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新词

被主人各种玩具玩弄H 全肉高H湿各种玩具

时间:2022-06-23人气:作者:
阿诚终于明白了沈予的用意——用闲聊的方式让对方放松,再在毫无防备的状态下令其说出真相。

没想到如此复杂的问题就这么轻轻松松被解决了。

原来是姑姑。

沈予心里很不是滋味儿,他失望地看着小雅,心里想着那个傻瓜。

“你为什么要那么做?小秋被人冤枉成那样还惦记着你的镯子,可你倒好,就那么冷眼看着她受委屈。”

小雅窘迫地低着头,羞耻感让她止不住地抹眼泪:“对不起,我也不想的。这件事情我考虑了很久,姑姑说如果我不照做,她就开除我,而如果我听她的话,她会给我一笔钱作为酬劳。”

“多少钱?”阿诚问。

“两……两万。”小雅声音像蚊子似的说。

“你可真够……”阿诚无语道,“便宜的。”

小雅听后,抽搭得更厉害了:“要不是我爸做透析需要钱我才不会干这种事儿呢,你们有这么大的房子,那么贵的车子,所以以为两万块钱微不足道,可对于我来说,那是能让家人多活几天的钱。我知道我这么做很过分,但是我能怎么办?”

做了坏事还有理了,而且这理还让人无法反驳。

阿诚看着沈予,等他发话。

沈予抬手一挥,“你先出去吧。”

小雅抽了下鼻子,推门往出走,却在门口吓愣了。

方梦就站在外面,脸色阴沉。

“方秋……我……”小雅像是遇见了照妖镜,感觉自己无处遁形了。

“其实你爸并没有要过生日是吗?让我选礼物只是为了支开我,你好方便掩人耳目潜入我房间栽赃?”

“对不起。”小雅深鞠一躬,逃也似的跑了。

方梦走进来解释:“我并不是有意偷听,只是想过来问一下沈先生明早想吃些什么,正好撞上了。”

阿诚安慰:“方小姐,你也别太难过,还好真相大白了。”

方梦苦笑:“真相大白了吗?这件事情会公之于众让家里的人都知道吗?”

阿诚耸肩:“不然呢?”

方梦陷入回忆:“我七岁那年曾经被我奶奶冤枉偷了她的钱,一百块。奶奶在一所小学门口卖冰糕,每天卖了多少,赚了多少,她可清楚了,所以腰包里突然少了一百块她当然气得直骂街。

她一口咬定是我偷的,我没做过,死不承认,她就打我,乳牙给我打掉了一颗。这事儿在我挨了一顿毒打后就算过去了,但她每次见我还是叫我家贼。

后来我姐姐发现大伯家的表哥经常光顾游戏厅,出手阔绰,后来终于被我妈妈问出来确实是他偷的。

我妈把这事儿告诉了奶奶,我以为这会帮我洗脱罪名,可我奶奶却说,这事儿就算了吧,让别人知道的话该怎么看小海呀……”

方梦强撑笑意,继续道,“我奶奶是个没什么文化的人,但那天她说了一句话,我记得很清楚,叫‘以大局为重’。”她转头看向沈予,“事情是姑姑做的,所以沈先生也一定希望以大局为重吧?”

沈予目光软绵绵地投在她身上,心疼得无以复加。

方梦强忍泪水,告诉自己要坚强,反正这个破地方也待不了几天了,然后凛然道:“我知道你们每个人都有想要维护的人,其实这件事随便沈先生怎么处理都可以,我只有两点要求,第一,我不是小偷,不背这个锅;第二,我们的协议很快就会结束了,所以让你那个姑姑忍一忍,别再打我的主意,否则我真的鱼死网破也不会对她客气。”

说完,方梦便一阵风似的离开了。

阿诚不知所措道:“沈总,怎么办啊?”

沈予实在没想到,她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智慧”,而这“智慧”却是那么痛苦的经历带给她的。

她说得很对,虽然真相已经查明,但考虑到始作俑者的身份,似乎也是不便公开的,可不公开又该如何还她一个公道呢?

阿诚看出了沈予的为难,便提议道:“要不这锅让那个小雅背?反正发生了这种事情她也做不下去了,再多给些酬劳,算是补偿?”

沈予摆摆手:“这么做不地道。”

“那您的意思是?”阿诚询问。

“明天再说。”

第二天吃过早饭沈予就去了主楼,并没有要方梦陪同,当然她也不想跟去,她只想等一个结果,不让她太失望的结果。

为此方梦做了两手准备,如果结果让她满意,那沈予今天就能吃到大餐,否则,酱牛肉都没有。

茶室里,沈予遣走了多余的人,只剩他和父母,还有姑姑。

四人坐在一块儿,沈母开始吐槽。

“那个阿梅呦,我是真没想到,昨天一问,家里丢的许多东西都与她有关,她还偷佣人的。偷的东西大部分都被她儿子卖了换钱了,这母子俩里应外合的,要不是及时发现,都不知道会成什么样子。我昨天跟她说,你干脆开着货车直接进来搬啊!”

沈父手里揉着念珠,感叹道:“梅姐是家里的老人儿了,我也没想到她会这样。是不是管理太松懈了?”

“我现在考虑的是要不要报警?”沈母一脸愁容看向丈夫,“但又怕会惊动媒体,那……”

沈予打断母亲:“也不是非要报警,梅姐或许还有其他用处。”

沈母不懂儿子说的是什么意思,看向丈夫,沈父也茫然地耸肩。

“姑姑,”沈予语气温和道,“您说对于一个家庭来讲最重要的是什么?”

“啊?”姑姑微怔,摩挲了一把胸前的珍珠项链道,“咱们家啊?最重要的肯定是一家人平平安安和和睦睦啊。”

沈予拍手:“说得特别对,俗话说得好,没事就是好事,那么就请姑姑今后不要再搞事情了。”

姑姑眉头一紧,挺直了腰板儿问道:“哎小予,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沈予捅破了窗户纸:“戒指是您让小雅放到方秋那边的,所以其余的首饰也一定在您那里吧?”

“啊?”沈母意外地看着姑姑。

沈父脸都绿了:“黎萍,是你做的吗?”

姑姑如坐针毡,却矢口否认:“嘿!这个小雅,竟敢冤枉我,一定是她,她偷了东西推卸责任!”沈予短吁:“就是怕您脸上挂不住,我才关起门来说这事儿。都这时候了,您还不承认?”

“黎萍,你简直太过分了!”沈父一拍桌子站起身,冲着姑姑而去。

沈母赶紧起身阻拦:“良君,你先别动气,把事情搞清楚再说嘛。”

姑姑虽然吓得直往后躲,却振振有词:“我还不是为了这个家啊?”

沈父听得更气了,抓起茶杯直接朝她丢过去:“成天就想着兴风作浪,没有一点长辈的样子,爸爸惯着你,我不惯着你!”

温热的茶水洒在姑姑的裙子上,留下斑斑点点的痕迹。

沈予撑着拐杖起身,将父亲安抚下来:“爸,您冷静一下,有话慢慢说。”

缓和了一会儿,大家的情绪都平静了许多,姑姑倒是也认栽了,气呼呼地说:“我是为家除害,让她灰溜溜地走,也就不用给什么补偿了,何苦在那种人身上浪费呢?”

沈父怒道:“亏你想得出来!活了这么大岁数我还没觉得这么丢人过呢!”

沈母细想了一下问道:“黎萍,如果小予没发现,你就打算一口咬定是方秋偷的,然后呢?把她弄走,其余的首饰你还会还给我吗?”

一语中的。

姑姑眼珠子溜溜地转,笑道:“那肯定会偷偷放回去的。”

沈母眉头紧锁道:“我更好奇的是,你是怎么潜入我衣帽间的呢?”

“那天……门没关。”

沈母轻抚额头,缓缓起身:“气死我了,气死我了,你们聊吧,我要出去透口气。”

说完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一阵沉默后,沈父突然一嗓子吼道:“报警,把她抓起来!”

“哥!”姑姑委屈巴巴地开始流泪,“你答应过爸爸要好好照顾我的,这样对我,你怎么跟爸爸交代啊?”

“你还好意思跟我提爸爸?要不是看在爸爸的份儿上,我早就给你扫地出门了。离了三次婚,都是因为你娇纵任性,到现在还不知悔改,恋爱对象比年轻人换得都频繁,今天一个,明天一个,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由着你去了,现在,你弄出这样的事情来,我想不到该怎么原谅你。”

“你要是敢报警,我就……我就死给你看,正好到那边找爸爸告状去!”

沈父指着妹妹,“你看看你,简直是胡搅蛮缠的泼妇一个。”转头看了儿子一眼,“小予,你说该怎么办吧?”

沈予坐回原位,品了口茶:“这事儿倒也不用报警,既然梅姐偷了那么多东西,也就不多这一件。”

沈父讶异:“你想让阿梅顶罪给家里人一个交代?”

沈予点头,“如果梅姐愿意,我们也就不用麻烦警方了,让她把偷的还回来,还不回来的就把钱补上,解决完这些问题再把她打发回老家。”他斜了眼姑姑,“毕竟姑姑偷窃这事儿传出去,是丢了我们沈家的人,但如果不追究,又委屈了小秋。”

沈父寻思了好长一段时间,长得姑姑都挤不出眼泪了,这才发话道:“你看着办吧,我也不管了。”

沈父走到姑姑身边,食指戳着她太阳穴训道:“再不长记性我就新账旧账一起算。”

沈父离开后,姑姑哭丧着脸,也准备走人。

沈予及时叫住:“姑姑,我还有话没说完呢。”

姑姑回身看他,脸上尽是埋怨:“还说什么?姑姑我让你扒成了这样,你可真是我的好侄儿啊!”

“我也帮了姑姑,不然的话,现在警察都来了。”

姑姑一跺脚:“这是还想让我感恩的意思啊?”

“感恩倒不用,但不追究是有条件的。”

姑姑冷笑一声,就近坐在椅子上:“我是看出来了,有其父必有其子,你跟你爸一样就知道欺负我。行,说吧,我听听什么条件。”

“以后,”沈予一脸严肃道,“不许欺负她。”

“谁?”姑姑反应了一会儿,“你是说那个方秋?”

沈予朝姑姑探身:“有件事我很好奇,家里这些佣人,不知道姑姑为什么偏偏针对她?难道是有什么宿怨吗?”那些所谓的借口,不过是冠冕堂皇的说辞,沈予觉得,真相一定另有原因。

“能有什么宿怨?”姑姑歪着头看沈予,“我看还是先说说你吧,你也很奇怪,懂不懂里外啊?一门心思帮着外人坑自己家人,我看你是脑子坏掉了!”再一琢磨又发现不对劲儿,“哎,我说你小子不会是看上她了吧?”

沈予站起身,一步一步走到门口:“要不是姑姑,我也不会发现自己这么想保护她。”

“什么眼光啊你!”姑姑愤愤道。

沈予一级一级台阶走下去,这是他出事后第一次自己下楼梯,倒是没有想象中吃力,两条腿最近的状态越来越好了。

下到一层后,看到爸妈正在落地窗前说着什么,待他走过去,沈母对他说道:“小予,我刚和你爸商量了一下,你姑姑惹的事怪对不住方秋的,所以我们打算补偿她。”

沈予笑意渐显,问道:“怎么补偿?”

“你看你现在走得越来越利索了,基本也用不上她,所以我打算等过两天结束协议的时候多给她些钱。”

沈予嘴角下陷,脸色不大好看:“她来之前您是问过风水先生的,那么走的时候,是不是也要问问看?”

经这么一提醒,沈母立刻道:“说得对,我要再求先生问问。”

沈予架着拐杖一步步往小宅那边走,从背影也能看出心事重重来。

沈父瞧着儿子走远,若有所思地叼着烟嘬了两口。

沈母还在琢磨方梦的事儿:“老公,你说补偿多少啊?”

沈予进了小宅,方梦正蹲在楼梯上认真地擦着扶手,看到他走进来,她赶忙小碎步跑过去问:“沈先生,事情解决了吗?”

“嗯。”沈予目光灼灼地看着她,好像有好多话要说。

“姑姑承认了吗?沈叔叔、沈阿姨知道不是我做的了吗?”

沈予没答她的话,而是把刚刚想出的计划说了出来:“小秋,陪我去度假吧。”“顾三少,你是不是欠虐啊?”林少泽凑近看他。

“管好你自己。”顾朝霆丢下这句话直接离开,出门后,苏浅又打来一个电话。

他接起,冷冷地道:“我给你二十分钟的时间,到IL品牌店,要是赶不上。”顾朝霆冷笑一声,颇有威胁的意思,“后果自负。”

说完,果断的挂掉电话。

苏浅刚想讨价还价,就听见电话里的嘟嘟声,IL坐落在同名的商场里,从她的位置至少要四十分钟,更何况现在还是下班的高峰期,光是进地铁站可能都需要二十分钟。

顾朝霆坐在IL的软椅上,诺大的店里除了几个柜姐和店长之外没有别的客人。

他等的不耐烦,整整三十分钟,连苏浅的影子都还没看到。

顾朝霆的修长的手指在手机键盘上打出几个字发给苏浅,黑着一张脸走了出去。

第一次,有人敢放他的鸽子。

苏浅收到顾朝霆的短信,让她爱去哪去哪。短短几个字,她都能想象到顾朝霆此刻有多生气。

顾朝霆慢吞吞地在商场里打转,可是那该死的女人还没有来。

苏浅下了地铁,让她意想不到的是居然在商场门口正好碰见了齐开宇。

“浅浅,你怎么在这里?”齐开宇有些惊喜,可随后又皱起眉头,眼中隐藏着一丝嫌弃。

IL商场是有钱人的购物狂欢地,也许穿的不会很正式,但没有一个像她这么寒酸的。

苏浅简单白色衬衫,下身水洗牛仔衫,与路过的那些穿着奢华的女人相比有些入不了眼。

苏浅看出了齐开宇意思,她从方杏杏那里得知了他和贾珊珊的所作所为,对他根本没有好脸色。她什么都没有说,直接越过齐开宇,可是贾珊珊却迎面走来。

她穿着一件宝蓝色的长裙,脖子上的钻石项链印着灯光散发出五彩的光芒,颇有一副名媛的样子。

她看到苏浅,整个人都带着对她的鄙视,“你出门前能不能照照镜子,这里是你能来的地方?丢人。”

苏浅抿着嘴巴,不想和他们有过多的纠缠,她不指望顾朝霆还在等她,但至少她来了,能让他的嘴少说一点恶毒的话。

顾朝霆一个大男人单独逛商场着实有些奇怪,他干脆视察IL,或许是等的太久火只能发在负责人身上,他提出了许多没必要的意见,并且让他们立刻整改。

他站在二楼的天台上,爆发出强烈的怒气,从他的角度,正好看见苏浅倒在一个男人的怀里。

苏浅想走,可是被贾珊珊紧紧地抓住手往后拉扯,三百万的侮辱她不会这么算了的。

她一时没稳住,整个人往后倒去。齐开宇在后面扶住她,曾经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浮现到他的脑海里。

说来也可笑,这一次居然是他们最亲密的接触,要是苏浅肯让他碰,他或许不会劈腿。

“苏浅,你要不要脸?”贾珊珊姣好的脸庞扭曲在一起,居然敢当着她的面勾引她的男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