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新词

小柔的羞辱日记1一15 性器抵着蹭 喘息 H

时间:2022-06-23人气:作者:
顾景阳听见电话里突然没了声音,问道:“蔓蔓,你那边信号不好么?”

顾思蔓猛然反应过来她还在和顾景阳通电话,顿时冒出了哭声。

“四哥,我是真的没有办法了,如果你都不肯借钱给我,那我只有死路一条了。”

顾景阳有些犹豫,五千万不是小数目,更何况他刚接管九空娱乐,处处都是危机。

但毕竟是一家人,他也不忍心看到顾思蔓寻死。

“我只能先借给你几百万,等明天我陪你去找三哥,他一向疼你,不会忍心看到你被外人逼债。”

顾思蔓冷笑一声,手握紧方向盘,恶毒的看着躲在树下的苏浅,如果可以,她真想开车撞过去。

“四哥刚回国可能不知道,三哥娶了一个狐狸精做媳妇,那女人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把三哥的魂儿都给收了,再这样下去,顾氏估计都是别人的了。”

顾景阳看向外面的苏浅,道:“人家刚进顾家哪有那么大的话语权,也许是爷爷逼着三哥不让他借钱。”

顾思蔓不高兴的撇撇嘴,“你都不认识她就替她说话,还说她不是狐狸精。”

顾景阳轻咳两声,“我还有事,先挂了。”

顾思蔓收起手机,见等的人还没有来,又打出一个电话。

“贾珊珊,你到了没,知道我等你多久了么。”

顾景阳下了车,看见苏浅蹲在地上,手里拿着一根棍子,不知在做什么。

她的发丝垂在背上,不时有清风徐来,扬起她的乌发。

顾景阳忽然闻到了一股清香,嘴角上扬,拍了拍她的脑袋。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啊?”

苏浅张着嘴回过头,脸上有些惊讶和些许的尴尬。

“那个……工作重要,我们走吧。”

顾景阳的脸色微微变了变,随后快速的露出一抹笑,“嗯,谢谢理解。”

苏浅尴尬的摸摸头发,她是不是说错话了。

走出车位,看到顾思蔓的车,顾景阳脸色大变,顿时停下脚步,拉上苏浅的手腕往大步地的往另一个方向走。

“发生什么事了。”苏浅看着他的手碰触到自己的手腕,一股尴尬的感觉直达她的脑门。

顾景阳确定顾思蔓看不到他们之后才停下脚步,他猛地松开手。

“不好意思,遇到一个人,有点麻烦。”

“没事,我们快点进去吧!好饿。”苏浅慌乱的看向别处。

顾景阳作为黑卡客户不需要等餐,刚坐下没过多久侍从端着高大上的美食摆到他们的面前。

“你是不是有事想对我说?”

顾景阳虽是商场新人,可苏浅那欲言又止的样子他一眼能看出来。

苏浅不好意思的点点头,一字不差的说给顾景阳听。

顾景阳的眉头蹙起,“既然他们敢拍,那么版权方面一定没有问题,所以你想告他们几乎没有胜诉的可能。”

苏浅像是一只蔫儿了的茄子,不高兴的托着下巴,“那怎么办。”

“既然已经停拍,那么这部剧也没有了任何的商业价值,你要是想涉足这一方面,倒不如重新写一个剧本。”

苏浅咬着嘴巴,整个人都在抖,“不行,我不想这么放弃。”

顾景阳很佩服苏浅的毅力,可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一件事。

他不再说话,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像是发生了重大的事情,着急的离开苏浅无助的捂着脑袋,低着头靠着餐桌。

连顾景阳都没有办法,那还有谁可以帮她。

等她抬起头时,见到坐在对面的女人吓了一大跳。

“贾珊珊,你怎么在这里?”

“你都能来我为什么不可以?”

她和顾思蔓见面后,那货接到一个电话脸色大变,连招呼都不打就离开,不过好在她得到了想要的东西。

苏浅不想搭理她,站起身离开,却被贾珊珊挡住。

她有些得瑟的看着苏浅,完全忘记了齐开宇交代的话。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电影解禁了,过几天我就要进组。知道剧本是你的有什么用,我还是能当女主角。”

苏浅的手下意识地收紧,强忍住想扇她的冲动。

贾珊珊扭了扭腰,脸上的得意呼之欲出。

“更重要的是顾氏集团还投资了我的电影,等我做上了顾太太,苏浅,看我怎么弄死你。”

苏浅的手颤了两下,她的大脑一片空白。

他怎么会投资,他明明知道她和他们之间的恩怨。

这家伙,一定是故意的。

苏浅此刻已经没了心思听她说话,脑子里全部都是电影被顾氏投资的事情。

她一定要找他问个清楚。

苏浅带着怒火冲进顾朝霆的办公室,可是看到顾朝霆凉飕飕的眼神,顿时凉了半截,但仍然带着凶凶的语气。

“顾……顾朝霆,你几个意思。”

顾朝霆不爽的抬起头,“知道你现在在跟谁说话么?”

苏浅被他的不耐烦的样子吓到,语气软了些。

“你是不是投资了贾珊珊的那部电影。”

顾朝霆冷笑一声,“是又如何,老子的钱爱怎么花怎么花。倒是你,对上司大呼小叫,想被开除麽?”

苏浅的愤怒又重新回来,“你明明知道是他们窃取了我的剧本,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你算哪根葱,我给你点颜色你就开染房,知不知道自己的是谁。”

该死的女人,不仅约会野男人,还冲他发脾气,但凡她听话一点,他都不至于这么做。

苏浅眨着眼睛,她觉得自己好没用,居然有点想哭。

“顾朝霆,你太过分了。”

顾朝霆冷冷地笑容浮现在脸上,“苏浅,你值得我对你好么?”

该死的小女人,居然还有脸怪他。

苏浅瞪着顾朝霆,她现在一点都不想看见这个人。

“我要辞职。”

顾朝霆的双眼骤然蹙起,慢慢逼近苏浅,一只大手死死地捏着苏浅的下巴。

“你再说一遍。”

苏浅有些吓到,但是再跟他在同一个地方上班,她会被折磨死的。

“我要辞职。”或许是觉得这句话的威慑力不够,苏浅再加一句,“我一点也不想看见你。”

“好,很好。”顾朝霆的手一用力,苏浅疼的叫了一声。

她对齐开宇,对梁川,甚至对那个什么井阳都笑容满面,唯独对他没有好脸色,亏他为了她打伤了亲叔叔。

不仅连一个谢字都没有,还敢跟他说不想见到他。

呵!女人,真的欠收拾。

“从今天开始,你哪也不许去。不是不想看到我么,呆在顾家我让你谁也看不到。”

顾朝霆松开手,给李管家打去一个电话,“现在立刻到顾氏,以后不允许夫人出家门一步。”李管家很惶恐,两个人的关系看上去虽然不是很好,但也不至于闹到禁足吧。

而且上次他去别墅里还以为他们之间的感情进了一步,这才短短几天,又发生什么事情了。

但是李管家不敢问,只能等会儿去告诉顾老爷子,他连忙道:“知道了,少爷。”

“顾朝霆,你凭什么限制我的人身自由。”苏浅不甘地看着面前可恶的男人。

“凭什么,凭我是你老公。”

不过多时,李管家到了办公室,他察觉到一股诡异的气氛,咽了咽口水。

“少爷,夫人。”

“把她带回顾家,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可以踏出房门一步。”

顾朝霆烦躁的看着苏浅。

她又在哭什么,跟他在一起很委屈她么?

苏浅被他的声音吓得缩了缩脖子,她虽不服气,可是害怕再说什么只会带来更大的麻烦,只能暗自瞪一眼顾朝霆,走了出去。

回到顾家,苏浅不仅仅被关禁闭,手机还被顾朝霆没收。

她真的要被顾朝霆气到进医院,这个人一点道理都不讲。

顾老爷子的脑袋都要大了,人是他指定要的,怎么又给关了起来。

“爷爷。”苏浅轻声唤了一句。对于顾老爷子,她其实是有一点怕的。

顾老爷子凌厉的目光落在苏浅身上,“你不要忘记我为什么把你从狱里带出来。”

苏浅狠狠地打了一个哆嗦,“我知道。”

“既然知道那就不要忘记自己的本分,我说过,允许你用一些特殊的手段。”

顾老爷子示意李管家,递给她一个小瓶子。

“想办法让朝霆吃了,只要你能怀上朝霆的孩子,在整个B市你能横着走。”

苏浅点点头接过,她为什么要横着走,她又不是螃蟹。

“我再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如果不行,你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

老爷子从鼻子里哼出一股气,看也不看苏浅,直接走了出去。

苏浅瘫倒在沙发上,她的命运从不掌握在她的手里,但是她好不服气。

如果给顾朝霆下药,那她跟顾思蔓一家有什么区别。

苏浅倒在沙发上睡了许久,等她醒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因为睡姿的原因,她的骨头都是酸的。

接下来的几天,她没有见到顾朝霆。

而顾老爷子更过分,居然请了一个老师教她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的豪门富太太。

老师说的那么多话她唯独只记住了一点:花最多的钱,说男人爱听的话。

已经到了上课时间,可是老师还没有来,走进来的却是一个陌生男人。

林少泽无奈的看着苏浅,几天不见,她似乎憔悴了许多。

自从和这位吵架,顾朝霆的脾气堪称炸弹,一点就着。

重点是这货住在他家,耽误他和漂亮女孩子交往也就罢了,还天天骂他,他实在忍受不了只能来找这位好好的聊一聊。

林少泽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你好,我是顾朝霆的好朋友,”

苏浅听到顾朝霆的名字脸上立刻带着一点,她别过头,皱起眉头,不想和他聊。林少泽叹了一口气,“你看顾朝霆有钱又有颜,除了脾气不好之外怎么看都是一个很好的结婚对象。”

此刻,林少泽只想抽自己一巴掌,至于为了自由说如此违背良心的话么。

苏浅不想听,也不想看见和顾朝霆有关的人。

“如果您没什么事那请回。”

林少泽早就料到了苏浅会这么说,他嘿嘿一笑。

“别着急嘛,给你看一样东西。”

他给苏浅播放一段视频,是电视剧《好想好想说爱你》的开机仪式,贾珊珊作为电影的女主角站在最显眼的位置

她站的笔直,从骨子里透露出一股喜悦与骄傲。

为了让电视剧逼格更高,顾氏集团请了许多的大牌艺人和老戏骨。

换句话说,作为这部电视剧的女主角,不论收视率怎么样,她都是赢家。

苏浅的眼中快速的划过一道不甘,拳头紧握。

“你想怎么样?”

林少泽嘿嘿一笑,“顾朝霆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只要你跟他服个软,撒个娇,什么事情都解决了。”

“不要。”苏浅倔犟拒绝。

她又不是没试过,可是一点用都没有。

他不喜欢她,甚至还讨厌她,她不想再热脸贴他的冷屁股。

林少泽气得跺脚,一个暴躁一个倔,天生的不合。

“算了,我吃饱了撑得慌才会管你们的破事。手机我留在这里,里面有我的联系方式,你要是想通了给我打电话,我带你去见他。”

苏浅见林少泽走远,老师又没来,快速的在网上找投诉电话。

她就不信了,除了求顾朝霆之外,还不能让电视剧下架了。

听着外面的脚步声,苏浅把手机藏到沙发后面。

“愣那干什么呢,曲子会弹了么。”

“哦,知道了。”

下课后。苏浅送走老师,拨出举报电话,接通后,苏浅有些激动。

“你好,我要举报电视剧《好想好想说爱你》涉嫌侵害他人的版权。”

电话那头的人没精打采的回了一句,她敢举报,他们不敢查啊!

苏浅又想补充一点,可是只听见一些奇奇怪怪的话,还不等她说完,电话被挂断。

苏浅气的叉腰,“混蛋,我要举报你。”

她颓废的倒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和顾氏作对,无异于以卵击石。

算了,不就是服个软么,又不会死人。

苏浅给林少泽打去电话,听到她要去找顾朝霆的时候别提多开心,亲自开车到顾家带她去公司。

林少泽的一张嘴就没听过,不停地和她说顾朝霆的好。

“人家为了你把自己的亲叔叔打的成了植物人,所以你不能总看顾朝霆不好的地方呀!”

苏浅惊讶的张大嘴巴,“你说什么?顾朝霆救过我?而且顾睿知还成了植物人?”

“是啊,你不知道么?”

苏浅下意识地摇摇头,“我不知道,我还以为是……”

“原来你不知道是他救了你啊,顾朝霆还以为你装迷糊,这些天一直在我耳边叨叨。”

已是凌晨两点,顾朝霆办公室的灯还亮着,苏浅的心跳的很快,她捂着自己的心脏,有些不安。

她突然不知道自己应该以什么样的方式去见他,他救了她,顾睿知甚至因此这辈子都不会醒过来。

可是她非但一句感谢没有,反而还处处防着他。

所以顾朝霆才会觉得她很讨厌吧。

办公室的大门虚掩着,苏浅听到一个娇柔的女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