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新词

小家伙你喷的到处都是学长 在床上拔萝卜是什么意思

时间:2022-06-23人气:作者:
沈予怔怔地看着母亲,明知故问:“您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意思是让你不要在无关紧要的人身上浪费感情,佣人就是佣人,关系一定要划分清楚。”

沈予闭口不言。

“当然,我知道朝夕相处容易让人产生依赖感,尤其你现在行动还不太方便,等痊愈后估计就会好了,而且我相信你眼光也不会那么差。”

沈予仍不说话。

“还有,我要跟你说说曼琳的事儿。”

沈予立即开口:“她的事儿就不用说了吧。”

“你看你,现在来劲了。”沈母看向落地窗外,“之前的事吴家办的确实不地道,但昨晚我仔细想了想,如果是我女儿的未婚夫突然遭遇了不测,瘫了,恐怕我也会心有余悸,希望从长计议的。”

“妈,您误会我的意思了。其实这件事我并没有埋怨他们家的意思,甚至现在还有些感激,因为我和她确实不合适,如果不是出了这档子事,可能就糊里糊涂走到一起了,那样对谁都不公平。”

沈母觉得奇怪:“你之前并不排斥这件事儿啊。”

沈予冷冷一笑,回想起之前那个荒唐的婚事。

所有人都认为,一个在旁人眼里优秀得几乎完美的男人理应拥有一份完美的婚姻,能站在他身边的女人一定要有显赫的家世,美丽的外表,不俗的谈吐及出众的气质。

这么多年,沈予追逐着事业上一个又一个目标,把自己活成了一台永动机,临到三十岁的时候才发现,这台永动机负责爱情的部分还不曾启用,被遗忘在了角落,零件还是崭新的。

但在父母看来,这个年纪的男人则必须给自己的生活一个完满的交代,令人艳羡的婚姻是必不可少的。因此沈母开始给儿子物色一个又一个相配的姑娘,沈予疲于应付,直到最后遇见了吴曼琳。

吴曼琳一直很崇拜沈予,所以在双方父母介绍二人认识的时候她便开始了腻腻歪歪的死缠烂打,那个时候沈予也很迷茫,所有人都觉得他二人十足相配,简直就是羡煞旁人的佳偶组合,可他却不觉得。

有一天,他主动找到父亲,想推掉这件事。

沈父问他,你对曼琳有什么不满意呢?

不满意吗?他也说不上来,就好像拿着一件刚买到的陌生商品去店里退货,店员问他,您为什么要退货呢?是质量问题?尺码问题?还是款式问题?

不喜欢需要理由吗?

可这句话说服不了沈父。

“小予,你知道什么是喜欢吗?长这么大你也没谈过恋爱,又怎么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呢?”

沈予被问住了,这件事情上他似乎真的没有什么发言权。

沈父耐心劝说:“尝试一下,给彼此一个机会,或许你会发现曼琳身上的可爱之处也说不定呢?”

接受了父亲的提议,就像坐上了一辆不知开往何处的车,打那之后,恋情走向不受他控制,就连什么时候结婚都是家长定好的。

明明是两个人的事,结果跟四个父母有关,跟那个崭新的、陌生的未婚妻有关,唯独与自己无关,沈予说不上来那是一种什么感觉,自己就好像封建礼教下的童养媳似的,被人推着被迫朝前走。

不过那会儿有忙碌的工作,分不出心思想这些倒也还好,直到出了事故,他突然有的是时间去思考人生中的种种抉择,才渐渐明白自己走错了方向。所以面对吴曼琳的悔婚,他实际上是如释重负的,只是那时负面情绪像汪洋大海,这个好消息都没来得及溅起什么水花就被淹没在了一片混沌之中。

这一次,沈予打定了主意要把这件事说清楚:“妈,借着这次生病我仔细想过了,我和曼琳不合适,所以这件事就算了吧。”

沈母眨眨眼说:“刚你吴伯母还说这两天就带曼琳过来呢。”

“她们来,我不拦着,但我这边跟您讲好,别再抛无谓的橄榄枝了。”

“什么意思啊?”沈母追问,“那我联系一下别家的姑娘?”

沈予语气坚定道:“您谁也不用联系。我捡回一条命,想清楚了很多事情,以后我的事我自己来定。”

沈母明白了儿子的意思,但还是不放弃:“小予,你要考虑到我们两家之后的合作。”

“我现在只想考虑自己的心情。”沈予转动轮椅后退半圈,“妈,要是没有别的事情,我先回去了。”

沈母犹豫着想说些什么,又生怕儿子生气,只好忍住了:“嗯……好吧。”

===

门框有撬动过的痕迹,厨房里凌乱的场面已被收拾妥当,方梦走进去,回忆着今天发生的事情仍心有余悸。

头上的伤口是被梅姐拉扯撞到柜门留下的,她凑近一看,上面果然还残存血迹。

如果今天的事情是姐姐来经历,她不敢想象后果会如何。不过想到刚刚沈母打算要放她自由的话,方梦终于觉得日子有了盼头。只是再一想父亲跟沈家借的三十万,以及那个放弃读书,一心想做生意的弟弟……她还是觉得堵心。

她就那么愣愣地在厨房里发了好长一个呆,直到沈予出现在门外,吓了她一跳。

“你在这儿傻愣着干什么?”

方梦怯怯地看着他,这是在昨晚“那件事情”之后他们第一次单独会面。

应该问问他吗?为什么要那么做?

不,不行,那会让气氛更尴尬。

“被打傻了不行啊?”她还嘴。

沈予面无表情地盯着她,忽而发笑。

方梦急了:“你笑什么?我有那么可笑吗?”

“阿诚还真是夸张,竟然把你化妆成这样。”

方梦捂脸:“被你看出来了?那说明化得很假,估计也是骗不了夫人的。”

沈予摇头:“不,化妆技术非常好,只是我已经记下你真正的伤口了。”

看得还真仔细!方梦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好像硬被人卸了妆似的。

“对了沈先生,那个衣服、鞋子、首饰我都送到你房间了,可是衣服上不知什么时候沾到了一些血迹,我洗过后还是看得出来,实在不行我折些钱给你吧。”

沈予低头盯着自己缠着纱布的手苦笑。

“咦,你的手怎么了?”方梦走上前去看。“你蹲下,让我看看伤口。”

沈予握得紧,方梦挣脱不开,只好遵命,但嘴上还是不悦地嘟囔:“手受伤了还这么大力气!”

沈予拨开纱布,看到一条半截手指长虫子似的缝合口,一阵心疼。

“疼吗?”他问。

“不疼了,头皮本来就没什么痛感,再加上上了药,真的没事了。”

沈予帮她盖上纱布:“她今天是怎么打的你?”

方梦站起身,打斗场景一幕幕在眼前播放:“踢在我肚子上八次,大腿上三次,打在脸上五次,拽着头发撞在门上一次。”

沈予不可思议地看着她:“你竟然还计数了?” 

方梦理直气壮地说:“不记得这些怎么知道自己是赔是赚啊?”这是她多年“抗战”学会的技能。

听着她受的伤,沈予本是心疼得不得了,可再一看她这幅流里流气的样子,他又忍不住想笑。

见他面带笑意,方梦更气了:“亏你笑得出来,有没有点同情心啊?怪不得那个什么梅姐横行霸道,估计就是让你这样的雇主给惯的。”

沈予收起笑容:“还真是不讲理。”

“没错,我不讲理,那么请你让我这个不讲理的人出去,好吗?”

沈予堵在门口,没有让步的意思。

方梦见他不动,便主动过去推开他:“快起来,让我出去。”

沈予抓着她胳膊:“生气了?”

“是啊,我非常生气,不许吗?还有,你给我解释一下昨天晚上是怎么回事?”

两人拉扯间,阿诚突然出现,显然他没意料到走廊里会是这样的场景。

三人撞到一块儿,尴尬得都想立马闪人,还是方梦第一个反应过来,从沈予手上抽回自己的袖子,一溜烟跑进了洗衣房,牢牢地关上了门。

靠在门上缓了口气,她开始气哄哄地将脏衣物填塞进洗衣机,脑袋里想的都是这些天经历的糟心事儿。

许久后,阿诚推门进来,看到坐在待洗衣物上发呆的方梦他诧异:“怎么坐地上了?”

方梦不说话,还在生闷气。

“你看你,今天医院里我都提醒过你了,要做个聪明人,学会隐藏自己的情绪。”

方梦撇嘴:“你怎么不看你那个沈总多气人!”

阿诚一脸严肃地拍了一下洗衣机:“那就打他。”

方梦被逗笑了:“傻不傻呀你。”

阿诚也跟着笑道:“别置气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这边可以送你去见你弟弟了。”

方梦从地上弹起来:“真的?”

阿诚点点头:“你先告诉我你弟在哪儿,我提前安排一下。”

方梦成天惦记着见她弟弟的事儿,但阿诚说去安排,之后却没了消息。

三天后的下午,阿诚突然临时通知让方梦准备一下,马上出发。她想都没想,便戴上一顶帽子遮挡住头上的纱布,第一个钻进副驾驶位。

等了一会儿,就见沈予拄着拐往这边走,阿诚护在身边。

不得不说,这家伙现在走得不错,方梦觉得,大概再过两个月,哦不,可能再过一个月,他就能脱离拐杖了。

可是……他来做什么呢?

沈予拉开副驾驶车门,对方梦说:“下来,坐后面。”

方梦以为是要给他腾地方,赶紧照做,可等她钻进后排后,沈予也跟着坐了上来,拐杖横在前面,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阿诚坐到驾驶位,对方梦说:“方小姐,我们这就去找你弟弟。”

“你……你跟沈先生说了?”

“是啊,不然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机会呢?”

方梦转头看着沈予,心想难道是这厮特意帮她的忙?却又觉得不大可能,或许是正好有事要办,顺路而已。

方家在青松市,与东陵市比邻,车程不过一小时的时间。

按照方梦的要求,阿诚把车停在了一条颇有年代感的街边,街道两侧商户做什么的都有,但因为离学校比较近,所以就数网吧和游戏厅生意最好了。

方梦下车,依次钻进店里,不一会儿,便从一家游戏厅里拽出了一个头戴鸭舌帽的男孩。

男孩有意反抗,跟她拉拽着,直到被方梦一拳砸在脸上才老老实实站好。

车里的二人看得一清二楚,阿诚不禁感叹:“够猛的啊。”

“嗯。”沈予表情凝重,大有一种对自己未来人身安全的担忧。

方山被打了一拳倒不是什么稀奇事儿,可是这一拳从大姐那打过来,这可实在让人接受不了。

在他印象中,大姐一直都是个温婉贤淑的人,不要说动手,大声说话的时候都很少,今天这是怎么了?

“大姐,二姐传授你武功了?怎么打人的路数都一样啊?”

“甭跟我说那些用不着的,我就问你,为什么不上学了?”

方山揉着脸,气鼓鼓地说:“我不喜欢上学,我不爱上学。”

“所以就要去做生意?你懂个屁啊,知道什么是做生意吗?”

“怎么不知道?买进卖出,就这么简单啊。”

方梦咬牙怒斥:“打小学起你数学就没及格过,说你智力有问题都不为过,还做生意!赶紧给我老老实实上学去,别想乱七八糟的事情。”

“我不去,就不去!”方山铁了心,一边说一边后退准备遁逃。

方梦及时拉住他,拧着耳朵把他扯到自己身边。

“你们俩,有话好好说嘛,大街上拉拉扯扯不像样子。”阿诚走过来劝说。

方山见阿诚面熟,反映了一会儿笑道:“哎,你不是沈家那个小保安嘛。”

得,到他这儿成了保安了。

阿诚笑了笑:“对,是我。”

方山朝他身后的黑车看去:“呀,劳斯莱斯。”

说完便扎着膀子跑过去,拉开副驾驶车门,顺理成章地坐了进去。

“嘿!”方梦气得直跳脚,跑过去拉开车门命令,“你给我下来!”

“我不下!”方山固执地坐着,摆弄车里的零件,看什么都新奇。

“你下来。”

“我不。”

姐弟俩又拉扯了起来。

这时,坐在后面的沈予发话了:“让他坐着吧。”

方山没想到后面还坐着个人,回头一看,脸上立即笑逐颜开。

他咧着大嘴,露出满口白牙叫道:“姐夫!”一声“姐夫”喊出来,方山只觉得一下子安静了,姐姐也不拽他了,姐夫更像被点了穴似的,面无表情,眼睛都不眨一下。

紧接着他后背重重地挨了一拳:“乱叫什么!”

“怎么,不对吗?你跟他结了婚,他就是我姐夫啊!”方山梗着脖子,不服气地说,“那天跟我爸去沈家,只远远地看了一眼,今天才近距离看见,姐夫可真是不得了,帅啊,真帅,比我们学校那体育老师还帅,跟我姐结婚有点浪费资源了。哎,姐夫,手头宽裕不?也带我进商界闯一闯啊?”

“方山!差不多得了,”方梦气得鼻孔都快喷出火来了,赶紧探头道歉,“对不起啊沈先生,我弟弟不懂事,给您添麻烦了。”

方山说:“这是你老公,叫什么沈先生那么见外啊。再说了大姐,咱俩好不容易见一次面,你就不打算请我吃顿饭?”

“不打算,你这种人配吃饭吗?”

沈予这时候发话了:“那就一块儿吃个饭吧,你想吃什么?”

帕尔顿西餐厅,四人围坐在角落,桌上摆满了方山点的餐,他正拿手机拍着照片。

方梦看着自己没出息的弟弟问:“这么多东西你吃得完吗?”

“一起吃嘛。”

“我们都吃过了。”阿诚说。

“好吃吗?”沈予问。

方山收起手机,开始用餐,手里的刀叉用得十分蹩脚:“好吃,这家店特贵,我老早就想来了。”

三人看着他,他嘴里嚼着牛排含混地问:“姐夫,考虑得怎么样了?几十万对你来说应该不在话下吧?我准备也开个公司,或者弄个西餐厅也行。”

沈予面色泰然,淡淡一笑:“那你到底是想开公司,还是要开餐厅啊?”

“都行啊,你说我适合干什么?”

“我觉得你最适合回学校好好镀金。”

方山咽下嘴里的食物,刀叉撂在桌子上,一脸的不开心:“不愿资助就直说,何必这么拐弯抹角的?”

沈予淡定地切好了一份牛排,放到方梦跟前说,“尝尝。”又看向方山,“不是不愿资助,是根本不想。又是公司,又是餐厅的,一个人如果连要做什么都弄不清楚,他怎么可能成功?到底是想做生意,还是想要享受‘老板’这个身份,你好好问问自己。”

方山咬着叉子思考:“有区别吗?这么简单的事情让你弄得好复杂。”

“复杂吗?我并不觉得。要知道做生意跟买彩票可不一样,没有脑子寸步难行,没有知识也走不长远。想开公司,经营什么呢?做过市场调研吗?打算招聘多少员工啊?办公地点选在哪儿?每月各项支出费用心里有数吗?打算什么时候上市?想开西餐厅,主营方向是什么?食材哪里的最新鲜?红酒什么产区的性价比最高?靠谱的主厨如何招聘?店铺装修风格心里有数吗?”

方梦瞠目结舌地看着沈予,头一次听他讲这么多话,心道,这家伙说话都不喘气儿的吗?真是舌头灵活,脑子更灵活。

方山被问得哑口无言。

沈予继续道:“所以我奉劝你还是老老实实待在学校,如果对做生意感兴趣可以填报相关的大学和专业,至少用你的诚意打动我,我才能考虑给你投资。”

方山目光扫过每一个人,最后在沈予脸上停住:“姐夫,意思是说如果我考上大学你就愿意资助我啊?”

沈予意味深长地看着他:“没错,考上大学我给你五十万,大学顺利毕业的那天结算。如果考上的是985、211这些重点院校,我给你一百万。”

听到这两组数字,方山眼睛都放光了:“真的?”

方梦却急了:“哎,你不要乱承诺哦,羊毛出在羊身上,别到时候从我这边扣钱。”

沈予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然后端起酒杯说道:“来,让我们祝你成功吧。”

方山乐得什么似的,赶紧端杯跟沈予和阿诚对撞,方梦也不得不端起杯子象征性地参与。

小抿了一口,沈予便放下杯子,拦住方梦即将送进嘴里的酒:“别喝了,太垃圾,我们走吧。”

阿诚起身扶沈予出餐厅。

方山又喝了口红酒品了品:“垃圾?挺好喝的呀。”

方梦食指戳着他脑门,愤愤地警告道:“你赶紧给我回学校上课去,再搞事情,我就去你学校揍你。”

说完也立刻跟了出去。

方山看着一桌子的美食都没怎么动,便想到通知一下狐朋狗友们,准备来个“第二局”,刚打完一个电话,阿诚便匆匆赶回来了。

“呦,小保安,什么事儿啊?”

阿诚冷着脸交代:“我提醒你一下,别姐夫姐夫的挂在嘴上,协议上有保密条款,一旦泄露了信息,你们家一分钱都别想拿走。”

方山笑了:“放心吧,我又不傻,这事儿就自己家人知道。”

回去的路上,天色越来越暗,三人坐在车里,谁也不说话。

最后还是方梦忍不住了,她抱着胳膊说:“我说沈先生,以后我家的事情你能不能让我自己处理啊?动不动就替我许诺,我知道协议上有写一百万的奖励,可我万一拿不到呢?我拿什么兑现你许下的承诺啊?”

沈予轻描淡写地说:“你放心,他考不上。”

阿诚扑哧一声笑了。

方梦更来气了:“就这么瞧不起人啊?万一我弟弟考上了呢?”

“那我就兑现承诺,百十来万而已嘛。”

说的轻松!

方梦别过头:“有钱就是任性。”

沈予看着她的侧脸道:“我刚刚给他的承诺是为了让他乖乖回学校上课,这个年纪的孩子流落社会很容易出问题的。”

这倒是。

“不管怎么样,今天还是谢谢你。”方梦不大情愿地说,“我看出来了,你也没什么事儿,就是陪我出来解决问题的。”

沈予笑而不语,似是接受了她的感谢。

车子开到家,方梦并没有察觉到什么异样,但下车的时候,还是清清楚楚地听到沈予的一声轻语:“糟了。”

糟了?什么糟了?

方梦四下寻找“糟了”的根源,最终目光停留在一个娉婷袅娜的女子身上。

女子洋娃娃似的打扮,杨柳细腰朝这边走过来,发出的声音像小绵羊似的:“沈予哥!”

“不小心弄伤的。”他简单解释,随后便拉住方梦的手腕。

“你干嘛?”方梦浑身痉挛,吓得试图躲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