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新词

肚子里面满满的都是JY日记||公和我在野外做好爽爱爱小说

时间:2022-05-25人气:作者:

墨盈哭的眼睛再次浸出血,身上每处肌肤都在叫嚣着疼痛。可是却疼不过她的心,她匍匐在地上,脑袋一片空白,这样可笑的一生,她也算完了。

被关在庄子上储存蔬菜的地窖里,整整一日,没有任何人给她送过一口气,或是一粒米。她虚弱地靠在墙上,衣裳被撕扯的破破烂烂,露出一大片,一大片青紫的肌肤。

她本来想悄悄地离开京城,可没想到还是东窗事发,就像墨老夫人说得那样,墨家的脸被她丢尽了。

而庄园内,墨老夫人只觉得万分愧疚柳萱儿。

“好孩子,你别伤心,这件事伯母一定会给你做主。”

柳萱儿挂着几滴泪,拉着墨老夫人的手假惺惺地说道:“伯母,盈盈这个样子做算是毁了她自己。”

“算萱儿多嘴,为今之计是要将盈盈早些嫁出去才好。”

墨老夫人叹息,“这种不干净的人谁又愿意收?”

“如果盈盈不嫌弃,我有一位商人表弟,虽不是名流之家,但也富足。不知伯母意下如何。”

“现在只要有人娶她便再好不过,哪里还敢还敢挑捡。”

“只是释风那儿我怕,不如咱们这样……”

柳萱儿趴在墨老夫人耳旁一阵咬耳朵,

“只有这样,咱们也好让释风死心。”

墨老夫人皱着眉头,最终点头同意。

墨释风因黄河水灾调离京城了半月,他回来后先去了墨家洗澡更衣,问墨盈眼睛如何。

墨老夫人极为冷淡,“她闹着要去找平诚,闹得人尽皆知,我只能将她关起来。”

墨释风手上动作一顿,一股怒气从心底噌噌直冒。

而关在地窖的墨盈已经虚弱的不成样子,地窖门被掀开,一股暖意涌进来,墨盈下意识瑟缩。

“盈盈,是我。”

“平大哥?”

“盈盈,我来带你走了。”

平诚看着狼狈的她,就像一只流浪许久的猫儿。心下一紧,紧紧的抱住了她。。

“盈盈,别怪我。”

平诚抱着她并不是带她离开,反而伸手解开了她的衣带。

墨盈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就被平诚压倒在地上。

吻铺天盖地地落在她脖子上,墨盈吓得想叫却哑着嗓子叫不出来,只能拼了命地推开他,奈何没有力气,看起来更是在抚摸着他。

“你们在干什么?”突如其来的暴怒声,像是要把人吃掉。

墨释风扯过平诚怀中的墨盈,一脚将平诚踹翻在地,松开手,冷冷地看着,亏他不分昼夜的赶路想回来看她的眼睛如何,没想到却是这样的结果。

“丞相,我们是真心相爱的,让我们在一起吧。”

“闭嘴”

墨释风冷冷地看着墨盈,眼中满满是失望,“你就这么想要男人吗,这么想要他?”被背叛的感觉冲击着他的内心。

“只要我活着一日,你就休想逃出我的掌控。”

墨盈自嘲一笑,都这种时候了,他为什么还不肯放过她呢?

原本身子就弱的墨盈,在墨释风动作的驱使下,只感觉骨头快要散架了,但墨盈依旧咬着牙关,一声不吭。

“丞相,这件事是我的错,但我是真的爱盈盈,求你把盈盈许配给我!”

平诚低声下气的祈求墨释风。

而墨释风的目光自始至终都是落在墨盈身上的,眼里暗含复杂。

“丞相……”

平诚还有在求墨释风,却被墨释风开口嘲讽,

“不过是小小的状元郎,怎么配得上墨我家大小姐?”

平诚跪在地上,脸色发白,墨释风说的并没有错,但他有信心,他一定可以给墨盈幸福,之前不会让她向现在这样,整天以泪洗面。

见祈求没用,平诚也不再忍耐,冲着墨释风呕吼,

“墨释风,我虽然没有你权力大,但我能尽全力给她幸福。”

听罢,墨释风冷笑,在他这里,平诚的话显然是个笑话,而且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墨释风抓住墨盈的手腕,拖着她朝屋内走去。

平诚从地上爬了起来,猩红的双眼,紧握的双拳,一副要跟墨释风同归于尽的模样,今日,无论如何他都要带墨盈走,决不能让她心爱的女人继续呆在这个魔鬼手上!

“墨释风你给我放开他!”

随后,平诚朝墨释风扑了过去,但墨释风身手敏捷一下子就躲了过去。

平诚摔在了地上,脸颊有些许的擦伤。

平诚在墨释风眼里,无非是一只小小的蚂蚁,只要他想,动动手指头,就可以轻松的捏死他。

所以他根本没有吧平诚放在眼里。

“来人,状元郎擅闯庄子,送进衙门,即日问斩!”

墨释风看向平诚,语气冰冷,眼底没有一丝温度。

话音刚落,两个侍卫进来,压着平诚就走,而平诚乃是一介书生,尽管有胆量,却没有武力,只能任人宰割。

墨盈慌了,她不希望平诚因为她出任何事。

“哥,我求你放了他吧。”

墨盈眼睛上的绷带渗着鲜血,手死死地拽着墨释风的衣袖,一样能博取墨释风那一丝的同情。

“你就那么护着他?”

听了墨盈的话,墨释风心里堵得慌,总感觉莫名的烦躁。

墨盈微微张嘴,想要解释,但墨释风早已被愤怒冲昏了头脑。

“愣着干什么?还不拖下去!”

侍卫见墨释风发火了,也不在敢耽搁,压着平诚就走,平诚挣扎着怒吼:

“放开我!墨释风和柳萱儿情深意切!干嘛还有囚禁盈盈,你要是不爱盈盈,就让我带她走!”

这话不但没有惹得墨释风的同情,反而让他更加愤怒,周身空气一下子就凝固了,俩侍卫感觉到了从墨释风身上散发的威压。

墨盈见此,害怕墨释风真的对平诚做什么,情急之下她跪在墨释风面前,苦苦哀求:

“哥,算我求你了,放了平大哥吧,我以后绝对不会在和他有任何联系的!”

“盈盈!你别求他,他就是个畜牲!”

平诚怒吼着,他心爱得女人就在面前替他求情,而他却什么都做不了,这无疑是一种耻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