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新词

小浪货喜欢我弄你吗|t在搞p的

时间:2022-12-03人气:作者:
赵孟然的手刚要碰到婴儿车,站得最近的周晚初简直条件反射一般弯腰扑在婴儿车上,瞪着赵孟然,因为太过紧张激动,声音都变了调。

    “你做什么?赵孟然!”

    赵孟然双手扑空,原本就高燃的怒火更加旺囿盛,一张白囿皙的温润面孔完全染红,有气的,有恼的。

    王芙芙站在他边上,那个自称周晚初的师兄在边上,他面子十分挂不住,何况,他多久没有看见儿子了?周晚初这是在做什么?她这是让他见都不能见儿子了?

    凭什么?!

    他既然要房子无望,那他就一定要到儿子!

    有儿子在手,周晚初必定会投鼠忌器!再说了,自己就这一个儿子,周晚初也太心狠了!她知道疼儿子,他就不想儿子吗?!

 文学


    他虽然没有拉动婴儿车,但是双手抓着车子,不肯放下,看着周晚初那张好像比分居前更加还要水润漂亮的脸,心里又酸又涩,她是真的铁了心,对自己一丝囿情意也没有了,既然如此,自己那一点对她的留恋就显得讽刺又好笑了!

    偏偏她还当着众人的面,不给他好脸,王芙芙又出言帮腔,抢在他前头柳眉倒竖地怼道:“周晚初!你有没有搞错!孟然做什么了?你这样大呼小叫的!生了个儿子,了不起啊?!搞清楚,他也是孟然的儿子!你凭什么不让他看自己儿子!”

    周晚初笑了:“这么迫不及待要给我家小宝做后妈?那我把小宝交给赵孟然,让他带回去,你进门就当妈,都不用自己生了,好不好?”

    “你!”王芙芙没有想到向来温顺的周晚初一朝分居,不仅颓废和她无缘,看起来格外滋润好气色,连性格都有转变,自信又犀利起来,这让她格外不爽,抢了她初恋男友原配夫人名头的周晚初怎么能过得比她好!但是,她可以出言维护赵孟然,却做不到帮别的女人养孩子,如果赵孟然真的把儿子接回赵家,那不是她想看到的,所以她一时被周晚初击中七寸,很难再回怼回去,只能用手指着周晚初,气得说不出话来,一张美艳的脸因为怒火五官都有些扭曲起来。

    赵孟然不是不知道王芙芙的忌惮,但是箭在弦上不囿得囿不囿发,如果他此时不争一争,他在周晚初面前就不用说话了!何况那个所谓的师兄一直用一种轻视嘲笑的目光看着他!是可忍孰不可忍!

    赵孟然不再做口舌之争,手上用力直接就要抢夺小宝,周晚初就算扑在婴儿车上,但是她的力气没有赵孟然大,她也没有想到赵孟然会突然出手用蛮力抢车子,完全不顾还抱着奶瓶的小宝会不会碰到、呛到!

    “赵孟然,你放手!你放手!”周晚初眼看抓不住车子,又气又急,眼泪都掉了出来!

    前一秒还安静吃奶的小宝随着婴儿车的晃动,他害怕地哭了起来,奶瓶也被颠掉了,奶囿水从奶嘴里溅了出来,打湿了他的衣服和毯子。

    婴儿的啼哭声,周晚初的焦急声,瞬间鸡飞狗跳,餐厅里的人都看了过来,也有服务员朝这边走来。

    但是赵孟然眼见胜利在望,不仅没有松手,反而放手一搏,加大了力气,正要完全将婴儿车拉到自己身边,却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握住了手腕,再不能使力!

    “放手!”

    “该放手的是你。”

    “小容,谢谢你。”周晚初赶紧趁赵孟然被容谨言阻止住的时机,将哇哇大哭的小宝抱了出来,心疼地抽了桌上的湿巾给他擦着泪水、奶囿水糊了一脸的小囿脸蛋,看也不看赵孟然,对这个戴着面具欺骗了她的男人,她实在失望透顶,原先因为怀了父亲的孩子,而对他有愧疚和抱歉的心理也在此刻荡然无存,小宝虽然是他岳父的孩子,但是他不知道,他一直以为是自己的儿子,天下有这样的父亲吗,为了争抢,都丝毫不顾孩子的安危,即使小宝真是他亲生儿子,想必他也是一样!太让人失望了!看看小宝,明显被吓到了,都嗝奶了,很少哭闹的他,被她抱着哄了半天也停不住,看着他哭红的小囿脸蛋,真是心疼得无以复加!

    容谨言见小宝已经在周晚初怀里,就松了钳制住赵孟然的手,转而去哄哭闹的小婴儿。

    这幅画面映在赵孟然眼里,灼得他眼睛疼!

    不知情的人都会把他们三人当做一家三口吧?

    这不,赶过来的服务员就直接把他们当做了夫妻,问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提醒众人,他们打扰到别人用餐了。

    赵孟然又尴尬又闷气,是他错了,他不是错在和前女友藕断丝连,他是错在他竟然被他向来瞧不上、认为尽在他股掌之中的周晚初给骗了!

    看她和那个小白脸的样子,怎么可能清清楚楚、清清白白!

    王芙芙说的太对了!她装纯情!她装无辜!

    他还奇怪她怎么气色这样好,看来,这都是这个小白脸的功劳!两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就在一起了!可怜他还抱着对婚姻忠诚的态度,一直都没有身体出轨,周晚初她才是高手,看她不仅气色好,胸围好像都更大了一分,不知道和这个臭男人做过多少次了!

    赵孟然越想越觉得是事实无疑,再看他二人那怎么看怎么亲密的样子,他的老婆站在别的男人身边、他的儿子被别的男人哄着,他这个真正的亲生父亲反而连儿子的衣角都碰不到!

    王芙芙催着他离开,他却挪不动脚步,明明他一直是胜券在握、游刃有余,甚至有种娥皇女英齐享的人上人之感,怎么忽然变成一团乱麻、像个笑话?

    他再也忍不住,跨步上前,一拳打在正笑着捏婴儿小囿脸的漂亮男人脸上!

    没有任何征兆、用足了力气!

    “小容!赵孟然!”周晚初不敢置信地看着电光火石之间忽然发生的一切,赵孟然忽然冲上来打人,容谨言没有防备,被打得一个踉跄,右脸赫然一个拳印、嘴角都流出囿血来!

    她赶紧去查看容谨言的伤势,眼睛快要喷出火来,怒视着赵孟然。

    赵孟然还不肯放开容谨言,两人很快扭打在一起!两个原本俊美高颜值的男人很快就头发乱了、衣服破了,哪有俊美和风度可言,打得难舍难分。

    餐厅工作人员见都打起来了,直接拿出手机要报警,围观群众也都指指点点,交头接耳。

    王芙芙见情形不利,终于夜像周晚初那样上前,想要把赵孟然拉开,周围的人也都纷纷过来拉架,好不容易才将打得不可开交的两人分拉了开来。

    一时冲动,挥出一拳的赵孟然此时也清醒了过来,额头上都是汗,从内心来讲,他并不后悔他的行为,他甚至遗憾自己力气还不够大,没有将对方打趴在地上,但是他不是傻囿子,他挥出了那拳,引发了打斗,发泄囿了满腔火气,却也立刻明白自己闯祸了,首先不要说自己一直以来的温润如玉人设能不能立得住,餐厅要报警,这才是他后怕的地方,因为他的工作是一名人民教师,如果他因为打架有了案底,那么他的工作和前途都要饱受影响,特别是如果那个小白脸趁机报复他、不依不饶,那么事情处理起来,就更加麻烦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