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新词

公交车上拨开少妇内裤进入,带仙女棒去上学的感受

时间:2022-05-25人气:作者:

“好一个郎情妾意啊。”

墨释风的忍耐是有限的,墨盈知道如果在这么下去,平诚必死无疑。

“哥……”

墨盈话还没说完,就被墨释风打断了,

“闭嘴!”

墨盈低头咬着牙,身体颤抖着,显然是害怕墨释风。

墨释风看了一眼平诚,扛起墨盈就朝屋内走,平诚只能眼睁睁看着,无力的骂喊,却终究无能为力。

进了房间,墨释风顺手把门关上,墨盈被狠狠的摔在床上,原本身子就弱的她,一时间疼得直冒冷汗,她却咬着牙一声不吭。

还没反应过来,墨释风就欺身而上,压在了墨盈身上,一只手顺着墨盈的肩膀往下滑,另一只缓缓解开了她的衣服,很快墨盈白嫩的肌肤就暴露在空气中。

墨释风的喉结翻滚,墨盈的身体对于他来说,就如同毒药,一碰就让他上瘾。

埋在墨盈脖颈的墨释风,贪婪的吸允着墨盈身上那香甜的气味,渐渐的尽有些克制不住自己了。

刚小产的墨盈是不能行房事的,但墨释风动作迅猛,她知道,她是拦不住他的。

原本因紧张而僵硬的四肢,无力的放了下来,她已经没有力气反抗了。

“啧,真脏!”

墨释风见她不反抗,自然也就失去了兴趣,甩袖离开。

衣衫不整的墨盈蜷缩在床上,纱布不断的渗血,因为眼泪的缘故,她能清晰的感觉到眼睛周围传来的疼痛,但她也只能默默承受。

墨盈感觉到了疲惫,纵使心里还有墨释风,但她也没有力气继续在他身边带下去了。

不知不觉中,墨盈睡了过去,等她醒了时却发现,好似已经不在屋里了。

她伸手向四处探索,回应她的只有冰冷的墙壁。

干裂的嘴唇微微张开,却因嗓子记得疼痛无法发出声音。

尝试了几次,墨盈只好放弃,她不知道她现在在哪儿,但她有预感,这绝对不是什么好地方。

“吱呀——”

陈旧的木门被推开了,柳萱儿踏着莲步缓缓走了进来,看着地上狼狈不堪的墨盈,眼里满是得意。

“谁!”

听见有人进来,缩在墙角的墨盈缩在警惕起来。

光听脚步,墨盈就知道不止一个人。

“好妹妹,你过得可真够惨的啊。”

柳萱儿悠哉地走到墨盈身边,俯下身子轻轻地抚摸她的脸颊,“啧啧,这么好一张脸被毁了,还真是可惜啊。”

言语之间都透露这柳萱儿的得意。

“你来干什么?”

知道一切的墨盈见了柳萱儿就克制不住想杀了她的心,但人多势众,就算动手,最后失败的也还会是她,所以墨盈忍住了。

“老夫人听说你身子弱,特意命人去求了补身子的汤药,吩咐我给你送过来。”

柳萱儿挥手,示意一旁的侍女走来。

墨盈一听便知道柳萱儿此次来的目的定然不简单。

墨盈想往后推,却发现她已经无路可逃了。

“妹妹别担心,我怎么会害你。”

柳萱儿将“汤药”放在墨盈的唇边,墨盈紧紧闭着嘴,刺鼻的的中药味扑面而来,她向来是怕苦的。

这“汤药”也并非什么补身子的,而是一种让人失去生育能力的药。

柳萱儿就是害怕墨盈从她身边抢走墨释风。

见墨盈不愿意喝下去,柳萱儿也不急,“你们俩,去把她按着。”

侍女领命,一人按住墨盈一只肩膀,使得墨盈没有办法移动。

“放开我!”

墨盈想要挣扎,奈何身子虚弱,再加上看不见,如今的她,就如同待宰的羔羊。

柳萱儿捏住墨盈的下巴,强迫她张开嘴,随后将“汤药”悉数给墨盈灌了下去,确定墨盈全都喝下去后,她才松手。

待柳萱儿灌药后,两个侍女懂眼色,立马走了出去,并且把门关好。

墨盈没了侍女的支撑,顺势倒在了地上了,毫无生气。

没有外人在,柳萱儿原形毕露,她一脚踹在了墨盈的肚子上,“贱人,我已经怀孕了,是释风的,至于你小产的这件事,他一点也不在乎。”

原来是他们已经有了属于他们的孩子……可她肚子里的也是他墨释风的孩子,为什么对她就如此的狠心……

肚子传来的疼痛丝毫不及心疼得一半。

墨盈捂着肚子蜷缩在柳萱儿面前,她已经没有力气和柳萱儿争了。

对于墨释风,墨盈不敢再爱了,她也是时候该放弃了。

柳萱儿冷哼一声,“你就在这儿等死吧。”

夜,刺骨的冷风从透风的墙壁吹进来,墨盈的青丝隐隐有些结冰的迹象,但唯有这冷风,能让她保持那最后一点点的理智。

如果在不做些什么,她一定会冻死在这里,但墨盈却犹豫了,她不知道自己活下去还有什么意义。

“哥哥……救我……”

墨盈在昏迷之前,毫无意识的喊出了墨释风的名字。

昏迷中的她,隐隐约约感觉到些许的温暖,但因为眼皮的沉重,始终睁不开眼。

墨释风看着怀里的可人儿心里满是疼惜,她怎么如此不顾自己的身子,为了逃离他,竟然甘愿在柴房呆着。

原来真相并非柳萱儿口中所说,是柳萱儿让人把墨盈带到柴房的,而墨释风并不知情。

在墨盈昏迷的时候,墨释风终于对她有了些许的温柔,看着她身上的伤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

双目暂时失明的墨盈怎么可能精确得找到柴房的位置,显然是有人把她带过去的。

“哥哥……”

墨盈小声的喃喃自语,梦里她梦见了哥哥和柳萱儿成亲后又亲手杀了她,眼泪顺着脸颊流下。

墨释风心随着她的眼泪而揪了起来,但也仅仅是片刻。

他无时不在提醒自己,墨盈就是诡计多端的人,不能被她的外表所欺骗。

看着墨盈的脸颊,墨释风还是忍不住心动了一下。

墨盈迷迷糊糊的睁开眼,仿佛看见了墨释风的面容,她伸手去抓,却怎么也触碰不到。

次日清晨,墨盈从睡梦中醒来,身上的被子让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小姐,你醒了,可是吓死我了。”

身边贴身丫鬟哽咽着。

墨盈无奈一笑,原来还是有人关心她的。

门被推开了,女医走进来,替墨盈把眼睛上的绷带摘了,

“小姐的眼睛已经好了,切记不要接触强光,需慢慢适应。”

道谢后,墨盈让贴身丫鬟将女医送了出去。

女医第一件事就是将她的发现,告诉墨释风。

向来冷静的他,听到墨盈小产这件事尽然有些许的失神。

而柳萱儿则是笑着告诉他,

“释风,我们也有属于我们的孩子啦。”

墨释风无心于柳萱儿,直奔墨盈的房间,此时的墨盈正在服药。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额头青筋暴起,墨盈却满不在乎,告诉他了又如何?

“哥哥太忙了,这点小事无需哥哥知道。”

墨盈说的轻描淡写。

“小事?”

墨释风已经出在暴走的边缘了。

姗姗来迟的柳萱儿挽住墨释风的胳膊,轻声安慰道,

“别生气,说不定妹妹也是有原因的。”

有原因?

呵。

无非就是不想怀他的孩子罢了,无非就是为了平诚罢了。

怨念在墨释风心里产生,在这之前他还为之前对墨盈的粗暴感到了些许的愧疚。

现在看来,墨盈在她心里的地位更加底下了。

墨盈不想看到这对狗男女,“哥哥还有事吗?没事的话,我要休息了。”

这话显然是对两人下了逐客令。

“好,墨盈你有种!”

说完,墨释风甩袖离开,柳萱儿瞪了一眼墨盈后,跟在墨释风的后面,一同离开了。

待两人走后,墨盈再也撑不住了,她坐在地上,将头埋进两膝之间,眼泪如同断线的风筝,止不住的落下。

墨释风回到房间,柳萱儿跟了进来,房间里的气氛低沉,她咽了口口水,还是决定慢慢靠近墨释风,

“释风……”

刚开口,得到的确实墨释风的一记冷眼,她被吓得浑身颤抖。

很快墨释风意识到了自己的态度,揉了揉太阳穴尽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再者,柳萱儿也怀孕了,自然不能像以前一样对待她了。

“萱儿,是我太凶了。”

柳萱儿见此,顺势扑进墨释风的怀里,委屈的抱怨道,

“以后不许对我这么凶了。”

墨释风耐着性子答应了。

柳萱儿怀孕的消息已经藏不住了,传到墨老夫人那里,墨老夫人喜笑颜开,本来还在为墨盈的事情发愁,现在却有了这么个喜讯。

墨老夫人派人把柳萱儿需要用的东西全都配齐了,还拍了自己身边的嬷嬷前去照顾柳萱儿。

一夜之间,庄子上上下下都紧张起来,深怕柳萱儿磕着碰着了。

而墨盈却在自己的小院里养病,这段时间没了柳萱儿的挑衅,日子过得倒也舒服。

眼睛也慢慢的适应了,就是身子想要恢复怕是还需要一些时日,至于墨释风,她已经对他彻底死心,并且不再抱有任何幻想。

墨释风开始背着柳萱儿在暗中调查墨盈的事情,结果却让他大惊失色,原来这一切的幕后黑手正是柳萱儿,就连墨盈爬上他的床,也是柳萱儿设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