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新词

女巫在森林里被怪物做快乐的事情 拍AV被NP高H

时间:2022-06-23人气:作者:
苏浅侧着头看着跟过来的梁川,她不明白他是真的不懂还是装糊涂。

他是顾思蔓的男朋友,而她可以说是他们的大嫂,他们本就被顾朝霆误会过,在吃饭的时候大家甚至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们,原因就是梁川总是问一些有的没的,甚至格外的关心她的伤势。

“那个……苏浅。”梁川喊住她,“你丈夫回去之后有没有为难你。”

苏吐出一口气,“没有,谢谢你的关心。”

“真的么?可是我觉得你跟那个人没有一点夫妻的样子……”

顾朝霆正好在拐角听见梁川的话,呵呵一笑,“我和她没有夫妻相,那谁有?你?”

梁川捏着拳头,他最讨厌的就是像他这种高高在上的有钱人,“如果你真的把她当作可以相伴一生的人,应该对她好一点。”

顾朝霆撇向苏浅,嘴角勾起一抹笑,“凭她也配?”

“你……”梁川想上前揍她,被前来寻他们的顾思蔓喊住。

顾思蔓和顾朝霆道歉,拉着梁川离开。

苏浅抿着嘴巴,她低着头不看顾朝霆,她真的太冤枉,明明什么都没做,天大的一个锅让她背。这么一来,估计顾家人真的怀疑她和梁川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苏浅,你当我是死的么?”见她沉默,顾朝霆火气一下子冒了上来。

苏浅捏着拳头,撇撇嘴:“没有啊,顾总不就站在我面前么。”随后,她又小声地嘟囔,“我说了你也不信啊!”

顾朝霆起身拽着她的手,“苏浅,有本事你再给我说一遍。”

该死的,她什么都不说,怎么会知道他不信。他就不明白,她到底在委屈什么,难道不是她和梁川暗送秋波在先。

苏浅哪里敢,闭着嘴巴不说话。

“好,很好。”顾朝霆吐出她的名字,“你给我等着。”

有了这么一出,也没了继续待下去的必要。倒是梁川反而问顾思蔓发生了什么事情,丝毫没有察觉到气氛变得如此怪异是因为自己。

顾睿知被廖曼凝拉扯,他不情愿的开口,“爸,钱的事您再好好考虑一下,我发誓这是最后一次,只要五千万,我们一定连本带利连同之前借的钱都还您。”

“滚。除了借钱还是借钱,能不能有点骨气。”顾老爷子顺手抄起桌上的杯子往他身边扔去。

顾睿知躲开,心里特别的不服气,公司给了顾朝霆也就算了,但他是亲儿子,五千万怎么了,等他死了以后他要的还不止五千万呢。

“爸,你要是不给我钱,等那些逼债上门,儿子我只有死路一条了,到时候丢的就是顾家的脸。”

顾老爷子气的发抖,从兜里甩出一张卡又扔了过去,“赶紧给我滚蛋。”

顾睿知屁颠屁颠的把卡捡起,赶紧道谢。顾思蔓僵硬的被廖曼凝拉着跑开,她在梁川面前丢尽了脸。

顾老爷子气的直接进了屋,顾朝霆没有理会苏浅,直接离开。

等苏浅回到别墅,见顾朝霆不在,不禁松了一口气。次日清晨,一个电话铃声把她吵醒。

苏浅艰难的掀起眼皮子,是一个陌生号码,她挂掉继续睡,可是电话那头的人锲而不舍地给她打了无数个,无奈,只能接起。

“苏浅,你他妈的怎么还没来上班。”吴经理气的在办公室里打转,上班第一天就敢跟他玩迟到,不想活了啊,“我限你三十分钟内出现在我清洁部,要不然给我滚蛋。”

苏浅被他吼的莫名其妙,她还来不及问一句,对面的那个人急冲冲的挂掉电话。

把飞行模式关掉,收到了一个自称顾朝霆助理的人发来的短信,让她明天早上去顾氏集团清洁部报道。

苏浅盯着那三个字看了好一会儿,最后她都不认识这几个字是长什么样子的。

她想过顾朝霆不会给她什么好职位,但是死也没有猜到这货居然让她去清洁部。

好,够狠。

苏浅快速的收拾好自己,五十分钟后到了顾氏集团的清洁部。

她气喘吁吁地敲响办公室的门。一个胖大个背对着自己,她简单的做一个自我介绍,“吴经理,我是苏浅,以后请多指教。”

吴强听到声音火冒了头顶,“你还有脸来,知道现在几点……”他回过头看见办公室里站着如此出俏的小姑娘,语气顿时软了下来,“现在都十一点了,你怎么才来。”

苏浅堆起一个假笑,随口找了一个理由混过去。

“这样吧,你第一天来呢,我也不能让你太辛苦。今天就由你去总裁办公室打扫卫生,但是记住,一定要在半个小时内打扫好。”

苏浅内心只能呵呵一下,去重臣办公室算什么轻松的活,怕是没有人愿意去所以才让她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新人去打扫。

吴强让清洁部的老人带苏浅熟悉环境,她拿着分下来的工具进了电梯,去到总裁办。

苏浅和秘书处的人打了一声招呼进了办公室,其实她根本看不出哪里需要打扫,每一处地方都是干干净净的,完全没有一丝灰尘,但她还是装模作样的拿着鸡毛掸子扫来扫去。

她掐着时间,一定会在半个小时内离开。

然后,当她转过身,见到一个脸臭的要死的男人站在她面前。

顾朝霆见到她,嫌弃的皱起眉头,“你怎么还没走?”

苏浅的表情渐渐僵住,鸡毛掸子还立在空中,她立刻收回去,“我……我不知道你会提前回来。”

“你要是勤快点至于打扫这么长的时间?要是清洁部的人都像一样偷懒,这工作还要不要了。”顾朝霆坐到老板椅上,摸了摸桌子,“而且,还没有打扫干净。”

苏浅暗自瞪他一眼,他一定是故意的,哪里没有打扫干净,一点灰都没有。

她不服气的道,“顾朝霆,我知道你还在生气,但是你在工作上找我的茬是不是显得你太小气了。”

顾朝霆的双手叠合在一起,投去一个冰冷的目光,“我是总裁,谁允许你直呼我的名字,不要忘记了,你现在不过是一个清洁员。”

苏浅被他堵的无话可说,她拿出鸡毛掸子使劲的乱拍,大量的灰尘在空中飘来飘去。

“苏浅,你疯了?”顾朝霆的太阳穴气的猛地跳动。是我就疯了,顾朝霆,你至于这么小气麽?我到底怎么了,你非得这么对我。”苏浅真的是受够了他阴晴不定的脾气。

顾朝霆冷冷的目光对上她暴怒的眸子,“员工守则,五十遍。”

“你太过分了。”苏浅的小脸鼓起两个小包子,气的跺脚。

“一百遍,明天交给我。”

苏浅到嘴的气话硬生生的憋了下去,咬牙切齿,“知道了,顾总。”

她正想走,可是被顾朝霆喊住,让她把整个办公室全部擦一遍。她不得不屈服于他的威胁之下。

他是顾先生,她是顾太太。可现在他是高高在上的顾总,她居然在做一个清洁员,一股屈辱感犹然的上了心头。她压下心理的苦楚,擦着一尘不染的桌子。

顾朝霆的脸上却没有任何的笑意,甚至看她忙碌的样子多了一点的怒气。他的手抚摸着相框,一个小女孩笑的格外的灿烂。

他把相框放进抽屉里,坐上轮椅离开。

看他走了,苏浅立刻放下手里的活,她动了动身体,骨头都在响,“混蛋。”

约莫过了一个小时,顾朝霆还没有回来,她就当作自己的工作完成,和秘书说了一声就离开。

回到清洁部,吴强笑眯眯的对她嘘寒问暖,甚至有意无意地一点点靠近她,她也不是傻子,不会不知道这位吴经理是什么意思。

好不容易挨到了下班的时间。刚打卡出了公司收到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喂。”

梁川眼睛一亮,随后察觉到自己的反应太过,微微看向顾思蔓,“浅浅,我和思蔓想请你吃饭,你方便么?”

苏浅黛眉微蹙,请她吃饭做什么。

虽然不想和顾思蔓搭上什么关系,但梁川救过她,她没道理拒绝,“好啊!”

“那我把地址发给你。”梁川激动的说。

定位显示是在银湾会所,她想也没想,打了一辆车直接去。

苏浅下了车,她以为的银湾会所是一家酒店,但是到了之后发现装修格外的浮夸,出入的人大多都是西装革履年纪几十岁的中年男子但里都抱着一个年轻姑娘。

会所的工作人员接待她,她报了顾思蔓和梁川的名字,好看的男性接待员带她去六楼最豪华的包间。

电梯门打开,一个算不上熟悉的人走出来。

顾景阳有些意外,堂堂的顾太太怎么会来这种地方。

苏浅对他微微一笑,“你好,又见面了。”

顾景阳也对她投去笑容,两个人简单的打声招呼便各自离开。

林少泽的搂着一个漂亮姑娘等电梯,看到里面的人有些吃惊。他没认错吧?顾朝霆的新婚妻子来这种地方做什么。

他看着苏浅走进了605,赶紧折回去。

顾朝霆见他进来,瞥他一眼,“这么快就完事儿了?”

“你少跟我贫嘴。”林少泽对他道:“你猜我看见谁了。”

顾朝霆懒得搭理他,可是听到他嘴里说出的名字有些吃惊,他挑了挑眉,“你确定是苏浅?”

“当然了,要是不确定我能耽误自己的好事特地来通知你麽?”

顾朝霆冷笑一声,毫不在乎的道:“知道了,你可以滚了。”

“那我走了,要是出了什么事你别怪我没告诉你。”说完,林少泽搂着怀里的美人儿去逍遥快活。

苏浅本以为是梁川和顾思蔓两个人,可顾睿知居然也在,他毕竟是长辈,压下心中的些许不安坐下。

可梁川却站了起来,举着一杯酒对她道:“在顾宅是我做的不对,我真的只是担心你而已,完全没有任何的意思,这一杯我先罚了,你随意。”

梁川手里的那杯酒她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正想着,顾思蔓在旁边陪着笑道:“我听说川子救过你,再说了,我们都是一家人,能害你嘛!”

顾思蔓说得话苏浅一个字都不会信,她没有忘记他们在屋外那副要算计她的嘴脸,不过有一句话她说对了,梁川救过她,这杯酒她理应喝。但是她的酒量不是特别好,只喝了一点点。

顾思蔓的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一小口够了。

顾睿知终于放下了心,他开口道:“苏浅啊,听说你大学的专业是编剧,我们浩海公司准备投资一部剧,想请你担任编剧,但是你也知道公司现在的情况,所以工资只能等拉到了投资再发,而且我听说我爸给了你一张无上限的卡,是不是?”

苏浅听他说完,才知道这顿饭还有别的含义,她的专业确实是编剧,但很可惜,她只上了一个学期,虽然读书的时候为一些拍短视频的公司写过剧本,甚至她还独立完成过创作。

但她又不傻,虽说是找她合作,但目标只是她手里的那张卡。

“哎呦!”顾思蔓捂着肚子嗷嗷大叫,脸全部皱着一起,难看至极。

梁川担心的扶着她,连忙倒了一杯热水,可顾思蔓的症状不减反增加。

顾睿知发话让梁川送顾思蔓去医院,梁川抱歉的看着苏浅,“对不起,我现在必须送她去医院,下次再像你赔罪。”

他抱着顾思蔓离开,诺大的包间里只有苏浅和顾睿知两个人。

顾睿知往苏浅的方向坐近了一点,“你可以再考虑一下,毕竟你是一个有案底的人,任何一家公司用你都需要冒风险,可我们是亲戚嘛!”说着,顾睿知又挪进了一步,“朝霆那小子对你也不好,想要在顾家立足,你需要重新找一个靠山。”

苏浅都快吐了,他那张泛油的大脸都可以给她当镜子用,肚子大的好像快生的孕妇。而且说得好像是在施舍她一样,不过是免费找一个劳动力顺便利用她让顾朝霆投资而已。

而且,他怎么知道她是有案底的人?

“不用了。而且朝霆也不让我和杂七杂八的人有来往。”苏浅直接站起身,兴许是喝了酒的原因,她晃了两下,头特别的疼,看到的东西都是重影。

“小娘们,终于发作了,还好老子的药下的够猛。”顾睿知慢慢的像苏浅走近。

苏浅的手撑在桌子上,使劲的晃着脑袋,试图让自己更清醒,她想用酒瓶砸顾睿知,却发现自己一定的力气都没有,甚至她看不清,眼前那么多模糊的人,究竟哪个是他。

苏浅强忍住晕厥,往屋外走去,可是还没走两步,整个人倒在转角的沙发上。

顾睿知邪恶的笑出了声,按照顾思蔓的计划,拍下她不好的照片和视频,没有哪个女人不在乎自己的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