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新词

玩弄熟睡的小男生腐H 张开腿惩罚灌春药双性

时间:2022-06-23人气:作者:
方梦双眼放光:“要有面对挫折的勇气,才不会辜负今生的好运气。”

但有时候,勇气更像押注,输赢全靠命,沈予向来不待见赌博,只喜欢胜券在握的安全感。

沈予意味深长地勾起嘴角,冷笑一声:“你懂什么!”

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明明白白地知道,她说得对。

沈予向来都是个出类拔萃的人,这一点他很清楚,作为沈氏集团最有能力的继承人,他一直都是那个让人望尘莫及的佼佼者。他不仅从不曾缺少勇气,而且一路靠着勇气披荆斩棘。

其实他的人生并非顺风顺水,童年也并不无忧无虑,因为生在这样的家庭,被长辈给予厚望,他自很小就懂得压力的分量。“不能输”不仅是父亲对他的要求,更是他鞭策自己的标尺。

他时常觉得自己像一台永动机,一直朝前走,永不停歇,余生大概会一直这样,成为别人眼中的精彩,却没想到一场意外,让绚烂的生活戛然而止了。

意外发生后,那个在所有人看来都门当户对的未婚妻第一个选择退出他的生活,而后竞争对手买通各大媒体肆意宣传嘲讽,家里也乱了套,仿佛人人都没了主心骨儿似的,生怕他再也好不起来了。

亲历着这一切,沈予体会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无力感。他想回击,却什么都做不了,想给家人一个响当当的承诺,可说出的话却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毫无分量。

他终于知道,自己这次大概是无能为力了。

原来,输,是这样的感觉。

方梦起身,走到沈予身边蹲下:“可能我真的不懂,但我知道时间的可怕,它会带走身边爱我们的每一个人,包括疾病也会在它的洗礼下成为终生不愈的顽疾,生离死别谁也逃不掉,但我们可以珍惜当下,好好地活着。”

沈予凝视着她的双眼,不敢相信这些话会出自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口中。

气氛似乎有些沉重,方梦决定说点开心的,于是脚步轻快地朝泳池那边的一颗小树走去:“看看这世界多美好,等你好了,我带你爬树去。你会爬树吗?我敢打赌你不会。听说你没输过,那就尽快好起来吧,我们比试比试。”

她笑着转身,因为没注意脚下,被泳池的边缘绊了一下,“啊”的一声尖叫后,整个人失去重心跌进水中,溅起了不小的水花。

事发突然,沈予下意识地朝泳池那边转动轮椅,但因为轮子还被卡着,而且用力太猛,因此轮椅侧翻,他也摔在了地上。

与身体的痛相比,他的心则更备受煎熬,凌迟的痛苦此刻轮番拉扯着他,像游戏关底大boss出来的前奏。

楼上的沈母慌了,马上就要下去救儿子:“天啊,我小予摔倒了!”

沈父自然也担心得要命。

阿诚见状紧忙阻拦:“老爷,夫人,您二位这么冒然下去恐怕会弄巧成拙,还是我过去看看吧。”

沈父琢磨了一会儿,觉得也对,于是拉着妻子对阿诚说:“也好,你快去看看,有事立刻通知我们。”

“好的。”

还好泳池不深,方梦喝了好几口水,这才抓住梯子把手爬上来,今天她觉得自己像极了一只小海豹,不是喝水就是泡在水里的。

摩挲了一下脸上的水流,眼前景物变得清晰,她惊讶地看到沈予倒在地上,旁边是侧翻的轮椅。

“哎呀,沈先生!沈先生?这是怎么弄得?对不起,是我不好,你身边真的不能离开人的。”

方梦握住沈予的手,想要拉他起来,却发现自己的手被对方攥得更紧。

沈予双眸坚毅地看着方梦,睫毛像针叶一样纤长浓密,一下一下眨着眼睛:“你说得对。”

他不愿再做个废人了,哪怕堵上最糟糕的可能性也罢,他要给自己一次尝试的机会,不然就真的像废物一样,只能看着她跌入险境,近在咫尺,而无能为力。

胸口像有一团火,灼烧着他,他像拽住救命稻草一样牢牢地抓着方梦的手。

方梦一怔,顿了一会儿后大胆询问:“沈先生,你……你同意手术了?”

沈予郑重地点头。

方梦乐开了花,不管不顾地将他扶起,得奖了似的扑到他身上:“太好了,你终于想通了!我成功了!”

楼上的沈母看得直皱眉:“这丫头,太没分寸了。”

沈父倒是开心,从方梦的背影,他知道一定是遇到了好事。

阿诚为了避免被怀疑,特意在后院翻墙出去,又装模作样从正门进来。

本是来救急的,可一眼看去,那二人正抱在一起,像是发生了什么大好事。

他快步走过去,三两下便把沈予抬到了轮椅上:“沈先生,这是怎么了?”

方梦激动地拽着阿诚的袖子说:“阿诚你要作证哦,沈先生答应做手术了!”

“真的?”阿诚大喜,难以置信地看着沈予。

这才发现沈予的目光正停留在他被方梦拽着的袖子上,像是有些不悦。

阿诚反应得快,赶紧抽回袖子保持距离:“小秋你立功了。”

小秋?这么亲切的称呼还蛮奇怪的。

沈予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来了这些奇怪的想法,但它们是无意识的,不可控的。

他不喜欢不可控,像被人牵着鼻子走。

“阿诚你知道我给你打了多少电话吗?”

阿诚故作尴尬:“抱歉沈先生,我今天出门忘带手机了。”

沈予看着身上沾的污渍微微皱眉:“回去吧。”自打沈予决定接受治疗后,沈家上下皆是一片喜气祥和,家人开始尝试见他,不敢多说话,也不敢乱说话,嘘寒问暖见他好着呢也就知足了。

沈父预约了最顶尖的神经外科专家,经多次会诊,终于确定了手术时间。

就在这周五。

本来方梦一度因为沈予态度的转变而心情大好,可随着手术时间的逼近,她又开始焦灼。

她知道沈家雇她来的目的只有一个,让沈予好起来,只要他康复,她就能飞离牢笼,彻底结束这段荒唐的关系,可是他真的能好起来吗?

阿诚说过,这手术有风险性,搞不好还不如现在呢,万一,哪怕就那么千万分之一出了问题……沈家人会不会用那一千万的违约金终身囚禁了她啊?

方梦不敢想,眼前不只沈予的事情,还有那个昏迷不醒的“自己”也让人惦记。

她越想越乱,因此照顾沈予的时候也时常走神儿。

“水都溢出来了。”沈予看着玻璃杯里的水自杯壁流下便提醒她。

方梦回过神儿来,连连道歉。

“这种小事,道什么歉。”沈予合上书看着她,“最近你怎么了?在为我的手术紧张吗?”

不然还能因为什么?他想不出来。

方梦擦干桌上的水迟疑了一会儿,鼓起勇气对沈予说:“沈先生,我特别特别特别希望你一切顺利,真的,但是老话儿讲丑话说在前头,亲兄弟明算账,还有……”

这么绕弯子讲话简直烦死人,沈予打断她:“有话直说。”

方梦笑得谄媚,小心翼翼地问:“你也知道,我跟你们家签了个协议,但是里面的条款吧比较模糊,我不知道你手术完后多久才能解除我们之间的这个‘劳务关系’,能不能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呀?”

那份协议,是沈母负责签的,沈予一眼都没看过,他也完全不关心具体内容,但今天方梦提起,再加上之前她反反复复提及违约金,这倒勾起了他的好奇。

沈予跟方梦要来合同,详细过目了一遍,面露难色:“这个协议,如果是我,我绝不会签。”

说到方梦心坎儿里去了,她赶紧凑到沈予身边,指着合同说:“你也看出欺凌霸世来了是不是?特别不公平是不是?”

嗯,而且法律还不承认呢。沈予忍下了这句话。

“我爸替我签的,不怨我,谁摊上那么一个爹都够呛。所以沈先生,我希望您看在我这么真诚的份儿上,帮我走个后门,把这东西解除了吧。”方梦盯着沈予的表情说,“我也是为了您考虑啊,您说您这么大的家业,理应找个门当户对的媳妇,我这种小门小户,也配不上您啊。”

谈生意时,尔虞我诈的沈予见多了,因此马上明白了方梦的担忧。

这是怕他有个意外闪失,她脱不开手。

看来确实自己是误会了,也是,才认识多久啊,自然应当各顾各的,怎会真为了他的安危担忧呢?

协议上清清楚楚地指明了,这姑娘就是为钱而来,放在先前,沈予眼皮都不抬就能把这种人打发走,可是换成具体的这个人,他却下不了狠,总觉得她不该是那样的人。

“解除协议就没有那一百万的违约金了。”他把协议书还给方梦,淡淡地说。

“我不要了,只要能废掉它,什么二十万年薪我也不要了,真的,毕竟自由价更高嘛。”方梦急切地想要得到一个答复,紧张得把协议书的边角都捏皱了。

沈予抑制住缓缓上翘的嘴角,感叹自己果然没看错人,她的确不是会为了钱财出卖自己的人。但很快一种失落感又让他心里不是滋味,难道她就这么想离开?像急着甩掉一个大包袱似的。

方梦食指轻戳沈予肩膀:“沈先生?沈先生!您说话呀。”

“哦,”沈予清了清喉咙,“协议不是我负责签的,我也说了不算。”

“帮忙想想办法嘛。”

她捏着他袖口轻摇轻晃,晃得他心痒痒。

“小秋,”沈予抬起头,“我突然不想动手术了。”

方梦不晃了,愣住了,心跳都快停止了。

“为什么呀?”她虚了。

沈予吃力地转过身,背对她,把被子盖到脖颈处,遮得严实,语气尽显失落:“我成了半残,未婚妻离我而去,万一手术失败,上半身也不能动了,那怎么办?余生谁陪我?”

“嘿!”方梦急得直跺脚,“你不能反悔呀,那边医生都联系好了,那么贵,而且明天咱们还要去医院做各种术前检查,你怎么能变卦呢!”

手术是有失败的可能,但成功几率更大,而一旦放弃手术,那就真的毫无希望了,这破协议没准儿会拴她一辈子。

哪个对自己更有利,是个人都想得明白。

“答应是因为我找到了勇气,可你刚刚的话让勇气跑掉了。”沈予幽幽道。

“别跑啊!沈先生,你别怕,勇敢地手术吧,出了问题后半辈子我陪你。”方梦拍着胸脯保证,只是拍得很虚,声儿也虚。

不然能怎么办?现在只能这样劝,然后再烧香拜佛磕头诵经,求各路神仙保佑他能重获新生。

“真的吗?”沈予扭头求证。

方梦点头,“真的!”

沈予如获安慰,给了她一个正脸:“不早了,你回去休息吧。”

方梦走到门口,他又叫住她。

“小秋。”

她站住,回头:“嗯?”

沈予似笑非笑,眼睛谁说话似的闪着光:“你放心,有什么闪失,我放你自由,不拖累你。”这是在煽情吗?

方梦洗漱完后回到自己房间,坐在床上,左思右想心里都不是滋味儿。

虽说她希望跟沈家解除协议,可站在沈予的角度来看,她的做法分明是极力想撇掉他这个“拖油瓶”,生怕被他缠上。

想到自己因为不能讲话被人厌嫌的经历,她觉得自己的做法好像有些残忍。马上就要上手术台的人,干嘛给他添堵呢?

方梦烦躁地躺在床上,手脚乱蹬着发泄:“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不过她又想到一件好事儿,明天就要跟沈予去医院了,据说就是有沈家股份的那家,这样一来可以方便看看那个“自己”,也不知道她现在什么样了。

第二天临行前,沈予要求洗个澡,浴室像时空机一样,进去的是邋遢鬼,出来时已被改造成清爽俊美青年了。

抵达医院后,方梦再一次为有钱人的生活震惊!

住院不需要挤鱼龙混杂的多人病房,堪比酒店豪华间的病房里连会客室都有,这哪里是住院,简直比度假还惬意。

一切安顿好后,沈母握住方梦的手,第一次情感真挚且平等地对她说:“小秋,麻烦你多操心,熬过这一关,我一定会感谢你的。”

为了“冲喜”和“练气”,方梦被安排住在沈予病房的会客室里,基本等同于共处一室,两个房间是打通的,不论哪边有个风吹草动,另一头都听得见。

当然阿诚也在。

待沈予做完一系列检查后,姑姑挎着沈母的胳膊离开,阴阳怪气地说:“嫂子,你可不能这么善良,要按你的意思,咱们沈予好了是她的功劳,没好她一点责任不用付?谁给她安排的这种好事儿啊?”

沈母脸色一沉:“我们沈予不可能不好。”

姑姑自知自己说错了话,赶紧呸呸呸。

“但不管怎样,她就是手脚不干净。”

沈母一心只惦记儿子的情况,哪顾得上别的,于是敷衍道:“现在不说这些,我没那个心思管旁的事。”

沈父跟在后面,看姑嫂俩窃窃私语担心妹妹又在撺掇什么,便提醒:“黎萍,少搬弄是非,管好自己。”

自从住进医院,沈予心态倒是不错,看着从容又镇定,也愿意被方梦推着出去吹吹风。

两人站在花坛里,方梦试着问:“怕吗?”

沈予看着夕阳,露出一丝笑意,却没回答,而是反问:“你怕吗?”

“怕,就是那种马上期末考试,明明自己复习得很好,但还是担心得不了第一名的害怕。你这次的手术,只能赢,不能输。”

沈予好奇地问:“你总是第一名吗?”

“也不,尤其到了中学,我没钱补课,所以别说第一名,能保证年级前五十都不错了。多亏我姐姐鼓励我,才让我没有失学。”

“那你就不要担心我了,我没考过第二,所以这次也一定是第一名。”

方梦难以置信地撑着嘴巴:“啊?都是第一吗?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沈予解释:“我一直都读私立,也就是所谓的‘贵族学校’,那里的孩子用功的不多,所以才给了我当老大的机会。至于后来的大学,是凭实力,一路保送,没费什么力气。”

就在方梦还沉浸在他惊人履历的时候,沈予又补充:“我还跳级了,所以完成学业的时候比同班同学要小了几岁。”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但这事儿像一颗定心丸,方梦服下,觉得踏实多了:“这回我真放心了,您一定能逢凶化吉。”

到了傍晚,她才终于有功夫去看“自己”。

为了避免被方家人打扰,阿诚托人换了个小单间儿,有护工照看着,各种检测仪不离身,倒是周到。

方梦来到床边,看着“沉睡”的“自己”,忽然觉得这世界很荒诞,像故意在整蛊一样,偏不让人好过。

“小秋,”阿诚站到她身边,“我跟你直说,你妹妹的情况很稳定,医生说各项指标都正常,所以她一定会醒过来的。”

一定会醒过来?

方梦想知道具体会是哪年哪月的哪一天,而与此同时一个可怕的想法跳了出来——如果醒来的人不是姐姐怎么办?

或许姐姐回不来了?

她开始心慌,越是担忧想的就越悲观:“阿诚,我想单独陪陪她。”

阿诚明白她的意思,悄声退了出去。

沈予看到阿诚一个人回来,便问:“小秋呢?”

阿诚照实回答:“去看她昏迷不醒的妹妹了。”

这事儿沈予头一次听说,先前只知道她出了车祸,没想到竟然会牵个妹妹出来,因此又顺便打听了一下她家的具体情况。

“沈总,小秋是个可怜人,那个家庭让人一言难尽。他爸把自己闺女卖了,还来沈家以“亲家”的身份借钱。”

“不是一年给二十万吗,还借?”

“是啊,赌得厉害,游手好闲还总想天上掉馅儿饼。”

“借了多少?”沈予好奇。

“三十万,老爷让的,后来我警告他们别再纠缠了。”

沈予点点头,算是明白了。

阿诚好奇,觉得沈予的态度变化可真大,方秋刚来家里时,他烦透了她,巴不得马上让她滚蛋,而现在,他不仅平易近人了,还这么关心她的事儿,难道……

“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沈予觉察到阿诚的怪异目光。

“哦……没有。”阿诚憨笑。

“对了,”沈予想起了一件事儿,“你平时都叫她什么?”

“小……小秋啊。”

小秋也是你叫的?沈予板着脸,想起了那日他二人的拉扯。

“以后你就叫她方小姐吧。”

这是个硬性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