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新词

善良的女房东味道2 娜娜的YIN荡生涯H全文

时间:2022-06-23人气:作者:
苏浅冷笑一声,“你还是留着打法乞丐,彰显你的慈悲心肠。”

“至于这里……”苏浅打量了一圈,“拿完东西我就走,以后我和苏家人没有任何关系。

齐开宇和贾珊珊在楼上听见了他们争吵的声音跑下楼,看到苏浅后明显吓了一跳,但很快的开始讽刺。

“呦,你的金主不要你了,所以跑回苏家要饭了?”

苏浅的目光转到贾姗姗的身上,听到她的话后有些放心。

贾珊珊看见了顾朝霆,但是没有认出,不然对她不可能是这种态度。

“本身就是垃圾场,可惜,我不是垃圾。”

苏浅道出这句话,苏家的人脸色立刻染上一层黑,她想上楼,却被贾珊珊拦住。

“苏浅,你几个意思,我看你是三年牢没坐够,信不信我报警告你私闯民宅。”贾珊珊把她拦下,指着她的肩膀毫不客气地道。

齐开宇忍不住的问:“浅浅,你想拿什么,或许我可以帮你找找。”

贾珊珊气急败坏地拉扯齐开宇的手臂,“苏浅都给别人做情妇了,你以为她还会和你再续前缘,死了这条心吧。”

她又对苏浅露出歹毒的眼神,抱紧齐开宇,如同宣誓主权。

“现在开宇是我的男朋友,我劝你别跟做小三。”

苏浅听此,嘴角微扬,勾起讽刺的弧度。

“垃圾当然要进垃圾场,所以不会有人跟你抢。”

齐开宇的面色极其难看,被人说成垃圾,男人的面子直接被她踩在脚底下。

但是他没有散发出任何气愤的火焰,只是摸摸鼻子,压下心中的紧张和不安,极其不自然。

“浅浅,我知道是我对不起,我一定会补偿你的。”

“别,我不会回收垃圾。”

显然,这次语言上斗争是苏浅胜利,但不会结束。

“我来拿剧本,拿完就走,垃圾场可不是人呆的地方。”

贾姗姗听到后有些得意的扬起脑袋,正要说什么,却被齐开宇打断。

“我会帮你找找的,但是很有可能被扔了。”

苏浅黛眉微蹙,她懒得理齐开宇,剧本就在电脑里,她不在,电脑肯定会被用于别的用途。

这帮人,不会大方到把几千块钱给扔了。

贾珊珊真想告诉苏浅他们用了她的剧本,并且版权已经在她的手里,一想到她面如死灰的脸,她就抑制不住的开心。

“谁会把杀人犯的东西留在家里招晦气,早扔了,赶紧给我滚。”

潘碧珍拉着苏浅把她往外面赶,剧本的用途她是知道的,可不能被这贱丫头发现。

苏浅把手甩开,她还没用力,潘碧珍倒在地上嗷嗷大叫,一副“我要痛死了”的模样。

贾姗姗见到老妈被“打”,趴在她旁边哭,让苏德义主持公道。

苏浅气的肺疼,瞪一眼地上的母女两个,转身离去。

齐开宇立刻追了出去。贾珊珊拉着他,不想让他走,可是被齐开宇无情的推倒在地上。

“珊珊,我早跟你说过,这个男人靠不住。”潘碧珍心疼的扶着自己的女儿。

“妈听说九空娱乐的CEO换人了,你跟他们公司不是一直都有合作么。放着这么好的金龟婿不要,抓着一个穷小子做什么。”

贾珊珊撅着红唇,气得跺脚。

苏浅、齐开宇,你们两个给我等着。

苏浅见到齐开宇一直跟着她,回过头,不爽的问:“有事齐开宇的心一下子被刺痛,曾经的苏浅对他百依百顺,不可能用这种眼神看她。

“浅浅,我想和你说一声对不起。”

“没必要,我不会接受垃圾的道歉。”

齐开宇忙叫住她,“其实……其实剧本我可能有备份,但是时间太久远了,如果你愿意,我可以为你找一找。”

苏浅抿着嘴巴,见她在考虑,齐开宇眼睛一亮,“那我们留个联系方式吧!”

互相留了电话号码以后齐开宇要送她回公司,但她宁愿迟到都不会坐垃圾车。

苏浅叫了一个滴滴,五分钟后上了车。

“诶,那是不是你老婆?”林少泽收回搭在车窗上的手,推着顾朝霆的胳膊。

顾朝霆看向外面,眯起眼眸。

苏浅和齐开宇拉拉扯扯。

林少泽看戏不嫌事大,啧啧一声,“听说你老婆没发生那事儿之两个人还挺恩爱的。”

“闭嘴。”

苏浅真的受够了这个蠢货,上了出租车后司机发现后面有车跟着他们,她探出脑袋,果然看见了齐开宇的车。

快到目的地,她下了车,齐开宇居然死皮赖脸的跟着她,说什么抱歉要补偿。

她又不是垃圾桶,不回收有害垃圾。

苏浅越想越生气,不得不加快脚步。

离上班时间还有十分钟,她这个月的工资已经没了,不能再因为迟到罚款。

“啧,护送前女友上班,感不感动?”

林少泽哈哈大笑,两个人认识多年,向来是顾朝霆取笑他,现在终于有机会让他嘲讽顾朝霆。

“要不林大少也送她去上班。”顾朝霆让司机打开车门,直接把他推下去。

林少泽在路边对着顾朝霆破口大骂,如此没有男子气概,难怪你老婆跟别人好上。

苏浅一路小跑,以为终于能在最后一分钟赶上打卡的时候居然被顾朝霆当场抓包。

“作为一个新员工,这就是你对上班的态度?”顾朝霆冷冷地看着她,周围的员工迅速且主动的离他们数米之外。

苏浅眼看着打卡机上的时间在倒计时,最后,她完美的迟到。

她忍下肚子的火,开口道:“虽然我是踩点上班,但是我没有迟到呀!”

“谁说你没有迟到去,不知道打卡时间改了,所有人必须早十分钟。”

苏浅瞪着他,敢怒不敢言,咬着牙,回道:“知道了,顾总。”

顾朝霆带着冷气进到电梯,苏浅在他身后做一个鬼脸。

等她回过头,她已经被顾氏的员工包围,埋怨的看着她。

提前十分钟打卡的事情,所有人都是刚刚知道。

苏浅极其不好意的欠腰道歉,冲出人群,去到安全通道去拿她的工具继续打扫卫生。

她干了一下午,腰酸背痛,扶着腰慢慢的坐到楼梯上,眼看马上到下班的时间,而她只把第三四层楼打扫完。

“顾朝霆,你个混蛋。”

“不知道不要在背后骂人么?”

他好心来看她的工作进度,居然听见她在背后说他坏话。

苏浅吓了一大跳,结结巴巴的道:“顾…顾总,你怎么来了。”

“我不来能知道你在背后骂我?”顾朝霆挑眉,一步步走下来。

苏浅看着他,脑海里浮现出方杏杏说得话,她真的快累死了,总不能今天晚上不眠不休真的把这一栋楼都擦一遍吧。

苏浅搅着手指,心脏跳动的很快。

她给自己打气,小声的开口:“顾总,顾三少,我错了顾朝霆还以为是他听错了,瞥向苏浅,“没听清楚。”

苏浅堆起假笑,露出甜度十分的笑容。

“我错了,我不应该惹你生气,更不应该上班迟到,求你了,放过我吧。”

“你想跟我说的只有这些?”顾朝霆的眉眼往上挑,居高临下的望着她,浑身上下散发出让人无法反抗的气息。

苏浅的嘴巴抿成一条直线,露出两个酒窝,眼中带着期盼,委屈巴巴的看着顾朝霆,

这个人好难哄啊,方杏杏说没有哪个男人会拒绝女人的撒娇。

她越想越委屈,眼泪啪嗒啪嗒地掉了出来。

方杏杏说,如果撒娇不行,那么眼泪一定可以。

如果还不成功,那就是这个男人对这个女人一点兴趣都没有。

顾朝霆皱起眉头,见到她的眼泪,心里陡然冒出一丝的恼火。

“你哭什么,说你两句还委屈了?”

苏浅瞪圆了眼睛,睫毛颤了两下,眼泪更加不听话的从眼眶里流出来,之前是假哭,可这一次是真的委屈了。

她不明白,为什么顾朝霆总是针对她,她到底哪里得罪他。

顾朝霆烦躁的把扫把踢到一旁,松了松领带,坐上轮椅直接离开。

苏浅蹲在地上,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顾朝霆回到办公室,一颗心全部扑在苏浅刚刚的话里,完全无法将心思放在工作上。想到苏浅对她的态度还有她的眼泪,更加的烦躁。

该死的女人,除了哭和气他,还会什么。

顾朝霆给李特助打了电话,对他痛骂一顿,顾氏集团,什么时候还会苛责员工了。

李特助被骂得莫名其妙,他摸摸脑袋,“那个……顾总,在我印象中没有啊。”

“你是猪脑袋麽?”事事都要他说明白,不会揣摩领导的心思,他要特助做什么。

“总裁,我明白了,立刻去办。”李特助恍然大悟,使劲的拍了拍脑袋瓜子。

他真的好委屈啊,他们夫妻之间闹矛盾,与他有什么关系。

李特助找到苏浅时,她扶着着腰擦栏杆,火辣的太阳烤在她的脸上,红扑扑的。

可怜的女人,平时是怎么忍受顾总那暴脾气的。

“苏浅啊。”李特助上前拿走她手里的清洁球,“刚刚有董事看到你天台干活,特意吩咐我让你别做了,顾氏集团不会虐待员工。”

“真的?”苏浅眼睛一亮。

原来顾氏集团还是有好人的嘛,而且,也不是顾朝霆一个人说的算。

李特助频频点头,想了想,还是道:“那个……总裁脾气不好,你以后看到他躲远一点,要是实在躲不了干脆捂住耳朵别听他说话。”

“知道了,我会的。”经历了这两天,她已经决定再也不招惹顾朝霆。

苏浅和他道谢,把工具放回清洁部,准备回顾家。

她出了顾氏的正门,见到了梁川在门口。

梁川给她的感觉就像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大学生,没有经历社会的毒打,什么都不懂。

可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一次是因为顾思蔓利用他的单纯差点害了她,那么下一次呢。

她不敢想。

梁川见到苏浅,有些内疚。

当他知道顾叔叔进了医院而她却不见的消息后特别的担心她,他真的不是一个男人,为什么连一个女生都保护不了。”那个……对不起。“梁川低着头,像犯了错的学生一样,不敢看苏浅。

“我没事,你不用专门来道歉。”苏浅不禁觉得好笑,可话里却带着冷淡。

“你对我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他还记得他们第一次认识的时候她很热情,但是为什么现在这么冷漠。

苏浅摊开手,“没有啊。”

梁川望着他,如同一只可怜的小狗在乞食。

许久,陷入了一片沉默。

“那个……你要是真的觉得有一点愧疚,可以关注我的店铺,要是能推荐给你的女性朋友就更棒了。”

“好啊!”梁川爽快的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