远远的,求你了。”

墨释风看着这张楚楚可怜的脸,他有些烦躁。

他松开她,整理好自己的衣裳。

“没我的允许,你永远都不准离开。”

墨盈一个人到了庄子。

后院梧桐叶落了满地,踩上去脆脆的。

墨盈躺在下人搬来的摇椅上晒太阳,深秋的阳光难得,她摸着自己的腹部,那里面是她跟哥哥的孩儿。

“你倒是挺清闲的?想来日子过的不错。”

墨盈听到熟悉的声音后条件反射地坐直身子,下意识的遮住腹部。

“柳萱儿?”

这一幕被柳萱儿看在眼里,心中瞬间明白了什么。

“难怪墨释风把你送到庄子来,原来是怀上了孽种!

墨盈紧紧扣着泥土,陷进了她的指甲。

“柳萱儿,你到底想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帮墨释风打掉这个孽种!”

墨盈看不见柳萱儿对她出手的位置,只能蜷缩着护好自己的脑袋。

“践人,践人!”

正好墨老夫人来了,柳萱儿慌乱的收了手。

老夫人焦急地走过来“到底发生什么事情?”

柳萱儿一头扑进墨老夫人的怀中,委屈的大哭,“伯母,我不活了,不活了,她太欺负人了。”

凉意从四肢开始蔓延,墨盈几乎要晕过去,她连忙听着声音,狼狈地爬过去拽住柳萱儿的裙摆。

墨老夫人一头雾水,很是奇怪,忙问,“怎么了,快说”。

柳萱儿趴在墨老夫人耳旁低声说了几句。

轰,墨老夫人犹如晴天霹雳。

要不是她身旁的丫鬟扶着她,恐怕已经摔倒在地上。

“她怀了释风的孩子?”

柳萱儿冷笑,“伯母这事,您必须为我做主,墨盈未出阁就怀了释风的孩子,传出去墨家岂不是招人耻笑?”

墨盈强装镇定,身体却抖如筛糠。

下人们面面相觑,都低着头不敢说话。

墨老夫人的脸色越来越差,最后气的全身都抖了起来。

她一脚踹开扯着衣摆的墨盈,激动的扯着她的头发将她拽起,重重扇了她一巴掌。

“你,你个骨子里的践东西,你不配生活在墨家,你给我滚!”

柳萱儿看着像条狗一样,蜷成一团的墨盈,痛快的不行。

面子上却假惺惺地劝阻墨老夫人道:“伯母,为这种人气坏身子不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