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新词

边做饭时猛然进入高H 宝贝腿开大一点你真湿H

时间:2022-06-23人气:作者:
“朝霆,你再考虑一下嘛,我肯定比贾珊珊更合适。”

艾琳的手撑在办公桌上,一只脚微微的弯起,姿势格外的诱人。

顾朝霆有一些不耐烦,如果不是因为太晚,顾氏没有员工可以拦人,他绝对不会让这个人出现在自己面前。

“之前试镜你不来,现在演员定了再来求我,有用么?”

苏浅的身体微微颤动,她已经听不清楚顾朝霆在说什么。

她慢慢的看向门缝里。他们两个挨的好近,甚至只差一点点,就可以亲上了。

这个人她认识,知名女星艾琳,去年拿下最佳女演员,风头正盛。

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心里有些涩涩的,甚至有一点……想哭。

她果然不应该来,更不应该把希望压在顾朝霆身上,他对谁都好,唯独对她万分刁难。

苏浅的心口堵着慌,每呼吸一次都觉得难。

顾朝霆察觉到有人在门口盯着他们,回头望去有些吃惊没,随后又蹙起眉头,她怎么在这里。

苏浅发现顾朝霆正在看她,她忍下眼泪,大步的跑开。

林少泽被吓到了,等他看到艾琳和顾朝霆在一起时狠狠地拍一下脑袋。

来错时候了,这下更解释不清楚了。

“顾朝霆,你媳妇跑了,还不追啊。”

林少泽着急地跺脚,要是没办法和好,他会被顾朝霆打死的。

顾朝霆丝毫没有要去的意思,他皱起眉头,不悦的道:“谁允许你把她带到这里来的?”

林少泽怒了,这货在他家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天天看着手机,盼着苏浅能给他打电话认错,这下人都来了,居然还嘴硬。

“顾朝霆,这么晚了她一个女孩子很危险,反正又不是我媳妇,我可不管她,你爱怎么着怎么着吧!”

说完,气呼呼的离开。

顾朝霆骂了一嘴,把门狠狠地关上,艾琳从没见过他生气的样子,吓了一大跳。

“你真的不去找她呀,她一个女孩子在外面不安全,而且最近还有嫌疑犯在逃。”

顾朝霆紧紧地抿着嘴巴,手指不停地敲击桌面,最后给苏浅打电话,见没人接听这才想起她的手机被他没收了。

“我送你回家。”顾朝霆拿起西装外套,转着轮椅往外走。

艾琳心里一喜,看来他也不怎么喜欢那个女人嘛!

到了车库,哭声传到艾琳的耳朵里,她皱皱眉,转身蹲下想扑进顾朝霆的怀里,却被他躲过。

艾琳的动作顿住了一秒,又很快恢复正常。

“你能好好的考虑一下嘛,我真的很想和你在一起工作。”

顾朝修有些烦躁,那哭声他也听见了。他没有回答艾琳的话,耳畔全是苏浅的哭泣,想到她的眼泪,心脏有些疼。

苏浅蹲在墙角,那两个人说话的声音一直在她的耳边转啊转,如果不是脚在发麻,她真的想离开这里。

几个混混在车库里抽烟,见到角落里缩着身体的少女露出邪恶的笑容。

“美女,怎么了?要不要帮忙啊!”

“不要,离我远一点。”苏浅抬起头,脸上都是泪痕,接连发生的事情压的她喘不过气。顾朝霆正准备上车,看到苏浅无助的样子,终究还是心软,他慢慢过去,冷冷地看向那些混混。

“滚。”

“顾……顾总……”黄毛混混们吓了一大跳,连忙道歉跑开。

“朝霆。”艾琳有些不爽。

她和顾朝霆自小有婚约在生,可是几年前他出了车祸,变成了瘸子,这婚事也就算了。

当时艾家如日中天,尽管顾朝霆优秀又是顾氏的继承人,但她怎么愿意把下辈子的幸福交到一个瘸子的手里。

可没想到的是,艾氏居然会没落,不过好在顾朝霆对她一直没有死心,这些年她参与的电影多半是顾氏投资的。

如果他不是一个瘸子,真的是一个很到的结婚对象。

但是现在,为什么她感觉顾朝霆离她越来越远。

艾琳驾车离开,不过是一个没有背景的女人而已,根本没有资格把顾朝霆从身边抢走。

苏浅想起身,可是腿好酸没有办法站起来,顾朝霆就在她面前,她一点也不想和他呆在一起。

顾朝霆见她的眼泪不由得心烦,“哭够了?”

苏浅扁着嘴巴,别过眼神,不去看他。

顾朝霆把她横抱起,苏浅瞪圆了眼睛,全身僵硬,为了不掉下去不得不揽着他的脖子。

“你干嘛,放我下来。”

“不想摔下去就闭嘴。”

苏浅不敢再开口,她现在只要稍微一动,大腿就跟被电着一样。

顾朝霆把苏浅放进副驾驶,再把轮椅折叠放到后备箱里,开车离开。

艾琳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一切,她觉得她就这么走了好像是在认输一样,可是折回来之后居然看见顾朝霆下了轮椅把那个女人抱起。

他既然能走路,为什么还要装瘸子,为什么还要骗她。

苏浅的手撑在脑袋上,紧紧地贴着车门,试图离顾朝霆更远一点。

顾朝霆不爽的把她拉过来,没好气的道:“信不信我打开车门让你摔下去。”

“信啦,顾三少还有什么做不出来。”苏浅撅嘴,气呼呼的说。

又嫌杀伤力不够,再补一句,“正好我死了,你就可以把艾琳娶回家,多好。”

顾朝霆被她逗乐了,嘴角上扬,带着笑意。

“自信一点,哪怕你在,我也能把艾琳娶回家。”

“切。”

苏浅轻轻地捶着腿,每动一下一股酸痛感直达她的心底。

顾朝霆清了请嗓子,“你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没有。”苏浅快速的说道,但是怕顾朝霆生气,再补一句,“原本有可是现在不想和你说话。”

顾朝霆挑挑眉,“真好,公司决定对贾珊珊参演的那部电影加投一个亿,你说我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你……”苏浅第一次发现世界上居然有如此无耻之人,她气得骂了一句,“混蛋。”

顾朝霆冷哼一声,“嗯!我是混蛋,所以才救了你这个白眼狼。”

“谁让你救了。”苏浅嘴巴上不服输,可是内心对顾朝霆愧疚的要死。

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耳朵,印记已经淡了一点,她忍不住的开口,“我……我想问你一件事。”

“放心,我对你没兴趣,那个草莓可是你求我种的。”

顾朝霆才不会承认,他对这个小女人的渴望。

苏浅的脸一下子刷红,她的心脏跳个不停。

“你……你瞎说什么,我求谁也不会求你。”顾朝霆冷哼了一声,不搭理她。

苏浅捂着脸,恨不得找个地洞把自己埋了。

感谢的话在心里打了无数遍的草稿,最后鼓起勇气,咽了咽口水,但是她说不出口,只道了两个字。

“谢谢。”

顾朝霆看她一眼,“不用谢,毕竟我不是为了你。”

苏浅内心的感动瞬间被顾朝霆的这句弄的消失不见,是哦,顾朝霆怎么会为了她得罪自己的二叔。

她撇撇嘴,还是道:“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想谢谢你。”

“你是该谢谢我,顾睿知可能这辈子都不会从病床上爬起来。”

尽管已经知道,但从他的嘴里再一次听说,还是有些错愕,嘴张了半天也不知道要说点什么。

“这么严重啊!”

顾朝霆的眼角泛起笑意,更严重的还在后面,敢动他的女人,都不用活了。

回到顾家,顾朝霆又把苏浅抱下车。苏浅搂着顾朝霆的脖子,不敢动,想起顾老爷子给的那瓶药,她害羞的小脸上染上一层绯红。

顾朝霆把她放到沙发上,道:“明天回顾氏上班。”

苏浅也不知道这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她想了许久,还是道:“那个……我有些话想对你说。”

一个“嗯”字从顾朝霆的喉管里发出,他其实已经猜到了她想说什么。

苏浅双手合十,声音小小的,软软的。

“求求你把那部剧停了吧,我以后再也不惹你生气了。”

顾朝霆看到她撒娇的样子有些不忍拒绝她,但她就是一个白眼狼,有事求他的时候乖的很,没事的时候他就是天天欺负她的坏人。

顾朝霆把苏浅带到自己的怀里,低下头。

苏浅倒吸一口气,她感觉自己的耳朵后面有一丝的温热。

“光道歉有什么用,必须有一点惩罚。”顾朝霆捧着她的脸,看着她的眼睛,认真的道。

苏浅的小脸宛如刚刚成熟的水蜜桃,她慌乱地推开顾朝霆,捂着被他咬的地方。

“嗯,挡好了,不可以被别人发现。”顾朝霆揉一揉苏浅的小脑袋。

苏浅此刻连重重的呼吸都不敢,“那……可不可以……”

顾朝霆拿出手机,拨出一个电话,递给苏浅。

电话那头的人接听后听见是一个不认识的人破口大骂,各种肮脏的词飙了出来。

“程总。”顾朝霆见苏浅委屈的表情有些好笑。

那个所谓的程总听见顾朝霆的声音后立刻清醒,好半响才回过神来。

“顾……顾总。您大晚上的有事直接吩咐就行,哪能让您亲自打电话耽误您休息呀!”

苏浅被那个程总怕马屁的样子吓到,原来顾朝霆在外面这么威风。

“顾氏最近投资的那部电影,因为版权问题出了点问题,麻烦程总好好的查一查,这版权到底是谁的。”

“是,我立刻去查。”程总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怎么就没忍住说了那么多的脏话。

“那个……顾总,非常抱歉,刚刚我不小心对嫂子……”

“没事,她不介意。”顾朝霆带着笑,挂断了电话。

苏浅很不爽,都这个时候这货还不忘记在她面前摆威风。

“我睡觉了。”

“没良心。”

顾朝霆丢下这句话先苏浅一步进房。

苏浅冲他的背影吐舌,洗漱完后美美地睡上一觉。第二天一大早,苏浅被一阵敲门声吵醒。

她打开门一看,门口站得居然是顾朝霆。

苏浅瞬间想起这货昨晚非礼过她,她下意识地抱起双臂保护自己。

“你干嘛?”

顾朝霆眉头一挑,昨天晚上哭了吧几的求他,事情一解决又给他摆脸色。

苏浅立刻意识到自己的态度不对,堆起赔罪的笑容。

“我不是这个意思,请问顾大少有事么?”

“爷爷让我们去医院看看顾睿知。”

苏浅有些愣住,身体僵直,想起他们一家子对她做过的事情,有些不愿意去。

“放心,他这辈子都不会醒过来。”

顾朝霆还以为她是在害怕,但是有他陪着,她怕什么。

“如果你不想去,我可以和爷爷说……”

“不用了。”苏浅现在听到顾老爷子的名字怵得慌,“你等一会儿,我马上出来。”

和顾老爷子打过招呼后,苏浅和顾朝霆去到医院,下车后,苏浅看到花店和水果店,对顾朝霆道:“咱们不需要买点东西么?”

“你是不是傻?”

顾朝霆真的要被她气笑,他背地里帮她报仇,她却要给顾睿知那个人渣送东西。

虽然被骂的莫名其妙,但苏浅也觉得自己是傻。

“我也是为你着想嘛,他毕竟是你二叔。”

“嗯!他是我亲手送进医院的,你是不是还要报警抓我。”

苏浅真的有些感动,连忙解释:“不是啦!我没有别的意思。”

两个人一路小吵小闹到了病房,廖曼凝和顾思蔓知道顾朝霆要来特意到病房里等他,可是看到苏浅的时候还是惊讶了一番。

他们两个,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廖曼凝对顾朝霆表示感谢等等,又顺带提了家中欠账的事情,可是顾朝霆就跟没听见似的,完全不往这方面搭话。

没见到面的时候苏浅还没有多恨,可是现在看到顾思蔓一家人的嘴脸,立刻想到那晚在银湾的场景,对他们恨得牙痒痒。

她甚至有点庆幸他们家目前的状况,要不然以顾思蔓的性子,一定会想尽各种办法害她。

顾思蔓咬着牙,盯着苏浅幸灾乐祸的表情,如果不是顾朝霆在,她真的想一刀捅死她。

风吹进屋子里,苏浅的头发微微撩起,顾思蔓忽然瞥见苏浅耳朵下的草莓,心中顿时跟明镜一样。

她一直在查,可是因为监控坏掉,没办法知道是谁救走了苏浅,但是她的猜测果然没有错,苏浅一定和那个人发生了关系。

她正想揭穿苏浅,可是顾朝霆的手机不适宜的响了起来。

“我们还有事,先走了。”

他的话一出,苏浅立刻推着轮椅离开。

顾思蔓气的把手机扔到沙发上,“混蛋。苏浅果然跟别的男人睡了。妈,你那天究竟有没有看到苏浅和谁在一起。”

“顾景阳啊”廖曼凝回答。

顾思蔓瞪大了眼睛,“四哥?妈,你怎么不早说。”

“都是亲戚有什么好说的,总不能他们两个睡了吧……”

廖曼凝说完激动的动了两下,如同发现了惊天大秘密。

“你是说顾景阳和苏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