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新词

按摩椅的特殊调教H 被吊起来用各种道具玩弄失禁

时间:2022-06-23人气:作者:
苏浅直接反击:“我不要脸总比你没有脸好。勾引姐姐的前男友,你也有脸说?”

从小到大,只要是她喜欢的她都会抢。所以,她把目标放在齐开宇身上她一点也不奇怪,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齐开宇居然那么轻易地答应了她。

齐开宇拉开贾珊珊的手臂,劝她:“好了,这么多人看着呢,而且你马上要做女主角了,影响不好。”

听此,贾珊珊的脸上立刻洋溢起幸福的笑容,她得瑟的看着苏浅,要是她知道自己辛辛苦苦写的剧本版权成了她的,一定会气到发疯,但是那又怎么样呢,剧快开拍,她什么也改变不了。

苏浅内心呵呵一笑,什么样的导演敢找她拍剧,不怕亏死麽。

苏浅到了IL没有看见顾朝霆,不禁感到轻松,可是等她准备离开的时候,收到了顾朝霆的短信。

苏浅有些愣住,他让她去安全出口,他居然还没有离开。

她的手心出汗,刚进到楼梯间,手腕被一个人握住,抵在墙壁上。

“苏浅,还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麽?昂?”顾朝霆紧紧地握住她的两个手腕,抓着她有些疼,另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强迫她看着自己。

苏浅别过双眸,不想看见他,撇撇嘴,“顾总,我人都来了,你还想怎么样?”

顾朝霆被她的话气到半死,什么叫做她人都来了,难道他不是在等她么?以为他很闲,一个小时够他挣多少钱。

苏浅也不知道他在气什么,明明是他无理取闹,她怎么可能在二十分钟内赶到。

顾朝霆冒起一团火,要是在家里,一定狠狠地教训她,

他松开苏浅,“跟我去买衣服。”

苏浅忍不住的翻了一个白眼,“您大老远的让我来就是让我陪你买衣服?”

顾朝霆的拳头骤然紧握,太阳穴忍不住的跳动两下,他重重的吐出两个字,“闭嘴。”

他坐在轮椅上,冷冷地道:“推我去IL。”

“哦!”苏浅不情愿的推他出去,正好出了安全出口,贾珊珊脸颊绯红,撩起肩带,搂着齐开宇从另一个安全通道里走出来。

“开宇,前面的人像不像苏浅?”贾珊珊眼睛一亮,她就说苏浅怎么没皮没脸的出现在IL,原来是陪金主,难怪她调查了几天也不知道苏浅的金主是谁,居然是个瘸子。

齐开宇烦躁的嗯了一声,他们当初在一起时连简单的牵手她都不太愿意,但是现在居然放下尊严做情妇。既然一个瘸子她都要,那么为什么他不可以?

顾朝霆的眼神投向店员的手里的礼服,对苏浅道:“把衣服换上。”

苏浅有些惊讶,“给我的?”

“不然呢?难道给我的麽?”

苏浅把礼服抱在怀里,有些动容。她想都不敢想,堂堂的顾大总裁居然会带她买衣服。

顾朝霆看她感动的样子,冷着眼扯动嘴角,“三天后是顾家的家宴,苏浅把衣服换上,不得不说顾朝霆的品位不错,白色的鱼尾裙凸现出她的S型身材,掩盖住一些知性,多了一丝成熟。

再说,她哪里平的像一张纸了。

唯一的不足就是太小了,她把头发撩到耳朵前,把拉链往上拉,一小串头发卡在中间,她疼的倒吸一口气。

“苏浅,动作能不能快点,没有功夫陪你墨迹。”顾朝霆等的不耐烦,松了松领带。

苏浅咬着牙,一着急动作有些快,头发扯着她的头发硬生生地拔掉一根头发,“嘶!”

顾朝霆听见声音,眉头一皱,“穿个衣服能要你命麽?”他对旁边的柜姐道:“进去看看。”

“不用,我能行。”苏浅连忙道,太丢脸了。因为几根头发被卡住,她的脑袋不得不往后仰,而她又不能直接把头发扯掉,只要她一动,痛的能让她哭出来。

“那个,顾朝霆……”苏浅此刻尴尬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拉链有点问题,你能不能进来一下。”

“苏浅,你故意的吧?”顾朝霆的眉头皱的更深,她还真是一个称职的顾太太,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

顾朝霆对一旁的柜姐道,“你们先出去。”

等没了人,他站起身,敲敲门。见到苏浅的样子,顿时笑出了声,“笨死了。穿个衣服也能把头发卡住。”

他慢慢把头发往外拉,疼的苏浅眼泪流出来,“拔了吧,太疼了。”

顾朝霆低着头,认真的把头发绕出,试衣间不是特别的大,两个人挤在一起,苏浅回过头,看见了顾朝霆脸上细小的茸毛,甚至能听见他细微的呼吸声,小脸泛红,慌乱的看向别处。

“好了。”被缠住的头发终于得救,顾朝霆小心的把拉链拉到尾处,“衣服是不是有些小。”

苏浅窘迫的小脸上再染上一层红色,“没有,正好合适。”说完,她又补一句,“我又不胖。”

顾朝霆上下打量苏浅,薄唇紧抿,“换一件。”

不给苏浅拒绝的机会,顾朝霆给她又挑了许多的款式,但是没有一件是顾大总裁满意的。

苏浅捏着粉拳,气鼓鼓的,忍不住的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顾朝霆摸着下巴,瞧着苏浅此刻的模样,吊带粉色公主裙露出好看的锁骨和大片白皙的皮肤。他摇摇头,“转过去。”

苏浅压着怒火,听话的转过身。

“太露了。”

苏浅的嘴角抽动,他就因为这个理由让她累死累活的换了二十几件衣服,“顾朝霆,二十一世纪了,就这件,不换了。”

顾朝霆大怒,“苏浅,你就这么想给别的男人看么?”

苏浅气的呼吸不畅,瞪着顾朝霆,“顾总,您对自己这么没有自信麽?”

顾朝霆怒气勃然,转着轮椅到苏浅的旁边,拿起裙摆,手一紧,撕拉一声,裙摆成了两半。

“该死的。”顾朝霆暗自咒骂一声,一双美腿在他面前晃悠,简直是给自己找罪受。

“顾朝霆,你疯了?”苏浅往后一跳,离他远远的,这是她最喜欢的一件裙子,更何况他这一撕,几十万就没了顾朝霆呵呵一声,“我的店,衣服爱怎么撕怎么撕,谁敢有意见。”

苏浅无话可说,气的换回原来的衣服。

“让IL的设计师亲自给她设计一件,记住,除了脸,哪里都不能露。”

“不可理喻。”苏浅瞪他一眼,丢下一句话往店外走。

苏浅没走两步,停下脚步,看见贾珊珊和齐开宇某个角落里热吻。

“嫉妒了?”顾朝霆的话飘到苏浅的耳朵里,格外的刺耳。

“没有。”苏浅收回眼神,想离开却被顾朝霆拉住手腕,“你到底想干嘛?”

见她生气的样子,顾朝霆也燃起一阵怒火,“苏浅,别忘记我们之间的协议。把你脑子里不干净的想法通通给我忘掉。”

苏浅彻底怒了,她到底做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了,他有必要抓着她不放么,“顾三少,协议只能约束我的行为,至于其他的,你没有权利管我。”

“好一个跟我没有任何关系,呵!苏浅,记住你今天说的话。”顾朝霆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

苏浅气的跺脚,瞪一眼顾朝霆,从另一个方向走。

顾朝霆坐在车里,明明没有开冷气,但仿佛置身于零下摄氏度。

他给李特助打去一个电话:“给我封了齐……”他向来不会记一些无关紧要的人的名字,话堵在嘴里,顾朝霆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的说:“苏浅前男友,封了他所有的项目。”

因为大boss没在公司,李特助忙了一整天,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听,“顾总,夫人的……前男友?”

“需要我再重复一遍?”

“不……不用了。我立刻办。”李特助浑身打了一个颤,等电话那头的人挂掉电话后连忙调查,发现齐氏现在就是一个空壳公司,除了和苏家联合投资的电影《好想好想说爱你》之外没有任何的项目在进行。他松了一口气,还以为要加班到很晚,但现在不过是打一个电话而已。

齐开宇的指尖泛白,他不可置信地听着电话那段的声音,好好的拍摄怎么会说停就停。

“想想最近得罪了什么人,赶紧给人家赔个不是。”电话里的人不客气的道,直接挂掉电话。

齐开宇的脑袋都是空的,为了投资这部电影,齐氏拿出了所有的钱,现在电影突然被叫停,也意味着他所有的钱全部打了水漂。

“亲爱的,怎么啦?”贾珊珊拿着好几件挑选好的衣服,亲了一下齐开宇的脸颊,随后让让柜姐把衣服包起来。

齐开宇的余光瞥见售价,眉头微皱,“我出去打一个电话。”

贾珊珊也没说要结账,坐在沙发上吃着甜点,可是等了许久,都不见齐开宇挂掉那通电话进来付钱。她不高兴的把咖啡往桌上一扔,“不要了。”

见他出来,齐开宇正好聊完,笑道:“买好了?”

“不好看,再说我现在有自己的品牌,不应该穿别的衣服。”贾珊珊搂上齐开宇的手,可是目光却一直盯着模特身上的展示款。

齐开宇吐出一口气,“去你家吧!出大事了。”

不允许丢我的脸。”

话一出,苏浅的感动顿时长出一双翅膀飘走,亏她还稍稍感动了两下,果然是她多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