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新词

两男一女两根茎同时进去爽不 女生第一次哭男生会停止吗

时间:2022-06-23人气:作者:
那是个十足的美人,活体芭比娃娃。

方梦目光扫过她那让人过目不忘的脸,高耸挺拔的胸,纤细修长的腿……觉得此时此刻的自己简直相形见绌。

“吴小姐……”阿诚拘谨地打了个招呼。

吴小姐……难道就是沈予的那个未婚妻?什么曼琳?

方梦猜想着。

“阿诚,你们去哪儿了?这位是谁啊?”吴曼琳指着方梦问。

还没等阿诚介绍,她便说道:“保姆吧?”

阿诚愣愣地看了眼沈予,略不自然地抿嘴一笑。

吴曼琳站到沈予身边,胳膊娴熟地挎住他的:“沈予哥,我等你好久了,给你打电话也不接,你是真的生我的气了吗?”

沈予架着拐杖的手抓紧,故意屈膝,下身做瘫软状对阿诚说:“快把轮椅推过来,下身一点感觉都没有,一会儿都站不了。”

吴曼琳手渐渐松开,低头看着沈予两条不自然弯曲的腿,脸上的表情怕怕的。

这是沈予出事后她第二次见他,第一次是在医院,她以为他这辈子就只能那么躺着了。

阿诚立刻明白了沈予的意思,快马加鞭把轮椅推出来。

沈予坐好,客客气气地对吴曼琳说:“实在不好意思,我这身体是越来越差,必须回去休息了。”

吴曼琳一脸失落:“沈予哥,你是不是在故意避开我啊?来之前我通知了沈伯母,还给你发了消息,结果你却出去了。”

方梦恍然大悟,原来沈予不是特意陪她出去见弟弟,而是为了躲开这个女人。

她盯着闪闪发光的吴曼琳,觉得沈予一定不会是讨厌这样的姑娘,他之所以避开她是因为……怄气?

没错,情侣之间总喜欢怄气,方梦在听身边人讲述恋爱经历的时候就知道这种小把戏了,相当于一场博弈,斗到最后要么一方低姿态服软,要么一拍两散。

不过怎么可能一拍两散呢?那么美好的姑娘,是个男人应该都想把她好好留在身边吧。

阿诚推动轮椅,吴曼琳赶紧阻止:“沈予哥,我有话要跟你说。”

沈予仰起头:“就这么说吧。”

吴曼琳扫了一眼阿诚和方梦:“你们俩可以回避一下吗?”声音软软的,却不容拒绝。

阿诚看了眼沈予,见他点头,便带着方梦回了小宅。一进屋,他担忧地躲在窗后查看外面的情况,方梦也跟着探头探脑看热闹。

“看见了吧,那就是我们沈总之前的未婚妻吴曼琳小姐。”

“看见了,沈总好福气啊。”

“为什么这么说?”阿诚问。

方梦给出理由:“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这样的姑娘哪儿找去啊?”

阿诚嗤笑:“我跟你说这也就是现在沈总身体出了问题,放在之前你可不知道有多风光,多少门当户对人家的姑娘排着队找夫人,一个个都跟吴曼琳一样出挑。”

方梦更羡慕沈予了,心中第N次感叹:有钱真好!

阿诚胳膊撞她:“哎,说实话,心里有没有那么一丁点儿嫉妒?”

“嫉妒?”虽然女孩子之间的确容易滋生嫉妒,但面对吴曼琳这个到处都令自己望尘莫及的姑娘,方梦根本不知该从哪儿嫉妒好,“阿诚,你看看人家,再看看我,我配吃醋吗?”

“你这么说其实就是吃醋了。”

方梦不置可否。

阿诚斜了她一眼,悄声道:“但我觉得你比她好。”

方梦一怔,不懂阿诚为何会吹出这么离谱的彩虹屁来。

“阿诚,我不傻。”

“真的,起码你为人简单真诚,”阿诚一本正经地说,“吴曼琳小姐在脸上花了不少钱,你要有钱也能变成那样。”

方梦吃瓜群众似的咬着手指面带微笑,眯眼盯着吴曼琳看:“啊?她整容啦?”

阿诚话锋一转,开始提建议:“要我说你横冲直撞的性格得改一改,别动不动就拳打脚踢的,哪里像个女孩子的样子嘛。”

方梦紧咬下唇,委屈地看着阿诚的侧脸,他不知道的是,之前的人生,她就是依仗着这股横冲直撞的蛮劲儿才把自己保护妥当,否则在这个到处都透着不友善的世界里,一个小哑巴该如何让自己平安度日呢?

阿诚没觉察到她的变化,继续说道:“你看吴曼琳,气质优雅,大方得体,说话永远都跟吹风儿似的,你要是学会这些啊,估计沈总会更喜欢你。”

方梦一句“谁要他喜欢啊?”还没说出口,阿诚就惊叹了一声:“妈呀,怎么还抱一块儿了?”

窗外,吴曼琳双手环住沈予的脖子,亲昵地说着什么。因为角度问题,并不能看清沈予的全脸,不知道此刻的他是不是正一脸地享受美女的投怀送抱。

方梦突然心里咯噔一下,不太好受,但又不认为那是吃醋。她搞不懂是什么状况,只好慌慌张张地逃回自己的房间。

她坐在床上,觉得脑子很乱,手指随意地滑动手机屏幕,眼睛却无法聚焦,好像什么事情都不能让她专注似的。

就这么坐了不知多久,突然听见敲门声。

她吓了一跳:“谁?”

“我。”是沈予的声音。

“时候不早了,我睡了。”

片刻后,沈予说道:“这还不到九点你睡什么觉?”

“我困了。”

又过了一会儿,门外那个声音再次响起:“可是我还没吃晚饭,我饿了。”

方梦无奈起身:“你想吃什么?”

心里却暗骂:在西餐厅有东西不吃,现在回家又折腾我!

“之前你做过一次炒饭,还做那个吧。”

“知道了。”

厨房里,方梦一边准备炒饭嘴里一边嘟囔:“吃吃吃,撑死你!”

又突然想到刚刚阿诚提的建议,心想也是,不管是跟吴曼琳比,还是跟普通姑娘比,她活得都有些糙。

要不……改改?

方梦端着炒饭给沈予送过去,恭恭敬敬地说:“沈先生,晚饭好了。”

说完就要往出退。

沈予叫住她:“你过来坐下。”他指了指自己对面的位置。

方梦照做,脸上却没有半点表情。

沈予吃了口炒饭,顿了顿,好像想评价些什么,接着又吃下第二口。

“不开心啊?”他突然问道。

方梦眨眨眼睛,嘟囔:“没有啊。”

“你生气了?”

“我为什么要生气?”

“是啊,你为什么要生气?”沈予语气轻松地问,勺子从他双唇间滑过,看得出来他吃得很香。

方梦觉得自己被绕进去了,因此更生气了:“我没生气!”

“奥。”这一声回答分明不是信了,而是想要结束这个话题。

“那个吴曼琳,”沈予盯着盘子里的炒饭说,“已经是过去式了。”方梦不知道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但她很清楚他跟吴曼琳是不是过去式并不重要,反正现在式也不可能是她。

“沈先生,您没有必要跟我汇报您的感情生活。”她说。

“我觉得有必要。”沈予抬起浓密的睫毛,“内容丰富”地看了她一眼。

方梦不明所以地回看向他。

沈予解释:“以后如果再发生今天这种事,请你务必要留在我身边。”

方梦翻了个白眼,心道虚伪:“沈先生,今天您跟吴小姐抱得紧紧的,恐怕有我在也不方便。”

“你吃醋了?”沈予表情略有惊喜。

“我没有!”方梦再次开启防御机制,“好笑,我为什么要吃醋?”

“因为你今天很奇怪。”

“你今天才奇怪,不是说我生气就是说我吃醋的,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在意你?那对不起,我真没有,我就是觉得……”方梦气鼓鼓地双唇紧闭。

“觉得什么?”沈予求知地问。

“觉得你那天晚上不应该那样对我。”方梦说出了郁结在心中的委屈,紧接着那天晚上压倒性的一幕再次浮现在眼前。

沈予放下勺子,炒饭也吃得差不多了。

“我……”他沉吟片刻,说道,“对了,你不要担心你父亲的欠我家的钱。”

“嗯?”方梦觉得这话题转换得有点突然。

“那三十万,一笔勾销了。”

空气凝结了几秒钟,方梦立即叫停:“等会儿,我怎么觉得不对劲儿呢?今天你先是跟我弟许诺了一百万,现在又把我们家欠的三十万勾掉了,沈先生,把我扔给人贩子也不值这些钱吧,我觉得你有必要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沈予露齿一笑,他脸上总有一种干净的气质,就是那种“阅尽千帆,归来仍是少年”的质感,沉稳却不沧桑。

不得不说,方梦喜欢看他笑,整齐的牙齿,被两瓣色泽醒目的红唇圈着,让人想忽视都难。

“好,我这就给你解释。”

沈予撑着桌子站起身,两条腿僵硬地挪着步,令人惊讶的是他仅仅只用两条胳膊保持平衡,并未依仗拐杖之类的东西。

一步、两步、三步……

七步后,沈予靠在墙上,咧开嘴角:“感谢你带给我的光明。”

方梦捂着嘴,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这些天的训练,沈予并没有让她陪同,因此她也不知道他进步这么快。

“不,”她站起身朝沈予走过去,“光明不是我带给你的,它一直都在,我只是帮你转过身,让你看见了它。”

沈予不由分说地抱住了她,紧了又紧,把脸埋在她耳边轻轻吹气:“谢谢。”

方梦觉得脖子痒痒的,脸火辣辣的,她心脏狂跳,本能地推开了他。

沈予发笑,并未觉得尴尬:“复健师说我恢复的速度像一场奇迹,我也相信自己很快会好起来,你看,我可以一直走到床头那边。”

说完沈予便开始迈步,像个大号婴儿。看得出来,他拼命想走得更好,拼命想恢复健康。

当快走到头的时候,脚下突然被拐杖绊了一下,他整个人重心不稳,歪歪斜斜地寻找着就近的支撑点。

这时候方梦一个箭步冲上去:“沈先生,小心!”

可惜来晚了一步,沈予只抓住她的手臂,就已经倒在床上了,而方梦则被他拉着,正正好好地摔在他身上。

就那么压着他,脸对脸,这一幕似曾相识,只是当事者的心境却完全不同了。

方梦脑袋里迅速闪过两个念头,第一个是,幸好他没受伤,第二个是,我得赶紧离开这儿。

沈予像看出她心思似的,两手紧紧环住她的背,锁死了般地不让她动,生怕她跑了。

方梦脸红了,她感觉到自己的胸腔被里面的那个小东西撞得快要碎裂了,但似乎那撞击又是另一个胸膛里传出来的。

两颗心脏,仿佛在不顾一切地寻找着近在咫尺却终无法见面的“同类项”。

“你放开我。”她有些喘息。

“不放。”他喘得更厉害。

“欠你的钱我会还给你的,但不是以这种方式。”

沈予愣住了,确切地说是有些气愤,有些失望。

他不懂她为何要这样想他,难道她以为他费的这些心思就是为了一段露水情缘吗?

他脸色阴沉下来:“你想怎么还?”

“怎么都行,就是不能这样还。”方梦仍旧坚持。

“好,我会给你机会还的。”他说,随即放手。

方梦慌张起身,像偷情被人捉了现行似的狼狈。

她端着所剩不多的炒饭,速度飞快地离开了。

沈予仍旧调整着呼吸,他感觉到身体里的一股燥热,像干了一杯高度酒,再难受也只能憋在心里,无处宣泄。

方梦在厨房里来回踱步,手里的杂志不停地朝脸上扇风,她太需要给自己降降温了。

此时此刻,她内心的情绪十分复杂。

她气愤,气愤于沈予为何要以金钱为饵,诱她上钩?他把她当什么人了?

她困惑,即便是要让她出卖肉体也不至于这么大手笔,像他那样的公子哥,想找个姑娘解闷儿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儿?

排除了所有不可能后,就只剩下一种可能——他是真的看上她了。

但这个想法也立即被方梦否定了,要是之前她或许还会犹豫,可是今天,在那个吴曼琳的对比下,方梦觉得沈予但凡有点脑子也不会看上她。

越想越乱,她开始强迫自己不去想。

眼睛盯准了沈予吃剩的炒饭,就剩那么两口。

她不喜欢剩饭,准确地说是穷日子过够了,知道钱和粮食来之不易,因此更懂得珍惜。

方梦几乎是无意识地用勺子将炒饭送进嘴里,还没等咽,脸上的表情就像吃了柠檬一样纠结起来。

“我的天啊,这什么味儿啊?”

一股浓浓的胡椒粉味儿。

一定是做饭的时候走神儿,不小心放多了。

方梦想不通,西餐厅里的东西他一口没动,还说红酒垃圾,结果这么难吃的炒饭却吃得倍儿香。

看来这家伙不光脑子有问题,味觉也出现了严重的bug。

刚要吐槽,她突然意识到自己手里的勺子是沈予刚刚用过的,这雕着花的勺子在他嘴里进进出出,结果现在又进了她的嘴。

方梦一阵羞愧,赶紧放水开始清洗餐具,试图当这一切都没发生过自打那天的“亲密接触”后,方梦便觉得他们俩的关系开始变得微妙起来。

每当他们独处时,她便会不自觉的紧张,总觉得他在偷看自己,可转过头看他,人家却正在做自己的事情。

但并不是每次都这样,偶尔他们还是能够四目交接,默契地同时偷看彼此,就像现在,方梦正擦着桌子,抬眼一瞧,沈予捧着书,眼睛却看着她。

方梦赶紧当做没看见,垂下眼帘继续干活儿。

他可真爱看书,复健的这段时间,各种书籍,中国的、外国的,一本一本地看,倒是没见处理过公务。

方梦奇怪,不是总裁吗?难道彻底放手了?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随后是两个人的对话,方梦听得出来,其中一人是阿诚,另一个声音她没听过。

“乔先生,您留步,我们沈总现在不方便会客。”

“哪有不方便的道理,我又不是外人,你别拦我。”

“乔先生,好歹让我进去打声招呼。”

“用不着。”

说话间,两人进了沈予的房间。

“沈予兄,怎么,不想见我啊?还让人拦着。”

方梦细瞧这西装笔挺的人,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精致的气息,精致到连鬓角的形状都是严格修饰过的,脸上虽蓄着小胡子,可看着却比许多没胡子的人还要干净。

这个人……方梦觉得就好像上海滩的那种杀人后还要用手绢擦擦枪口的帮派大哥一样,矫情得很有个性。

“哪里啊光誉兄,我都不知道你来了,不然还不得出门迎接啊。”沈予面不改色地说。

工作失职的阿诚一脸歉意:“沈总,都是我不好。”

“算了,你先出去吧。”

阿诚往后退,朝方梦一摆手示意她也出来。

乔光誉走到床边,捏了捏沈予的腿:“怎么样,有感觉吗?”

“唉,我这病啊一时半会儿好不了了。”

乔光誉板起脸:“哦?伯母说你恢复得很快啊。”

“那是为了哄她开心。”

乔光誉食指朝沈予指了指:“懂了,跟我一样,报喜不报忧。不过沈予啊,这么躺下去也不是办法,再怎么说也没伤到脑子,实在不行就开始工作吧,那么多事儿等着你处理呢。”

沈予含笑:“还好有弘俊,最近都是他帮忙在搭理,我省掉好多精力。”

乔光誉拉开椅子坐下,捏着下巴上的胡子:“打算让位了?”

“唉!”沈予叹气,眼神复杂地看着乔光誉,“不然还能怎么办?这线上线下的媒体把我写得都快入土为安了,我这么突然出现也不合适。”

乔光誉笑容一僵,很快又恢复了常态:“哈哈哈,那些小报记者你也知道,为了搏眼球,怎么乱怎么写,一点底线都没有,你还是不要往心里去。”

沈予无奈道:“能不往心里去嘛,或许也是因为经历了生死,最近时常觉得人生不过如此,或许有一天看破红尘也说不定呢。”

乔光誉双眼放光,嘴上却劝:“别胡思乱想,一定会好起来的。”

方梦借着拖地在门外偷听。她想不明白今天的沈予为何怪怪的,这段时间他明明恢复迅速,可现在却好像生怕乔光誉知道他情况不错似的。

还看破红尘!看破红尘怎么会有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啊?

方梦嗤之以鼻。

不一会儿,她便看到那小胡子推着沈予离开了,好像去了主楼。

“方秋。”

方梦回头,看到小雅朝她招手:“你有空吗,帮我个忙?”

方梦还当时多大的事儿呢,进她房间才知道,原来小雅的父亲要过生日了,她想选个礼物,可手机上扒拉了半天也没找到合适的。

小雅让方梦坐下帮她参谋,方梦一扭头又看到了一双打了补丁的袜子。

“你帮我看着,我去给你倒杯水。”

老人的礼物,无非就是要实用性强,方梦认真地翻看,一边在纸上记录可选择的东西。

没多久,小雅端着水杯回来了。

方梦指着纸上罗列的选项说:“如果叔叔吸烟的话可以买个过滤烟嘴,还有足浴盆、茶具、手表、电动剃须刀什么的。”

“奥,好主意。这些你给你爸爸买过吗?他最喜欢什么?”

一句“他不配”被方梦硬生生咽了下去,随后微笑道:“我爸不过生日。”

小雅寻思了一会儿道:“那就买电动剃须刀吧,我爸还没用过呢。”

另一边,沈家正热情招待乔光誉和他太太任真,沈予被迫作陪,不得不参与毫无养料的“商业互捧”。

沈母十分喜欢任真,在乔光誉还没结婚的时候她就总跟沈予念叨,说他要是能娶个任真那样的回来她就知足了。

任真家世不凡,其父在海外经营纺织品生意多年,家底殷实,而且她模样乖巧,身边一直不乏追求者,乔光誉是死缠烂打,拿面子和数不尽的钞票才博得美人芳心,两人的结合是实打实的门当户对,羡煞旁人。

沈母握着任真的手问:“这结婚也有两年了,肚子还没动静儿?”

乔光誉赶紧接过话头,诉苦道:“我倒是想,可是小真不愿生,她对生孩子这事儿有恐惧,所以我就只能从了她了。”

沈母苦口婆心劝说:“小真啊,该生还得生,你是不知道有孩子的乐趣。我呀,羡慕你们俩,你们看我家沈予,婚事都没个动静,就更别提抱孙子了。”

沈父插话道:“这种水到渠成的事情,着急有什么用。”

沈母撇嘴:“我要是不着急,他就更不着急了。”

任真笑道:“沈予还愁找不到老婆?弄个比武招亲,估计为他而战的姑娘能把门槛都踏破。”

众人齐笑。

“小予,妈妈现在可是提了要求了,我们沈家儿媳妇就要小真这样的。”

乔光誉一脸严肃:“世上仅此一件,阿姨就不要想了。”

沈予笑而不语,却已经精神疲惫,他在手机上敲下一段话,给方梦发了过去。

——五分钟后,我会出现头晕的症状,你要及时赶过来救驾,否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