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新词

我被室友们强了h 可以同时两个师傅做和合术吗

时间:2022-06-23人气:作者:
手术时间进入倒计时,方梦明显感觉到沈予的情绪开始波动了,而且走神儿的时候越来越多。

沈家人聚了一屋子,七嘴八舌地讨论着他的病情,方梦都觉得闹腾,于是偷偷附到沈予耳边问:“觉得吵吗?”

“嗯。”沈予面露愁容。

“我去支开他们。”

方梦偷溜出病房,沈予想不出她这是要用什么招儿驱客。

不一会儿,主治医生推门进来,看到一众家属直皱眉头:“明天就要上手术台了,病人需要休息,你们有话还是回家聊吧。”

家属中声音最嘹亮的就数沈菲和姑姑了,两人互看一眼,都觉得是对方闹腾。

“那我们小点声儿。”沈菲说。

医生没给面子:“现在是病人重要还是你们沟通交流重要?”

沈菲白了一眼,赌气走了,尹弘俊屁颠屁颠跟了出去。

“来两个人到我办公室一下,我说说明天的安排,其余的都散了吧。”

沈父沈母自然跟着医生过去了。

片刻后,方梦从门外钻进来,得意地朝沈予挤眼睛:“我厉害吧?”

就知道是她干的。沈予竖起了拇指。

“想吃什么吗?抓紧时间哦,今天晚上就不让进食了。”

沈予看着天花板:“明天的这个时候,我应该已经从手术室出来了。”

“对,”方梦尽量语气轻松地说,“然后慢慢康复,一天比一天好。”

沈予凝望她的眼睛:“有点遗憾。”

“什么遗憾?”

“想看你爬树。”

他没看过谁爬树,那么原始的运动一个女孩子怎么做得来呢?但他相信她可以,说起爬树她是那么的自信。

“等你痊愈了,我一定爬给你看。”

“好,就这么说定了。”

第二天上午十点,沈予被推出病房,一家人拥着,看起来阵仗十足。

沈予趁乱,偷偷握住了方梦的手,颇有力道地捏了一下,像是不舍。

“沈先生加油,一切顺利哦!”

方梦举起拳头,但声音却淹没在沈家人的嘈杂里,也不知沈予听没听到。

“哥!”

方梦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朝另一边看过去,只见一黑色口罩遮面的男子正阔步跑来,喘得厉害。

她知道,那是沈淮。

沈淮冲到手术室门前,对沈予说着什么。

“哥,我等你出来!”

手术室的门关上了,众人各自找了自己的位置等待着。

沈菲在给一家奢侈品店打投诉电话,咄咄逼人得像是要跟对方同归于尽似的。

方梦坐在角落,两手交握,感觉自己的命运好像也被推进了手术室,生死未卜。

“嗨!”

听到那个声音,她猛地抬头,沈淮就坐在她身边。

“呃……嗨。”她拘谨地打招呼,想到之前的事情,怯怯地不好意思看他。

倒是沈淮主动找话题:“最近一直在忙新专辑,脱不开身,本来应该昨天到,但是没有赶上飞机,幸好还是见到了。”

方梦心道奇怪,这些话不是应该跟家人解释吗?她只惦记那张新专辑,不知道是什么风格的。

“谢谢你。”沈淮说。

“嗯?谢我?”她怀疑对方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据说是你说服我哥接受治疗的。”

方梦淡淡一笑:“这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

“哪有什么该不该做,只是尽不尽心罢了。”沈淮从手机里翻出一张照片递给方梦看,“这是新专辑封面,提前透露给你。”

方梦盯着那油画一样的色彩,图上是田野的傍晚,天边残存着火烧云,一个孩童奔跑在一条弯弯的小路上,右上角是两个白色的毛笔字——远方。

“新专辑叫远方?是主打歌曲吗?”

“对,等出来了我送你。”

“真的?”方梦难以置信地双手互搓,“那我要签名版的。”

“没问题。”

另一边的姑姑偷偷撞了沈母胳膊,朝方梦那边一挑下巴:“嫂子你看,跟没事儿人似的,这不是一家人就是不行。”

沈母看了眼聊得颇为投机的方梦和沈淮,不满地翻了翻眼皮,又继续盯着手术室的大门了。

一旁的沈菲,电话信息不断,吵得人心烦。

沈父终于控制不住,说了她:“菲菲,我说你能不能安静点儿啊?”

“爸爸,我一静下来就惦记大哥,还不如给自己找点事儿做呢。”

“那你回去吧,这边有我们就行。”沈父冷冷道。

尹弘俊悄声提醒:“忍一会儿,有事回家再处理嘛。”

沈菲无奈,只好把手机调到静音,扔进了包里,但脖子梗着,很不开心。

大概过去了一个多小时,每个人脸上都写着焦灼,有的盼着里面的人赶紧平平安安出来,有的盼着能赶紧去吃口午饭。

突然,手术室的门被推开了,一个戴着方形大眼镜的医生摘掉口罩问:“谁是沈予的家属?”

沈母第一个冲上去,其余人目光锁定医生,心都悬到了嗓子眼儿。

医生交给沈母一张单子,嘴里说了什么,沈母“嗷”地一声喊出来,整个人像瘫软的泥一样,晕了过去。飘落在方梦脚边的是一份病危通知书,她弯腰拾起,还没看清细节就被沈菲抢走了。

沈淮担忧地问:“医生,手术不顺利吗?为什么要下病危通知书?”

沈家人你一言,我一语,跟惊弓之鸟一样等着医生的答复。

“大家都冷静一下,听我说。”医生抬手示意安静,“患者目前身体多项指标异常,情况并不乐观,但是请放心,我们会拼尽全力抢救的。”

方梦看到沈父踉跄地拉着医生的胳膊苦苦哀求:“医生啊,求你,一定要把我的儿子救回来,我求求你了。”

她看到沈淮和姑姑搀扶起瘫软的沈母。

她看到沈菲跟尹弘俊两人挤眉弄眼,窃窃私语。

她看到医生转身,走进手术室,门晃悠了两下,彻底关上了。

方梦眼眶一红,虽然心里仍惦记着自己的“卖身契”,但此刻还是最担忧沈予的安危。

挺好的一个人,怎么就遇到了这样的事儿了呢?

说好了看她爬树的,可不能有什么意外呀!

方梦怔怔地看着手术室大门,两只手攥得紧紧的,指尖凉凉的。

姑姑把沈母扶到休息室,便直奔方梦而来,一把揪住她的衣领:“你个小扫把星啊!打来了我就看你不是什么好东西!”

方梦被她晃得头晕,但现在沈家人都在,她不好还击。

沈淮及时出现,分开了二人,挡在方梦身前,攥住姑姑的手腕问:“姑姑,这跟她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关系?说找她来是给沈予冲喜,可自打她来了,哪有喜事儿?这还不是因为她吗?”

沈淮不可思议地看着姑姑,被这番理论雷得哑口无言。

“黎萍!”沈父涨红着脸站起身指着妹妹,“要么你给我安安静静坐着,要么马上回家待着去!”

“哥!”姑姑扭捏着跺脚。

沈父狠狠一瞪眼,姑姑气焰立刻灭了,气哄哄地坐到一边摆弄手机。

“你没事儿吧?”沈淮转身问方梦。

她摇摇头,勉强一笑。

沈菲跟尹弘俊交换了一下眼色,左顾右盼站起身,轻手轻脚走到父亲身边坐下,一手挽着父亲的胳膊,脸颊靠在他肩头上:“爸爸,大哥一定会没事的,现在您还有我,我陪着您呢。”

这时,尹弘俊装模作样打电话,声音洪亮地说着蹩脚的英文,生怕别人听不见似的。

几分钟后,通话结束,尹弘俊走到沈父身边低声说:“爸爸,那批电子屏订单布莱恩先生挺急的,恐怕拖不了多久了。”

“尹弘俊!”沈菲厉声叫道,“我不管你那是几千万的订单,现在大哥这个样子,别跟我们提生意的事。”

尹弘俊赶紧道歉:“是我不好。”又灰溜溜地走开了。

沈菲轻咬下唇,片刻后晃着父亲胳膊柔声道:“爸爸,不管未来发生什么,我和弘俊都会帮您撑起这个家的。”

沈父点点头,“懂事了。”又朝尹弘俊招手,待他走近说道,“弘俊啊,最近家里的事情多,我一时半会儿抽不开身,你就先代替沈予管理一下公司的事吧。”

尹弘俊大喜,但脸上却不敢有笑容:“好的爸爸,我一定帮大哥处理好工作上的事情,希望他尽快回到工作岗位,公司可不能少了他啊。”

方梦看着这夫妻俩戏精上身的模样想发笑,但身边有人比她先绷不住了。

一声哼笑从沈淮的口罩里面发出声,被她捕捉到了。

她愣愣地看着这一家子,终于想明白了一件事儿,以前她以为自己家庭成员关系恶劣是因为穷,原来富人家的亲情也是这么的尔虞我诈,为了点儿家产,怕不是盼着自己哥哥能早点挂吧。

万幸,经过全力抢救,沈予转危为安,之后的手术进行得也颇为顺利,四个多小时后,他被医生推出来,送到病房,眼睛闭得牢牢的。

沈母抓着医生的手问:“我儿子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啊?”

“几十分钟到数小时吧,期间不能离开人。等患者醒了,马上通知我或者护士,你们家属一定要保持安静。”

方梦看六个人谁也不肯走,都守在沈予床边等他睁眼,觉得自己站哪儿都多余,只好在走廊里待着。

一小时后,沈予终于有了苏醒的迹象,眼皮一张一合,缓慢又木然。他看到好多人把自己围的严实,眼睛依次扫过每一张脸,看了一遍又一遍,却没瞧见自己想找的那副面孔。

“小予!”

“我们沈予醒了!”

“哥,你看看我,感觉怎么样啊?”

沈予没力气说话,目光试图从人群的缝隙中看出去,找到那个身影。

不一会儿,医生来了,一番检查后通知大家一切正常,只等患者后续慢慢恢复了。

这是个十足的好消息,全家如释重负,唯有沈菲与尹弘俊面露失落。

沈予醒了没多久,又疲惫地睡着了。

众人待到入夜,沈淮主动选择留下,跟方梦一起照顾大哥,让其他人回家好好休息,明日再来。

沈父、沈母恋恋不舍地离开病房,又嘱咐方梦定要细心照看,不要离人,有任何情况第一时间打电话通知。

病房终于安静了下来,方梦觉得与沈淮共处一室有些尴尬,便借透风为由坐在门口看着楼下来来往往的人发呆。

“你是沈予的家属吧?”一个白大褂走过来问方梦。

“奥,我……我是,您有什么事啊?”

白大褂交给她一张折成巴掌大小的A4纸:“患者在麻醉前写了这个字条,让我们交给他父亲,结果我们给忘了,那就由您代劳一下吧。”

方梦接在手里,鬼使神差地展开来看。

父亲:

我自知手术的风险,因此特留此言,以备万一。

若一切顺利,我沈予今生便多了个恩人,余生定当好好报答。

一旦不遂人愿,不论我是彻底残废还是一命呜呼,恩人也还是恩人,请务必放方秋自由,并妥善安置,了我心愿。

不孝儿沈予

方梦捏着这张纸,心中油然而生一股温暖。

没想到那么紧张的时候他还在惦记她,生怕不好的结果会连累她,因此留了这张字条。

沈先生可真是个好人啊。

只是称呼自己为“恩人”,方梦倒觉得受之有愧。

在护士最后一次查房后,医院的走廊也随之安静下来,方梦回到病房,准备让沈淮歇一歇,毕竟一路颠簸,又熬了一天。

“那你先守着,我出去一下。”沈淮戴上口罩,出门了。

这么晚,他出去干什么呢?

病房里只剩方梦和沉睡的沈予,她帮他掖被子,守在床边看他均匀的呼吸,然后困意不知不觉来袭,她也迷迷糊糊睡着了。

不久后,沈予再次醒来,这一次没有那么多人的嘘寒问暖,只有她,趴在床边酣睡着。

他无力地微勾起嘴角,盯着她看,右手缓缓朝她伸过去,撩拨她前额垂落的发丝,这才看清了眉眼,秀气得很。

接着他小心翼翼地用小指触碰她的小指,一下又一下,最后甚至大胆地勾住了她的,脸上渐渐浮现出心满意足的笑。

方梦觉察到了些许动静,便睁开眼,看到沈予正看着自己,立刻兴奋得想喊人来见证这激动的一刻。

但还没等她发出声音,沈予就先哑着嗓子问道:“怕了吗你可不知道今天多吓人,医生都下病危通知书了!”方梦一脸严肃地说。

“是吗,我差点死了?”沈予嘴角一直淡笑着,一副处之坦然的样子,“怪不得。”

“什么怪不得?”

“我做了一个梦。”他说。

方梦伸长脖子,等着听下文,结果沈予却卖起了关子。

“但我不能告诉你。”

好奇心无处落脚,方梦直撇嘴:“不就是个梦嘛,还当个宝儿似的。”

倒不是故意要瞒着她,只是……沈予觉得梦得有些幼稚,难以启齿罢了。

他回忆起在注射麻药后,自己便什么都不知道了,不知过了多久,模模糊糊来了意识。

眼前是自家院子,一株参天大树赫然眼前,他心里惦记着爬树的事儿,不想输给那丫头,就决定偷偷练习一下。

纵身一跃,攀到主干上,一步一步向上攀爬,倒也算轻松。

原来爬树是这么容易的一件事儿啊,他心里得意,回头看树下,盼着她能过来瞧瞧自己的厉害,可就在这时,他脚下一滑,手也疼得松开了,整个人后仰着向下掉落……

然后眼前便黑了,耳边也静了,静得让人觉得仿佛失去了意识,等再出现画面的时候,沈予发现自己正在半空中,并没有摔在地上,而他的手被人攥得紧紧的,那人在树上冲他笑:“沈先生,你要小心呀,摔下去可疼了。”

方梦救了他,虽是在梦里,但此时分析,他觉得或许那跌落便是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的时候,而她则是那个把他从死亡线上拉回来的人。

“小秋,我口渴。”沈予要水喝。

“等着,我给你弄。”

方梦倒了杯水,但沈予不便起身,她只好一勺一勺地喂进他嘴里。

他是真的渴透了,勺子刚沾到下唇就拼命吮吸,活像一块儿干涸的海绵。

“呦,醒了哥?”沈淮推门进来,把手里拎的两袋东西往后藏。

“买的什么?”

“炸鸡。”沈淮坦诚道。

沈予平日是不愿让他吃这些垃圾食品的。

“就爱乱吃。”

沈淮把炸鸡放到桌子上:“是我粉丝想吃,我买给她的。”说完还不忘朝方梦挤眼睛。

这是要自己背锅啊,但是爱豆的锅方梦乐此不疲地背着:“哦,没错,是我想吃。”

沈淮挺起腰板儿:“我可亲眼看见了,一天到现在,她什么东西都没吃。”

其实他也没吃。

沈予略带埋怨:“自己都照顾不好,还想着照顾别人,你快吃饭。”

要不是沈淮提醒,方梦真的会忘记吃饭。这一天忙忙碌碌的,实在没有精力照顾到可怜胃,而一旦想起它的存在,登时觉得自己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炸鸡啤酒摊在眼前,她与沈淮对坐着分食。

香味儿在病房里弥漫,沈予也来了食欲。

“买那么多吃得完吗?”他问。

沈淮玩味地看着大哥:“馋啦?”

“是饿了。”

沈淮捏着一块炸鸡,凑到沈予鼻子前晃了晃,又狠心扔到自己嘴里,含混地说:“医生说了,你明天才能吃饭,今天最多喝点粥。”

沈予咬着牙谴责:“你是看我收拾不了你了是吗?”

方梦擦掉手上的酱料:“沈先生,冰箱里有刘妈煲的粥,热一下就能喝了。”

“也好。”

方梦去热粥,沈淮捧着炸鸡盒坐到沈予身边,边吃边逗他:“哎沈先生,这手术爽不爽啊?”

“滚。”沈予懒得看他,脸别向一边。

“哎沈先生,之前的叛逆期是怎么一下子扭转过来的啊?”

“滚。”

方梦头一次见他二人这样斗嘴,倒觉得跟先前的了解有些反差,还挺有意思的。

片刻后,她端着温热的粥走过去:“小沈先生,您就别气他了。”

“叫我小先生。”沈淮更正。

“有什么区别吗?”只不过是一字之差啊。

“区别大了,他是公认的沈先生,叫我小沈先生这不是差了辈分嘛。”

沈予笑得吃力:“反正不管怎么叫,你也是小。”

方梦直咂嘴,原来男人斗气嘴来也很精彩嘛。

她把粥送到沈予嘴里,像喂小孩子一样。

沈淮在手机里播放了一首歌曲,苏格兰风笛的前奏,悠扬又让人感伤。

路啊,它没有尽头。

天啊,它欲语还休。

我啊,奔跑在羊肠小路。

她啊,却在山的那一头。

远方的路和远方的天空,

远方的我和远方的姑娘,

都不曾停留……

沈予看到方梦眼眶红了,也没了喝粥的心情:“就这歌能把你唱哭?”

方梦没出息地点头:“真好听,我都能想象到歌里的画面。”

沈淮欣慰地笑:“看得出来,绝对是我的铁杆粉丝,这回不送你专辑,我都不能原谅自己。”

“这就是《远方》那首歌吧?”

“对,demo而已,仅供我的头号粉丝试听,不给旁人欣赏。”

沈予不屑地白了一眼。

沈淮开始还击,对方梦说:“其实听沈先生唱歌你也能哭。”

没看出来,沈予这家伙竟然这么多才多艺?方梦满心期待地看着沈予。

沈淮随即给出解释:“因为我哥五音不全,能唱出毁天灭地的气势来。”

沈予气得什么似的,恨恨道:“你就多余来。”

方梦看着这其乐融融的一幕,突然想起自己刚来沈家的那一天,一切都是未知,一切都不那么友好,那会儿在她眼里沈家除了沈淮没一个好人,可这才几天时间啊,不知不觉地她好像已经成功融入了这个家庭的一角,至少开始有人真心实意地接受她了。

沈淮举起啤酒对方梦说:“恭喜你啊方秋,我哥顺利渡过难关,你也就快解放了。”

“是啊,沈先生都答应我了,放我自由。”方梦乐得开心。

这一勺递到嘴边的粥沈予没接。

“饱啦?”她问。

沈予轻“嗯”一声,然后问道:“我什么时候答应你了?”

方梦一愣:“嘿,就昨天,要不就是前天,反正你答应我了,别赖账啊。”

他板起脸:“我还没康复,你就哪儿都不能去。”

沈淮啤酒凑到嘴边,目光在大哥和方梦身上来回跳跃,觉得自己想多了,又觉得自己应该再多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