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新词

皇帝夹玉势上朝嗯啊摩擦 婆岳同床双飞呻吟

时间:2022-06-23人气:作者:
方梦赶紧把裙子脱下来,一遍遍地细看。

没错,的确是血渍。

可这是在哪儿弄的呢?

血渍最难清除,这衣服又贵,搞不好可能会让自己赔钱。想到赔钱,她决定抓紧时间,这污渍是时间越长越难洗的。

衣服泡在水里,涂抹洗涤剂,反复搓洗,心里还在寻思这是在哪儿留下的污渍。

虽然今天沈家着实热闹,可她并未与什么人有肢体接触呀。

洗了半天,污渍只是淡化,整体的轮廓还在。

这可怎么办才好?

方梦最终放弃,把衣服拧干晾起来,准备明天跟沈予讨价还价,以五折的价格赔偿他一条裙子的损失。

可是第二天,本该在房间等她送饭的沈予不见了。

方梦发信息询问阿诚,说是去医院复查了。

也好,省得见面尴尬,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

她把晾干的裙子叠好,跟鞋子和首饰一起放回原来的盒子里,送到沈予的房间,准备等他回来主动承担责任。

等到中午,沈予没等来,却等来了梅姐。

方梦正在厨房热早上剩下的食物,准备填饱自己的肚子。事实上她因为不忍心看食物浪费掉,所以经常这样吃。

沈予不在,她连盘子都懒得用了,直接对着锅吃。

吃到一半,余光扫到一个人影走进来,扭头一看是个陌生女人。

女人四十多岁的样子,身材偏瘦,穿得跟大堂经理似的,背着手,看脸不像什么好人,看气质更不像什么好玩意儿。

女人伸手抹了一下桌台上的灰尘,拧着眉毛问:“沈家是雇你来当姑奶奶的吗?什么活儿都不用干?”

嘿,这人不是没事儿找事儿嘛。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养尊处优了?”方梦放下筷子,叉腰问,“你又是哪只大尾巴狼?”

女人愣了几秒钟,随即一脸凶险戳着方梦的锁骨道:“你瞎了?才几天不见,梅姐都不认识了?”

梅姐?

方梦冷笑一声,没想到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就这么直接送上门儿了。

虽然许多疑问还都没有找到答案,但这梅姐曾动手打过姐姐是板上钉钉的事实,这账要一笔一笔地算。

方梦镇定地一手关上厨房的门,另一只手把炒勺卡在了门把手上,又随手将门反锁,然后一脸诡异的笑意看向梅姐。

梅姐瞪着她,脚步微微后退,警觉地问:“你要干什么?”

“梅姐是吧?久仰了。”她笑容没变,端起小半盆粥一步一步朝前走。

“方秋,你别跟我耍花样啊。”

方梦在她跟前站定:“这是用天山上的雪莲和绝壁上的灵芝熬了九九八十一天的大补粥,特意孝敬梅姐,祝梅姐长命百岁,身体健康。”

说完,她猛地抬手,将盆重重地扣在了梅姐的头上。

“哎呀!”梅姐一声惨叫后发现自己满头都是温热的粥,她掀掉罩在头上的盆,发了疯似的朝方梦扑过来,“你找死是吧?看我今天不打死你的!”

方梦一向不是吃素的,跟男孩子动手都不要命似的,更别提对手是一个中年妇女。她抄起一口不粘锅砸在梅姐头上,哐地一声。

梅姐登时捂着头,迷迷糊糊地坐在地上。

方梦拎着锅走近:“道歉。”

“道什么歉?”梅姐龇牙咧嘴地问。

“为你的狗仗人势欺负人道歉,为你不分青红皂白打人道歉!”

梅姐缓了口气:“好,我道歉,你听着啊。”

方梦等她认错,却没想到梅姐竟突然起身,一把拽住她的衣领,将她摔在地上,然后一脚一脚朝她身上踢过去。

“做梦去吧,我给你道歉!上次我就不应该轻饶了你!”

一下又一下,方梦战栗着握紧了拳头。

沈予回到家的时候,小宅的厨房门口已经聚集了几个家佣。

这边什么时候这么热闹过?这些人难道无所事事了吗?

刚要询问,就听厨房里传来阵阵响声。

“怎么回事儿?”阿诚率先问道。

小雅惊慌失措地回答:“方秋和梅姐俩人把自己锁厨房里打架呢。”

“打架?”

沈予侧耳倾听,厨房里是方梦洪亮的嗓音。

“道歉!”

啪!

“道歉!”

啪!

阿诚听不太明白:“这是谁打谁啊?”

“方秋让梅姐跟她道歉,梅姐不干,她就一直打她。”

沈予松了口气,看来没吃亏,又吩咐道:“阿诚,把门打开。”

阿诚抬手敲门:“方小姐,你把门打开一下,有什么问题咱们心平气和好好解决。”

方梦没听见似的,继续着自己的惩罚。

“沈总,看来只能撬门了。”

沈予应允:“撬吧。”

阿诚找来工具,连撬带踹的,终于把门打开了。看到厨房内景,所有人都惊讶得合不拢嘴吧。

只见方梦坐在梅姐身上,一手卡着她脖子,另一只手正高高扬起要抽她呢,而梅姐的脸也像熟透的李子,又红又肿,一只眼睛淤青得都睁不开了。

方梦看向门外,众人又是一阵意外,见她头发散乱,额头渗出的血已经流进嘴里了,也是伤的不轻。

沈予慌了:“赶紧把方小姐送医院,还有,这事儿不许让老爷夫人他们知道。”

小雅颤颤巍巍地说:“已经有人去通知了。”

刚说完,沈母就携姑姑过来了,看到眼前的场景,吓得直捂眼睛:“天啊,这是杀人了吗?赶紧报警,快报警!”

沈予立刻阻拦:“家事而已,报什么警?”

姑姑壮胆走近,看到方梦和梅姐被人拉开,再一看二人伤情,当即断定:“这扫把星又惹事,竟然打了梅姐。”

梅姐跟了沈母多年,后晋升为管家,主仆之间有感情基础,因此沈母自然是更挂念她的情况。

方梦推开阿诚:“我没事,不用扶我。”方梦流血不止的伤在头皮,口子着实不小,缝了八针呢。

医生还帮忙清洗了全脸,还好就那一处伤。

头上缠着纱布坐在走廊里,阿诚看着她发笑:“战神,打完架心里舒坦了?”

方梦还在生气:“明明是她先挑衅,送上门来找我的茬,我还不新账旧账一起算?”

阿诚挨着她坐下,“可是,你能不能学学别人,留些心眼儿呢?”他把手机对话框摊开示意,“还是沈总想得周到,说待会儿让我给你乔装打扮一下,多弄些伤在明处。”

“什么意思啊?”

“你跟梅姐打的这一架,是人都看得出来谁伤的重,再加上梅姐在沈家地位高,你觉得夫人他们能放过你吗?”

方梦哼气,心想沈家本来对她就有成见,甭说梅姐,换任何一个人,即便自己伤的重,估计也是没人在乎的。

那些人,都没有心。

“所以待会儿我带你去上个妆,明面上弄得惨一些,这样他们也不好责怪。”

方梦拍手:“高招啊,这都是沈先生想到的?”

阿诚揉了揉膝盖,若有所思道:“有些事,我有必要跟你聊一聊。”

方梦问:“什么事?”

“你对沈总是什么样的感情?”

方梦怔怔地看着阿诚,“感情?”又想到昨晚被他撞见的一幕,赶紧解释,“你别误会啊,我和沈先生什么事情都没有,只是主仆而已,昨天是……巧合。”

她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阿诚笑了:“我这个人有些笨,但不傻。方小姐怎么想我不知道,但我跟了沈总这么多年,他的心思我能看出一二来。”

方梦心跳加速,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慌张了起来。

“阿诚,我可以信任你吗?”她求助似的看他。

“当然,只要你没有伤害沈总的心思。”

“好,”方梦轻咬下唇,“我就实话跟你说了吧,在那个家里生活太累了,不是这个看我不顺眼,就是那个找我茬的,我真想不明白是哪儿招惹了她们。所以,现在我就一门心思想离开,越快越好。”

阿诚回了沈予一条消息,扭头说道:“你现在不止是被那个协议捆住脚,要知道你爸目前还欠了沈家三十万。”

方梦气得差点跳起来:“三十万?他疯了吗?你们为什么要借给他?”

“那会儿你刚来沈家,你爸以还债为由找沈家要钱,我本来是要打发他走的,但沈老爷不想做得太难看,就借了。”

胸闷、气短,方梦这就想找那个混账老爹算账去。

“所以我想劝你,还是乖乖待着,别惹事,别露锋芒,等有一天沈家不需要你了,自然会放你走,那个时候,说不定这些小钱就一笔勾销了。可如果你不断地制造问题,让他们不顺心,你觉得他们会轻易放过你吗?”

方梦仔细琢磨:“我实在想不出来他们为什么不放我,明明都不喜欢我啊,而且生怕外人知道我的身份,那不是应该越快越好地把我一脚踢开才对吗?”

“别人估计是那样想的,但有一个人肯定不是。”阿诚若有所指,眼睛里忽地闪过一丝光亮,“沈总对你很上心,应该不会舍得放你走。”

“那又怎样,他能栓我一辈子吗?他们这种花花公子,谈恋爱跟养宠物似的,今天对我上心,明天指不定又惦记谁去了。”

阿诚有些生气,像自己受了什么委屈似的说:“别胡说,我们沈总才不是那种人呢。”

方梦咂嘴:“啧啧啧,瞧给你激动的,我又没说你。”

阿诚摊开聊天界面,手指来回滑动:“我就没见沈总一次发过这么多条消息的时候,就因为送你来医院,他担心你的伤情,又担心你回家受罚,一直在安排。”

“那么,你觉得对于他的‘关照’,我应该怎么回应呢?”方梦苦恼地问。

“别伤了他的心,”阿诚一脸真诚,“我就这一个要求。真的,曾经我以为沈总是个不懂感情的人,我也不知道你身上有什么魅力,或许与他这场伤病也有关系,总之,我头一次见他对一个姑娘这么上心。”

这话方梦不信,一个有过未婚妻的人,怎么能说头一次对姑娘这么上心呢?

而且她心里很不舒服,好像被人按着脖子,一个声音对她说,你看,你快看,这个人多喜欢你啊。可是她不想看,不敢睁眼睛,生怕中了蛊,那就再也逃不出来了。

她冷哼一声:“那又怎么样呢?阿诚,你觉得我和沈先生除了主仆关系外还有其他可能性吗?我现在仅仅只是照顾他,就弄得一身伤了,要是敢有其他心思,大概会被人抽筋剥皮吧?”

阿诚不说话了,因为他知道,方梦说得对极了,这两个人想走到一起,需要跨越的阻碍绝不是万水千山,而是四海八荒。

方梦轻舒口气:“但不得不说,沈先生有你这样的助手是他的福气,忠心耿耿,任劳任怨的。”

“不,应该说是我的福气。沈总对我有恩,他的好不是一句两句能说清楚的。”阿诚有些着急,左思右想后再次劝说,“我这样说不知你能不能明白,反正你迟早是要解约的,多一个帮手就多一分胜算,那么为什么不跟沈总搞好关系呢?”

倒也是,她抿嘴寻思。

“而且还有我,我也会帮你的。”

“谢谢你,阿诚。”她真心感激。

“不需要谢我,只要你别再让他伤心,别再让他吃醋就好了。”

方梦没弄懂他的意思,为何把自己形容得跟个“负心汉”似的?

“吃醋?他吃谁的醋?”

“昨天,你和小先生太高调了。”

方梦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沈予并非是突然抽风,而是另有原因。

阿诚带方梦去了一位化妆师朋友那边,给她上了个“鼻青脸肿”的妆,头发也打了膨松剂,整个人看起来十足“憔悴”。

车子开到家门口,方梦看到围墙外的一个人,立刻叫阿诚停车。

车子还没停稳,她便推门下去,直奔那鬼鬼祟祟的人冲过去,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方石新,你为什么要跟沈家借钱啊?三十万,什么事情能花掉三十万啊?”

方父被突然出现的女儿吓了一跳,更让他害怕的是她一脸的“伤”,还有头上缠着的纱布。

“小秋,你这是怎么了?”

“做梦梦见你吓的!你又来这里干什么?”

方父一身汗衫,胡子好些天没刮了,看起来很是邋遢,他咧嘴一笑,更是油腻得让人反感:“你说我来这能干什么,找你呗。”“钱?又要钱?”方梦怔怔地看着父亲,“方石新,我给你指条道,看见这条路了吗?直走到头右转,有家银行,去抢吧。”

方父板起脸:“这孩子,尽说胡话,再缺钱也不能干那事儿啊。我跟你说真格的呢,你弟要做生意,你想想办法,跟他们家要点钱。”

“小山做生意?他高中还没毕业呢,你让他做生意?”

“哪是我让的,他学也不上了,成天想着赚钱,我看他这回想得挺明白,你是他姐,得支持他呀。”

“你还是他爹呢,你去支持吧,卖血、卖肾、器官捐献,你自己想办法去。”方梦面无表情地走到大门前。

阿诚开门,拦住方父,一句话没说,直接用眼神就把对方吓退了。

“行,亲家今天不欢迎我,我改天再来。”

阿诚追上方梦:“你没事吧?”

方梦担忧道:“我想请个假,去找我弟问清楚,他年纪轻轻不能走错路啊。”

“这个……恐怕难办,让我想想吧。”

沈母远远就看到他们二人回来了,立刻差人叫过来。

客厅里沈予也在,看到方梦走进来,目光便像移不开了似的锁定了她。

沈母本有一肚子的话要说,可看到方梦的样子,又犹豫了,这孩子看起来好像比阿梅伤得还重呢。

“为什么把阿梅打成那样啊?”

这一幕,方梦路上就已经想好对策了,阿诚不是说她应该多些心眼儿吗?那很简单,装无辜小绵羊呗。比惨谁不会啊?

方梦原地踉跄了一步,手捂太阳穴,“沈阿姨,我真不是有意的。俗话说得好,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别提我今天差点死在梅姐手里。”方梦走到沈母跟前蹲下身,掀开头上的纱布,“您看看,这是下了死手了,我也不知跟她有什么仇,每次见我就打。”

“每次?”沈母看了看姑姑。

“是啊,上次是用竹条子抽的我,阿诚可以作证。”

突然被点名,阿诚吓了一跳,看了眼沈予,在接收到他目光传递的信息后说道:“啊……是的。”

姑姑听不下去了,一脸凶相反驳:“嫂子,别听她瞎说,装什么弱势群体啊?这家伙是惯犯,上次还打了……”

“打什么了?”沈母追问。

姑姑愤愤地盯着方梦,一副玉石俱焚的样子说:“打了……打了我。”

沈母大惊:“她打你了?”

“是啊,不信你问阿诚。”

众人目光投向阿诚,等着他的“证言”。

“我不知道啊。”阿诚摇头。

姑姑急了,冲上来跟他理论:“我说阿诚,你眼睛瞎了吗?”

沈母电话响了,是吴曼琳妈妈打来的,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客客气气地接听。

阿诚趁机把姑姑拉到一边悄声劝:“姑姑,您提这事儿干嘛呀?捅出来对谁都没好处。那方秋是好欺负的主儿吗?跟她纠缠不清跌了您长辈的身份,要是闹大了,让老爷知道,您说他会怎么想?”

姑姑最怕自己那个哥哥,当即觉得阿诚的话有几分道理,被晚辈扇了一巴掌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弄得人尽皆知对自己可半点好处都没有,这种伤敌一千,自损一万五的事儿划不来。

沈母讲完电话继续追责:“阿诚,到底有没有这事儿啊?”

“没有,真没有。”阿诚一口咬定。

姑姑僵硬地笑着改口:“我说错了,是这丫头那天撞到我连句道歉的话都不说,简直太没礼貌,太没教养了。”

沈母松了口气:“大惊小怪,我说她也没有那么大的胆量嘛。”

姑姑坐回座位,怎么想都觉得自己还是吃亏。

方梦见好就收,主动道歉:“对不起姑姑,我这人性子急,那天不小心撞了您,是我的不对,往后我一定会注意的。”

姑姑心不甘情不愿地“嗯”了一声。

沈母又细瞧了瞧方梦脸上的“伤”,表情也跟着舒缓下来:“你和阿梅都伤得不轻,看在你悉心照顾我们沈予的份儿上,这事儿就不追究了,但是今后要注意,别再弄得天翻地覆的。等再过些日子,你的任务也就完成了,咱们好聚好散,多好?”

方梦听得两眼放光:“真的吗?我的任务就要完成了?”

“是啊,等沈予好起来,也就不需要你照顾了,到时候我们沈家自然不会亏待你。”

方梦深鞠一躬:“谢谢夫人。”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有多高兴,可沈予却与她心情相反,不悦的情绪写在脸上。

阿诚偷偷瞧了一眼,又看着没长心的方梦轻叹口气。

“好了,你回去休息一下吧。”沈母打发。

方梦走到沈予身边,要推他一起回去,却被沈母制止了,“你们先走,我要跟小予单独聊一聊。”又对姑姑说,“黎萍,你也出去。”

待人都走干净后,沈母意味深长地看着儿子,招招手:“到我身边来。”

沈予把轮椅推过去:“妈,什么事啊?”

沈母抓起儿子的手轻抚:“咱俩好久都没单独说说话了。前些日子,你是烦我烦得跟仇人似的,想见你都难。”

“是儿子不孝,那阵子我谁也不想见。”

“妈知道,你向来要强,受了那么大的打击,一时半会儿怎么接受得了呢。不过好在有惊无险,都熬过来了。”

“多亏了小秋。”

沈母喜上眉梢:“还是风水先生算得准啊,改天我得登门道谢去。”

沈予无奈,他向来不信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觉得本该是身边人的功劳,为何要扯什么风水先生?但自知说服不了母亲,只好听之。

沈母嗔怪:“昨天晚上你还吓我说下身没知觉。今天我特意问复健师,他说你很刻苦,恢复得非常快,让我不要担心。看来,方秋那孩子也待不了多久了。”

沈予脸色一变:“谁说我恢复快了?我自己的身体我最清楚。方秋对我照顾挺周到的,就先留着吧。”

沈母收起笑容。儿子在想什么,当妈的再清楚不过了,她生怕他“误入歧途”,才想着提醒他:“小予,我要是再不叫你收心,恐怕你这心就收不回来了吧?”

沈予急了,这会儿怎么能说没事?那岂不是承认了谁才是施暴者?于是赶忙帮腔:“别硬撑,被打成那样还没事呢?快去医院,有什么事等回来再说。”说完又朝阿诚使了个眼色。

阿诚立刻明白,托起方梦就往外走。

沈母指着被佣人架起来的梅姐:“阿梅也得去医院吧?”

沈予简单打量一番:“轻伤而已,不至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