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新词

英语老师的兔子好软水好多|爽~~嗷~~舒服,公交车

时间:2022-12-03人气:作者:
姜姜长舒了口气,愈发讨好地蹭着男人的大掌,爪子也不大安分地在他身上乱踩,颇为好动。

    齐不谛黑眸沉沉,似是蕴着古怪的神色,姜姜只敢瞧上一眼,便慌乱地垂下耳朵,不敢再动。

    “还算识趣。”齐不谛冷笑一声,伸手扣着姜姜的颈子将她放在雪白的绒毯上。

    他抬起姜姜淌着血珠的爪子,端详半晌后,从一旁取来瓷瓶,糊了些药在姜姜的爪子上,又撕了些纱布,手法娴熟的在狐爪上包扎。

    姜姜眨巴着眼睛,心想这男人虽然嘴里头没个好话,喜好恐吓她这样柔弱的小狐狸,包扎的指法却是温柔。

    她甚少受伤,修炼之人灵丹妙药繁不胜举,这凡间的药膏甫一糊在她的爪子上,她只觉爪子凉滋滋的。

    但是这人包扎的样子委实让狐难堪,姜姜摇摇晃晃地用着三只爪子走了几步,便不大稳当的摔倒在了绒毯上。

    齐不谛噗嗤轻笑出声,她便是再如何不谙世事懵懂无知,也晓得这人是故意如此。

    姜姜当即反应过来,羞恼地睁圆了眸子,向着齐不谛龇牙咧嘴地啾啾愤愤不平了几声。

    若非她失了妖丹,灵力大减,岂会容一凡人这般逗弄欺辱。

    奈何她口不能言,便是张牙舞爪的样子在齐不谛眼中瞧来也不过是虚张声势。

    齐不谛斜睨了她一眼,将她受伤的爪子包在掌心,轻揉着:“你这爪子可不是本王伤的。”

    姜姜被他揉舒服了,其余的爪子略动了动,一股脑儿都塞入了齐不谛掌中,舒展着狐身,颇为得寸进尺。

 文学


    齐不谛微不可查的扬了扬眉,将她抱了起来,笑着拣了湿帕在她的白毛上,“都说狐狸狡诈,你这只真是……”

    姜姜抬起眼皮瞧了瞧齐不谛,瞥过他唇角的戏谑,便知他隐去的不是什么好话。

    又羞又恼,奈何四只爪子都教这人拢在掌心,她只得偃旗息鼓,啾啾叫了几声以示自己恼了。

    齐不谛只当这只蠢狐狸在撒娇,擦拭干净后便收了手,又命下属在今日捕的猎物中寻了几块生肉给他。

    姜姜眼瞧着高大威猛的蛮族大汉,忽然掀开帘子,提着几块鲜血淋漓的生肉走进毡帐。

    她不可置信地扫了扫齐不谛,见着他接过生肉徐徐逼近她,惊恐地后退几步,也不顾自己的爪子还有伤口,步伐略显凌囿乱。

    齐不谛慢悠悠地举起手中的生肉,姜姜原以为这人又要吓她,譬如说些若是再恃宠而骄,拎不清狐狸脑袋,就有如此肉,狐生不再。

    却见他蹲在她身前,视线扫向手中的肉,从腰间掏出一把短刀,割了一小块递至她眼前,“吃吧。”

    姜姜惊恐未定,颠颠晃晃地瘸着一个爪子又后撤几步,又默默地将头扭至一旁。

    她很发愁,口不能言便不大好告诉这人,她一介妖修,早就不是未开智的小狐狸,没烤熟的肉她可咽不下口。

    好在这凡人男子颇有眼色,刀尖戳着一小块肉晃了晃,问她:“不喜生肉?”

    姜姜点了点头,无意瞥见账外的篝火,倏地双眸一亮,嘴中啾啾叫着,忍着爪子的伤口痛,三只爪子铆足了劲奔向篝火,围着火光打转。

    还未等她雀跃完,后颈子忽而教人提了起来。

    姜姜动了动身子,叫着转身瞧齐不谛。

    她好不容易见了火,原想着要好好提示齐不谛,自己想吃烤肉。

    却见齐不谛面色不善地将她提溜回了毡帐。

    姜姜怯怯的垂下耳朵,敏锐的察觉到齐不谛的几丝怒气,她有些委屈地抬起湿漉漉的眸子软软地叫了几声。

    齐不谛神色不变,目光幽深地扫了眼她的爪子,似笑非笑道:“本王今日还没有加餐的打算。”

    姜姜转过身背对着齐不谛,四只爪子都被她一身白皮护住,整只狐蜷缩在一起,煞是可怜的模样。

    齐不谛凉声笑了笑,“明日说不定就有了。”

    姜姜汗毛竖起,忙转过身,眼泪汪汪地朝他挪过去,嘴中呜呜了两声,她没有什么讨好人的经验,囫囵学了个样,十分地滑稽。

    齐不谛教她逗笑,面色却依然板着,大掌在她毛茸茸的脑袋上拍了几下,喝她,“在这待着。”

    姜姜伸出爪子撩囿拨了几下齐不谛的袍子。

    齐不谛见此瞟了她一眼,悠悠道:“本王又想加餐了。”

    姜姜动也不敢动,迅速收回爪子,蜷缩在绒毯上佯装自己睡着了,是个无甚威胁乖巧得当的好狐狸。

    一只同她这般的好狐狸是不值当被吃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