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新词

不要~这是在拍戏,仙女被按住四肢屈辱高潮

时间:2022-06-23人气:作者:
顾睿知拿出手机对准苏浅,腿突然传来剧烈的疼痛,他颤着眼往下看,一把军刀割进他的腿肚子里,血肉模糊。

顾睿知直直的摔倒在地上,发出一声巨响,整个人倒在茶几上,撞破了玻璃,鲜血一点点的往外爬,很快,茶几变成了红色,滴在地毯上。

顾朝霆站起,见到沙发上的女人,眉头一皱。

苏浅迷迷糊糊地感觉一件衣服盖在自己的身上,她艰难地推开想要抱起她的男人,可是她的手太软太软,一丁点的力气也没有。

顾朝霆走了安全通道,没有碰到一个人。

刷卡进了房间,把她放在床上,顾朝霆倒在她的身边,抱着一个女人一口气上了五楼,不是常人能做到的。

苏浅躺在床上乱动,她完全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顾朝霆想给私人医生打电话,可是被苏浅扑倒,“呜,我好热。”

顾朝霆伸手抱住了她,她主动邀请,他怎么忍得住。

“不要。”苏浅软绵绵地推开身前的男人,声音却带着一丝的娇羞。

顾朝霆抿着唇,强忍着冲动,抱着苏浅进了浴室,把她放到浴缸里,打开喷头,冷水从她的头顶往下四溅,苏浅忽地清醒了,倒在顾朝霆的怀里。

顾景阳听不见合作伙伴说的话,他满脑子都是在电梯间遇见苏浅的画面。银湾会所是什么样的地方她难道不知道么,既然已经成为了顾太太为什么不安分一点。可是他的内心又在告诉他,她不是这样的人。

“我还有事,先走了。”顾景阳让前台调查苏浅在哪一间包间,他着急的去找她,却在安全通道看见一个很熟悉的背影。

他正想叫住前面那个人,接待员却在此时喊住他。

等顾景阳回过头,那个男人已经消失不见。

那个人的背影,和大哥的好像……

顾景阳去到605,包间里不仅没有一个人而且收拾的干干净净,丝毫看不出之前有人在里面呆过。

“你确定她进了这里?”

“是的。”接待员回答。

顾景阳走了进去,四处看了看,却瞥见桌子上没有擦干净的血迹,“她来这里是见谁?”

“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

顾景阳一眼看出接待员在撒谎,可是现在最重要的是苏浅的安全。他给一个人打了一通电话,等了大概一个小时,那个人回了他的消息。

苏浅艰难的掀起眼皮,眯了好一会儿才完全睁开,可看到是一个陌生环境,立刻清醒。

回忆涌起,她中了迷药后虽然意识虽然迷糊,可是她感觉自己好像被人救了。

四周都是镜子,她看见自己的衣服被换了,旧的衣裳整整齐齐的叠在床头。她慌到不行,房间里很干净,而且除了头疼以外身体并没有不适。

苏浅的手慢慢地把头发挽到后面,她的耳朵下有一个清晰的草莓。

苏浅狠狠地颤了一下,不管她与那个陌生男人有没有发生关系,光是一个印记足以被赶出顾家甚至重新回到监狱。

重点是,她连那个人是谁都不知道。她也不清楚顾思蔓一家人的手里到底有没有证据。

现在的她太过于被动。

门铃响起,苏浅咬着唇,换回了自己的衣服,透过猫眼,她有些惊讶,怎么会是他。顾景阳站在门外,着急的想知道苏浅现在的状况。

苏浅把门打开,顾景阳见她一点事也没有,暗自松了一口气。

苏浅有些感动,她与他不过见了两次,却救了她两次,“那个……谢谢你。”

顾景阳有些愣住,随后微微一笑,“你没事就好。”

苏浅咬着嘴巴,不停的把头发遮住耳朵下的印记。

正当苏浅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一个保洁员阿姨推清理车问他们要不要清垃圾,见到顾景阳正脸的时候吓了一大跳,又赶忙逃走。

他和苏浅怎么认识?

顾思蔓在医院等了许久也没看到顾睿知发来的短信,等她回到银湾会所却看到顾睿知满头是血的倒在茶几上,苏浅已不见人,她连忙叫了救护车,并且买通工作人员,什么都不允许说。

之后她又查到苏浅在会所里的房间,既然中了药,不管救她的人是谁,想必都不会不要一个送上门的女人,她便出主意让廖曼凝装作保洁阿姨上来查看消息。

苏浅见保洁阿姨要进到自己的房间,拒绝道:“不需要了,谢谢。”

“我送你回家吧,时间不早了,别再像上次那样遇到坏人。”

顾景阳微微盯着那位保洁阿姨看了一眼,随后又收回眼神。

廖曼凝不敢说话,低着头推车离开,听到顾景阳的话眼睛一亮。

老三家素来和顾朝霆那小子不对付,难不成苏浅是他们派来的?

苏浅点点头,“好。”

顾景阳开车送苏浅,她咬着唇看向窗外,“那个……能不能找一家药店,我有一些不舒服。”

“好。”顾景阳把车停在路口。

苏浅跑到药店里,及其不好意思找到避孕药快速的结账,她把药揣在兜里,然后上了车。

顾景阳没有问苏浅买了什么,却在心里记下药店的名字。

苏浅不敢让顾景阳送她到顾家门口,让他在前一个路口停下,挥手道别后回到别墅里,发现顾朝霆并不在。

想起今天在公司里顾朝霆故意刁难她,她就恨得牙痒痒。

她歪着头看着自己耳朵后的吻痕,倒了一杯热水,含着避孕药吞进肚子里。

虽然她觉得昨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但安全起见,不能马虎。

顾朝霆的手指敲击着桌子,办公室里很黑,唯有电脑屏幕散发的出亮光照在他英俊的脸上。

屏幕上显示的内容是顾睿知迷晕苏浅的所有证据。

呵!连他女人都敢碰,活腻了。

闹钟响了许久,床上的人儿一动不动,沉浸在睡梦中。

终于,从被子里伸出一只白皙的小手把闹钟关掉。

苏浅下楼准备去上班,被李管家叫住让她去餐厅吃早饭,当她倒餐厅时居然看到了顾朝霆。

顾老爷子见她过来,急忙招她坐下,“还适应公司的环境麽,我听朝霆说让你做人事,这个活不简单啊,要是不习惯,可以去总裁办,他也能教教你。”

苏浅差点没被一口牛奶憋死,她瞥到顾朝霆威胁的眼神,乖巧的点点头,“知道了,爷爷。”吃过早饭,她和顾朝霆乘坐同一辆车一起去上班。

苏浅挽过头发,眼神躲闪,她怎么感觉顾朝霆一直在盯着她看?

顾朝霆抿着嘴巴,昨晚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他救了她,她不仅一个字不提,连最简单的谢谢都不会说?

苏浅的手不停地搅动,深深地提起一口气,鼓起勇气道:“顾总……”

顾朝霆看向他,眼中带着一丝期盼。小女人,终于肯跟他诉苦了。

苏浅看他带着笑意,不禁松了一口气,就连说话的底气也大了一些。

“那个……前面停就可以了,时间还早,我可以走去。”

她实在受不了和顾朝霆单独在同一个空间里呆着,太压抑。

顾朝霆的眼神陡然一变,声音被怒气压的紧紧地。

“你没有别的话要跟我说?”

苏浅想了想,又道:“您要的员工守则我明天一定交给您。”

“苏浅,你有本事再给我说一遍。”顾朝霆低吼。

他救了她,居然敢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好,很好。

果然跟小时候一模一样,哪怕过了这么久,一点变化都没有。

顾朝霆咬着牙,恶狠狠地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苏浅有些不高兴,她撇撇嘴,“大不了我今天晚上就给你,那么生气做什么嘛,小气死了。”

“下车。”如果他再看见这个女人,一定会被她活活气死。

司机把车靠在路边,她想也没想,直接下了车。

顾朝霆看苏浅毫不犹豫的样子,气的骨头都在作响。

该死的女人,把他的好心当做驴肝肺,当初就不应该把你从牢里捞出来。

苏浅踩点进了公司,她的眼睛闪了闪,为什么他们都在看着她,而且还带着……同情。

她刚进到保洁部,一本书直接砸到她的身上,部门里几个保洁阿姨带着怪罪的眼神看着她,但是敢怒不敢言。

吴强一只手叉着腰另一只手对苏浅指指点点。

“上班第一天,你是怎么得罪顾总的。你要是不想活了可以直接滚,别拉着我们整个清洁部给你陪葬。”

苏浅张嘴想反驳,可是又猜到是她早上惹怒顾朝霆,所以才降罪给清洁部。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跟他们说了一声抱歉。

“对不起有用么?因为你,我们这个月的工资少了一半,大家都是不容易,你一句对不起想把我们打发了?”

“那用我的工资补给大家。”苏浅满脸歉意,“真的很抱歉。”

吴强坐到椅子上,嘲讽两句:“苏浅,你还以为这个月有工资呢,不倒贴公司钱就不错了。”

“什么?”苏浅瞪大了眼睛,合着她辛辛苦苦干那么久,不仅一分工资没有,还倒贴?

苏浅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的道:“我贴钱补。”

吴强露出欣慰的笑容,“总裁说了,让你把整个公司从上到下全部打扫一遍,不打扫完不准下班。”

还不等苏浅说话,吴强又道:“对了,不准用电梯,只能走安全通道。”

苏浅捏着粉拳,憋着一肚子的气,不满的道:“知道了。”

她拿上工具,等她把一层大厅擦干净的时候已经到了中午,想把这十几层楼擦完,少说也要好几天还是不休息不吃饭的那种。

“顾朝霆,你个混蛋。”苏浅气的把毛巾甩到扶手上,她的肚子在叫,不吃饱哪里有力气干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